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2章 魔法师们的监狱岛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顺着耳边声音的指引,班盈从他老爸的破旧箱子里找到了一把奇怪的钥匙。  ﹤此时此刻,他这个大活人身在一座阳光明媚的岛屿之上,脚下是烫的沙滩,隔壁传来海浪声和海水的味道。而海的对面,是岛屿之上茂密的绿色植被,没有任何人工建筑痕迹。

     “难道我真的是精神病?”

     从屋内来到海岛,从黑夜变为白日……面对这种景象,出如此感慨似乎算不上突兀。

     脚底的沙子炙烤着,班盈已经开始感到疼痛。这份痛觉像是在说明这一切并非幻觉。身处如此困境,他的脑袋转的飞快,可双腿却一步都迈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从岛屿树丛中钻出来三个人,径直走向海滩上的班盈。班盈现了他们,两男一女都很年轻,欧洲人画风,披着破布条,看起来像是飞机失事落难于此的样子。

     三人神情古怪,一边走来一边对着班盈指指点点,口中还争论着什么,似乎早知道他会来一样。班盈可以确定,他们说的语言不是英日西德俄,是少见的小语种。

     他们来到班盈身前,做了个打招呼的手势。见眼前人一脸茫然,其中一名国字脸的男性伸出一根手指探向班盈的额头。班盈对这三个陌生人可还有着防备呢,连忙躲闪,不过还是被那根指头戳到了脑门儿。

     “能听懂我们的话了吗?”

     四方脸开合着嘴唇,吐出标准的普通话,可是看他的口型说的绝对不是汉语,看起来像是蹩脚的双簧戏。现这点的班盈除了睁大眼睛震惊之外什么表情都做不出来。

     一旁的漂亮女人盯着班盈打量一会,随后点了点头,“没错了,就是他。班阳的儿子,眉眼跟他爹一样。”

     国字脸没搭理这说话的女人,朝着班盈伸出手掌,“来,把监狱之书拿出来让我看一下。”

     班盈拿交出钥匙给他们看,一直没说话的另外男人见状苦笑一声,“看来我的运气不错,班阳的运气却用尽了。”

     国字脸一脸的国仇家恨,死死盯着钥匙。女人则是开心的嘴角上扬。

     班阳确实是班盈父亲的名字,后者听在耳朵里,已经确定眼前三人是自己老爹的熟人。而眼前的状况,似乎有些被花黎给说中了,貌似是灵异事件。这些人口中出的声音完全对不上嘴型,就像是配音上粗制滥造的外国电影,要多违和有多违和,同步率极低。

     现实如此奇异的来到这个海滩,眼前又出现这样的三人……如此状况,很难不让这位魔术师联想到一个并不陌生的词——魔法。

     魔术师在普通人眼中就像魔法师一样神奇。在班盈看来,眼前人搞不好就是魔术师眼中的魔术师……

     刚想到这里,那名女性突然热情的凑到班盈的身边,抓起他一条胳膊熟练的挺起胸部蹭了过去,刚好让胳膊陷入沟壑中。

     “班阳之子,我知道你现在很纳闷。不过不要担心,我受你父嘱托,要将一些事情的真相告知于你。你可以叫我莉莉,或者歌者魔女。”

     “或者叫她莉莉魔。”另一个男人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自我介绍道:“在这座监狱里,‘告密者’。”随后又指了指一旁的国字脸。“他是赎罪者。”

     “监狱?”比起三人的名字,班盈更在意这个词。“这是座监狱岛?”至于抱着他胳膊的莉莉魔小姐,已经被他甩开了。后者似乎有些不爽,用力打了个响指。一瞬间,她那身破布条就变成了轻飘飘的红色露背礼服,本有些狼狈的面孔也焕然一新,就算立刻去戛纳电影节走红毯也不会感到不合适。

     自称告密者的人随即做出相同的动作,换上一身得体西装。只有那个叫赎罪者的人,没有一键换装。

     看到这,班盈算是完全冷静了,因为他已经对眼前的一切有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撞邪。

     赎罪者似乎是这三个家伙中最稳重的,他拉开了不检点的莉莉魔,迈了一步来到班盈身前,表情郑重的对着他。

     “班阳之子,我与莉莉魔受了你父班阳的嘱托,来为你解答一些事情。”

     “有什么凭证吗?”已经接受现实的班盈依旧警惕着。

     莉莉魔听了这话在一旁笑出声。“凭证?”他挥了挥手,身边的气流带着沙子旋转起来,没过一会儿堆出一个赤身的男性沙雕,正是班阳。“班阳之子,不要在魔法师面前提什么凭证,我们拿出来的任何东西可能都只是假象。你觉得这沙雕真的是沙子做的吗?”

     班盈用手去摸那堆沙子,却摸了个空。

     “只是幻觉,障眼法。”国字脸的赎罪者叹了口气,“你父并未给我什么凭证和信物,不过他给了你这座监狱,这做不得假。”

     “监狱?”

     赎罪者点头,指了指班盈攥着钥匙的拳头。

     “监狱之书,‘卧室之门’的钥匙。这间‘卧室’用来关押罪人。你的父亲班阳是我们的典狱长……现在,这个职位与责任,由你来继承。”

     ---

     作为一名魔术师,班盈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比他想像中还要强。他从赎罪者的口中听说了很多东西,却已经没了震惊的力气。连续多次受到惊讶的袭击,反而会让人变得安静。

     班盈的老爸是一名魔法师,拥有一间‘卧室’。在魔法师们的理解中,这个世界就像是一栋大屋子,普通人生活在‘客厅’之中。客厅很大,墙壁上有无数道门,大多通往‘卧室’。魔法师们就住在‘卧室’之中,以世界主人自居,几乎不与客厅中的‘客人’接触。

     班阳将告知自己儿子世界真相的任务交给了两个监狱中的囚犯。赎罪者确实算是合适的人选,他的性格严肃认真,很衬那张国字脸。相比之下,莉莉魔有些跳脱的个性似乎无法胜任工作,之所以选上她是因为她是少见的住在‘客厅’的魔法师,了解班盈所生活的那个世界。

     至于告密者,他纯粹是刚好去赎罪者住的地方窜门,路过凑个热闹而已。

     班盈对三人的名字感到好奇,赎罪者表示,监狱中被关押的魔法师数量不多,百人左右,大家以罪名相称。赎罪者曾因一次工程错误导致某间卧室生了一场剧烈爆炸。他本没有什么责任,是他的某个朋友犯了错,但他不这么认为,于是自愿进入班阳所管理的监狱中赎罪。

     莉莉魔是无罪之人,监狱中有她想寻找的人,于是便威胁班阳,如果不让自己入狱就四处杀人作乱。成功入狱的她没找到想找的人,也无法从这监狱脱出。

     因为二人自愿入狱,所以也成为了班阳信任的人,信任到愿意在过身之后把独子交付给他们。在听了一堆关于魔法世界的话题后,能够动摇班盈情绪的消息出现了。

     “班阳他说过……等你来到这里时,他已经死了。”赎罪者平淡的陈述着。

     这一点班盈以有预感,那句害他丢掉工作的幻听,现在想来似乎是类似托梦一样的东西。尽管如此,尽管班阳不是个称职的父亲,班盈还是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三名魔法师在这段时间说了很多东西。赎罪者算计着班盈出现的时间,快两个小时了,于是强行结束对话赶他离开。

     “你父班阳有可能死于仇人之手,他想要保护你,他会毁掉一些他在客厅中留下的痕迹。火已经燃起,你必须赶快离开,有监狱之书在你随时可以进入,我会在这里等你。”

     班盈抓着老爹留下来的钥匙,准备听劝回去。虽说没有细问,但赎罪者口中的‘火以燃起’让他很紧张。

     一旁的莉莉魔开始慌乱起来,突然张开双臂扑向班盈。

     “也把我带走吧!我是无罪者,我现在想离开这里了,典狱长请把我放出去吧,开什么条件都可以,我愿意答应!”

     班盈对于漂亮姑娘的免疫力非常高,毕竟是从小跟花黎一起长起来的,而且魔术师把妹比较容易,他有过好几任美女助手。不过包括那个被他坑了的女明星惠惠在内,没有一个女人能达到莉莉魔一半的精致,即使是花黎也远不是对手。

     面对莉莉魔,班盈心中竟然升起一种‘她能给我当魔术助手就好了’的想法。

     赎罪者见状,终于露出了苦大仇深以外的表情,愤怒的将莉莉魔从班盈身边拉开。与此同时,莉莉魔偷偷将一个什么东西塞到班盈手里。

     班盈正在纳闷,自己的脑袋突然不受控制的看向沉默了好久的告密者,像是被人用蛮力扭过去的。只见他露出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挥着手说再见。下一秒,班盈回到了自己乱糟糟的房间。

     根据原来的计划,魔术师班盈打算失眠一夜,用这个时间好好思考下今日遭遇的无妄之灾。好好思考下有关魔法师和魔法师界的话题。

     遗憾的是,刚一到家就有客人敲门。严格来说是‘敲窗’。

     登山家花黎这会正挂在屋外三楼,攥紧拳头猛锤班盈卧室窗户,扯着嗓子大喊,“快跑啊!着火了!!小弟你快点起床!!”

     班盈这会正站在卧室床前,往客厅望去,那里以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他总算是理解了那句‘火以燃起’,根据赎罪者的说法,他已经死掉的老爹想要消灭一些‘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