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再一次我们一起穿越火线 > 第十章 麻烦
最快更新再一次我们一起穿越火线 !

    男人把舞忆霜当成了人质,现在他希望的就是楚天杰能够放弃抵抗。≧ 毕竟现在他的幻武没有幻魂,加上属性被完全克制,男人根本打不过面前这个男孩。仿佛他做的事情都是徒劳一般,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男人的手里有舞忆霜做人质,这个男孩应该会收敛一点。

     “知道么,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楚天杰一脸暴怒,他感觉自己除了生气以外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了。

     对于舞忆霜成为人质这件事,楚天杰根本毫无办法解决。就像一个不会武功并且手无寸铁的人和一个武林高手对打一样,只能任由事情展下去,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

     男人一步一步的靠近这门外。舞忆霜在男人的手中如同机器人一般,不敢多动身体也开始僵硬。舞忆霜手中的青芒慢慢的吸收着男人的等级,这一切没有任何人知道。

     “你这样也不是办法,你不能这样一直把我当做人质。而且,你让他离开,他也不能信任你。”舞忆霜不知道怎么来的勇气和男人分析道:“如果你让他离开,他肯定不听。如果你因为这件事情杀了我,那么你也会死的很惨。所以我劝你别把我当做人质,你没看到他已经暴怒了吗?”

     “闭嘴,贱人!”男人在舞忆霜的小腹上慢慢拉开一个小口,鲜红的血从里面渗透到校服的周围。舞忆霜校服上刀口中的伤口变得特别明显,那种折磨人的刺痛从舞忆霜的伤口上蔓延至全身。

     男人把刀拿来了,指着楚天杰。男人全身仿佛都在用劲一般,他愤怒的警告着楚天杰。

     “别以为我不敢,大不了拉一个垫背!”

     显然男子准备吓唬楚天杰,只不过男人接下来被楚天杰的动作惊呆了!

     楚天杰看到男人的刀口瞄着自己,于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刀握住了!男人当然不能让楚天杰得逞,于是手中一使劲将刀插入了楚天杰的肚子里。

     舞忆霜看到这里哭喊着,尖叫着。她已经不管是否可以杀人的问题了,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今天必须死!

     她手中的青芒自从进来就一直拿在手中,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你个混蛋!去死吧!”舞忆霜用意识控制着青芒的攻击。

     青芒的弦上慢慢多出一个数据光芒,然后很快形成了一个箭。然后如同机关枪一般将弓箭不断射进男人的体内!一个个弓箭都是从那个由数据光芒的弓箭上变成的实体,只不过青芒的弓箭射中那人之后就莫名的消失了。

     男人面无表情,青芒的射实在是太快了。甚至男人还沉浸在杀掉楚天杰的快乐之中,就被青芒贯穿了身体。

     第一叶和蓝新人也第一时间冲了过去,不断往楚天杰身体中传输生命力。

     “不要死,不要死!”舞忆霜杀掉男人以后,就挣脱了男人的控制来到楚天杰身边。

     “不要死,不要死!”仿佛舞忆霜只会说这句话一般,她就像复读机一样重复着。

     “不要死,不要死!”

     束手无策的舞忆霜看着第一叶和蓝新人不断给楚天杰传输着不同的光芒,她的心中是愧疚的。确实舞忆霜想错了,像那种人应该直接杀掉才对。她后悔自己那时候去帮助那种人,这已经不是地球了,这里的生活比地球残酷的多的多。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虽然不承认这里是真实的世界。可是从潜意识中舞忆霜还是相信这里是真实的世界的,看来以后的生活更加不好过了。

     楚天杰双眉紧锁,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握住了那柄刀。

     其实最后关头楚天杰将全身的雷电之力都集中在小腹之中,那雷电劈碎了雷蛇刀的一角。导致楚天杰没有致命伤,他摆了摆手道:“不用为我治疗了,这伤不算太严重。”

     舞忆霜看到楚天杰醒来赶紧握住了他的手,道:“怎么样了?没事了吧?”

     然后她想起了什么事情,又赶紧捂住了楚天杰的嘴道:“别说话,万一伤口撕裂了怎么办?”

     楚天杰笑了笑,摇了摇头。他对这个女孩是真的无奈了,她自己肚子上的刀口还在流血却来关心他。现在他要和这个笨笨的女生去复仇,真怕她会受伤。

     楚天杰用手捂住了舞忆霜的伤口,开玩笑的说:“看看你的伤口吧,别让肚子里的宝宝受到伤害。”

     舞忆霜听到这里脸上羞红,娇羞的拍掉了楚天杰的手。

     “你肚子里才有孩子呢!”舞忆霜恶狠狠的说道,然后背起了楚天杰。

     舞忆霜转头向那个壮年人问道:“这里有医生吗?”

     壮年人还没有从巨大的痛苦中走出来,但是他知道这两个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现在有责任去报恩,壮年人把孩子迅的放在了床上。然后在屋子中寻找着医疗用品,许久终于找到了。

     壮年人很快就熟练的用纱布包裹好楚天杰的伤口,然后撒上了一些。

     他笑了笑,但是笑容很难看,因为那根本不是真正的笑。家里人就剩他和孩子了,壮年人又怎么能够开心?

     “这位小姐的伤口需要自己涂抹了,这个药可以让你的伤口很快愈合,至于疤痕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不刻意留疤痕的话,根本不会出现有疤痕的状况。”

     舞忆霜点了点头,然后把壮年人递过来的接入手中。

     “谢谢你。”

     “我应该做的,没事。”

     壮年人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问题:“你们不怕被沙漠死神报复吗?”

     舞忆霜看着壮年人好笑的说着:“这个人已经死了,他怎么告诉沙漠死神的人?我可不相信你会告密。”

     “我确实不会,可是这家伙来的时候带着通讯设备呢,而且还一直和通讯设备另一段的人说话。”

     这时候舞忆霜想起了她刚进来听到男人说的那句话,明显是和别人说的,而且是和男人同一个阵容说的,完蛋了,这是舞忆霜唯一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