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3章 寄宿于前女友家中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班盈家失火了,纵火的是他已经死掉的老爸班阳。≧

     花黎从来没想到自己的攀岩兴趣有如此实用的一面。救出班盈后花黎表示,整栋居民楼每一层都有一个起火点,绝对是有人蓄意纵火。此时围观的路人已经将道路塞满了,救火车的警笛声已经很近了,驱车赶来的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班盈手中卧着老爹的钥匙,还有另外一个被强塞过来的什么东西,呆愣楞的看着自己的家沐浴在火焰之中,看着花黎再次冲入火场,攀着墙壁爬向小爱家的窗户。

     这栋老楼只有五层高,赶到的消防人员训练有素的投入到灭火工作中,十数道高压水柱朝着火焰猛攻而去,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在场的每一个老练的消防人员都在心里犯嘀咕,这种级别的火警他们不是第一次遇到,最近一段时间火情蛮多的。照理说,这么多水枪同时作业,就算无法扑灭也能压制住火势,为人员营救提供时间和机会。可是这一次的火焰似乎完全不怕水,明明只是普通的居民区的火情,却像化学品燃烧一般出奇怪的火焰颜色和不和常理的黑烟。

     消防人员怀疑这栋楼内藏着化学品,怀疑烟尘可能有毒,于是将情况告知警察,要求他们全面疏散群众。

     班盈站在火场最前方,很快被警察拖走,同其他受灾居民一起赶到一处空地。空地中,花黎的父母哭喊着念叨女儿的名字,重返火场的她生死不知。几户全家成功逃生的居民一边后怕一边庆幸,几名老人正满脸哀愁的掰着指头算计没能逃脱的人家。

     小爱家一个跑出来的都没有。

     有些事情接受起来很困难,比接受魔法存在还要难。受灾居民中的伤员很快被批量赶来的救火车拉到大医院救治,剩下的则在警察的组织下走去附近小医院做身体检查。

     班盈很健康,没有受伤,做了些基础检查后就一个人坐在医院长椅上愣。直到警察记录下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允许所有人离开。

     受灾群众可以自行去亲戚朋友家暂住,也可以去指定救助站报道,灾后的责任划分、赔偿等事宜自有政府机构安排与通知。

     这会儿天已经亮了,现在的班盈非常胆怯,在医院里邻居们谈论着这场火,谈论着那些没能脱逃的家庭。他不想听这些,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记在心中。

     “十五户居民,将近五十人……”班盈念叨着这些,又计算了一下同院的那些没受伤的人数。“算上我,只有十人。”

     他不知道剩下的四十人是死是活,伤情如何,只知道这些人所遭遇的灭顶之灾都是老爹搞的鬼。

     在那个监狱世界中他听说父亲班阳可能死于仇敌,此时的他没有一丝一毫对父亲之死所感到的悲痛。在他看来,这种随意纵火的人死了也活该。

     在市内,班盈没亲戚但是朋友蛮多。他没打算去救助站,而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前女友。

     “倩倩,我家着火烧没了,能让我借宿一段日子吗?”

     电话那边传来语气愉快的悦耳女声,“啥?你遭报应了?班盈,你总是能带给我惊喜!”

     班盈没有回话,一阵沉默后女方总算察觉到气氛不对,小声说了句‘抱歉’,然后记下地址后驱车赶来。

     出现在班盈面前的是一辆块头很大的摩托车,他的前女友林倩就是因为这个才跟他分的手,因为摩托这种危险的交通工具大吵一架。也记不清是谁主动说出‘分手’这两个字的,有着两年恋情的他们分开已经将近半年了。

     林倩见到自家前男友样子狼狈,摘掉头盔露出短,露出心疼的表情。

     “你家都烧没了?就没抢救出什么东西来么?”

     班盈摇摇头。

     “啧,可惜了。”林倩正在心疼她送给前男友的一些东西,“早知道分手那会我全都要回来就好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家只能借你暂住几天,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才没有义务照顾你。”

     班盈神情低落的说了句‘谢谢’,走到摩托旁接过前女友递来的备用安全帽,默默的坐在后座上。

     林倩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前男友的,很清楚他的乐观性子,如今如此消沉肯定是被打击到了。她决定稍微帮一下这个遭遇火灾的倒霉蛋,稍微照顾他一阵子,直到他恢复精神找到新住处。

     她的想法是好的,可班盈这一住……就是整整住了三个月。

     ---

     火灾三个月后的周末清晨,林倩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带着困意将前男友踹下床,随意打扮了一下后就去上班了。

     林倩是外地人,租住的屋子尺寸很小,三十几平,没地方放两张床。这三个月来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倒是也不怎么觉得尴尬,毕竟有过两年的恋人关系。

     让林倩火大的是,这三个月来班盈一句‘复合’有关的话题都没提过,也没表现出想要那啥自己的意思。在她看来,这是对自己这个大美女的侮辱,整个人憋着一股气在胸口郁郁不散。

     此外,班盈表现出来的懦夫样子也让她看不过眼。火灾后的这三个月,前男友他既没出去工作也没有任何工作的意思,连个戏法都没给变过。整天混吃等死的坐在电视前呆,就没见他换过台。

     有一次林倩觉得生气,把遥控器装到包包里带着去上班。结果回家的时候看到班盈还在看电视,对着购物台。

     对于这个‘废人’她也没啥可说的,就当自己被灾星附体,不去管他。

     班盈虽说呆了整整三个月,今天却是必须出门。火灾的事故责任鉴定下来了,善后委员会召集受灾居民开会。其实类似的召集之前有过两次,他敢没去。来到林倩家的前两个月他一直做恶梦,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被噩梦吓醒一次,醒来后会看到林倩一脸不爽的拿着杯水递给他,偶尔会心软安慰一下他。

     他想要买点安眠药助眠,可林倩不允许,说那东西对身体不好,有依赖性。

     最近一个月倒是没怎么做梦,他也稍微鼓起勇气,能够去面对那些因父亲纵火而受灾的邻居们,于是他决定去开个会看看情况。不过他没有路费,林倩完全不肯借给他零用钱,似乎是担心他有了钱后会酗酒还是什么的。

     骑着林倩的自行车,班盈迎着十月秋风穿行在尚海街道。等他赶到会场人家都散会了,他高估了自己的骑车度,迟到得很严重。他刚停下车,正赶上花黎从会议建筑中出来,这是他自火灾那晚后第一次见到花黎。

     之前林倩帮忙稍微打听了一下花黎的情况,说是她在火场救出小爱后抱着那小姑娘从楼上跳下,腿受了伤,惨遭截肢。听到这消息后,班盈的噩梦里不再出现小爱和花黎的鬼魂,而是替换成了坐着轮椅的花黎一脸怨恨的盯着他。

     真实情况似乎比噩梦强一些,花黎夹着拐走起路相当轻快,脸上也没什么怨恨的情绪看起来挺开朗的。

     “不愧是她。”

     班盈见到此情此景心理好受了些,强撑起笑容迎了上去。

     “小弟!”花黎见到班盈,似乎很开心。“你迟到了,我们都开完会了!”不过这爽朗的表情只维持了一下下,随即转换为满面的愁容看向身后,小爱和收养了她的两个叔叔刚从建筑中走出。

     班盈顺着视线望去,胸口一疼。

     “小爱她的父母?”

     “嗯……”花黎点头,“……我没救出来。那两个人是小爱的叔叔。”

     “叔叔……对小爱好吗?”

     花黎再次摇头。

     “他们听说政府不赔钱,也没啥捐款,就打算把小爱送到儿童福利院去。”

     “这样啊。”班盈觉得呼吸困难,不过还是撑住笑脸问道:“那花姐你呢?”

     “我啊。还好!”她举起拐杖单腿站立,似乎在证明失去一条小腿并不会妨碍她什么。这动作让班盈内疚的想死。

     他们并没有交流太多,花黎下午还得去上班,她找了新工作,于是两人交换了一下住址和电话号就分开了。

     班盈靠在自行车旁,双手插在裤袋里。他左边的口袋放着老爹的钥匙,右边口袋里是一只亮闪闪的金币。这东西是那个莉莉魔临走时演了一波戏塞给他的,这三个月来班盈没有再去那个海岛监狱,却是稍微研究了一下这个东西。

     金币由‘告密者’制作,是魔法师的魔法物品,有着一些奇妙之处,是囚犯送给新典狱长的礼物。

     抱着对纵火犯老爹的仇视,班盈本不打算再跟魔法师有任何纠葛。可是摆在眼前的责任让他没办法假装自己是个普通人,有些事情必须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