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8章 沙滩上的蠢游戏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班盈为了解决卢娜这个麻烦第二次来到海岛,希望魔法师们能够提供一些帮助。

     此时他正沿着海滩朝着某个方向前进,这次出门他记得穿好了鞋子,虽说只是室内鞋,至少沙子不再烫脚。

     他有些搞不懂海岛的地理位置,这里的气候如三个月之前一般炎热。想稍微找人问问,可是告密者与莉莉魔早就不在身边了。那两人给他指了路,说是海滩终点处的焦岩旁住着一个能帮得上忙的家伙。

     那个家伙与告密者和莉莉魔不同,不是客厅派,没去过客厅世界,是与赎罪者相同的卧室派。在魔法师中两派属于对立局面,互相不是很待见,所以还是不见面比较好。

     班盈本来有些担心,在这个陌生的又充满魔法师的世界行走遇到危险可怎么办?莉莉魔表示不会生什么危险。

     班阳老爸擅长一种很好用的魔法,算是其家族秘传的独门招牌法术,效果上类似于‘洗脑’。所有犯人全部被洗了一次,失去了进攻**,不会产生坑害他人的思维。这也是监狱内部能够长期保持和平的原因,也是班阳一家得到典狱长职位的原因。

     很省狱卒的魔法。

     海滩很长,大概走了一个小时,班盈才现指示中的屋子。那是一座完全由石头搭造的,非常中世纪风格的小碉堡。很突兀的立在焦岩旁边,一副采光很糟糕的样子。

     在他看到那石头房子的同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他的耳边。

     “班阳竟然有个儿子?!而且竟然敢自投罗网!!!”

     幻听第三季比之前两次都要恐怖,声的那个家伙似乎十分愤怒。

     根据莉莉魔的说法,这位能帮助到他的魔法师叫做‘屠村者’,她曾用魔法杀死了一整条村子的魔法师。

     似乎魔法师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如此罪行本不该让她被监禁,而是直接**毁灭。不过她杀死那些人并非出于本意,而是意外,引起意外的恰恰是班盈他老爹。

     因为班阳,屠村者成为了杀人犯,然后又被关到班阳的监狱。这个仇基本上是不可能解开的。

     屠村者见到班盈后很快现身,一个穿着黑色厚重袍子的女人,飘在空中衣摆无风自动。黑色兜帽遮住了她的脸,面目如何完全无法分辨。

     在这晒得要死的太阳下穿戴成这个样子,这人显然也是怪人一枚。

     “班阳之子,你接任了典狱长职位?”

     班盈点点头。

     “班阳死了?老天开眼。”

     班盈还是点点头。

     与屠村者给班盈的第一印象不同,这人倒是也不怎么凶狠。她的声音其实还蛮好听的,听说班阳死了之后言语中带着丝丝愉快之意,热情的邀请班盈去她的屋子里做客。

     石头屋子内部比外面看着还要惨,又潮又暗,还很闷热。这座岛最像牢房的地方大概就是这里了。

     屋内陈设不多,几口木条箱,放床的位置摆着一块光滑的大石头,就屋内气温而言倒是令人很想扑过去躺在上面。想必能凉快一些。

     “班阳之子,你来找我做什么?”

     “求援。”

     班盈搞不懂魔法师们的社交礼仪,于是他选择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毕竟他一会还得传送回房间,还得安静的爬上林倩的床。

     将自己遇到的麻烦稍微解释了一下,屠村者总算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我虽然没办法解决你的麻烦,不过你生活在客厅那么凶险蛮荒的地方,又没有继承班阳的法术,想必很辛苦吧?我可以给你些东西让你活的轻松一些。不过你要小心,别被活动在客厅的魔法师现。班阳死得蹊跷,那些人对你未必友好。”

     班盈听了这话知道自己这躺没白来,也算是心满意足了。他非常不客气的朝着一团漆黑的屠村者伸出双手,讨要法宝,却被对方抄起一根竹条打了一下手心。

     “我可没说会凭白送你,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东西要你自己来赢。”

     ---

     林倩有点鼻炎,用鼻子很难呼吸,睡觉的时候都是用嘴巴大口大口吸气,因此很容易口干。

     睡觉到一半,她迷迷糊糊的去摸身边的水杯,顺理成章的现自家前男友不在身侧。这状况直接让她睡意全无,摸开了屋子里的灯。

     班盈几乎在灯光充满屋子的同时从另一个世界传送过来。带着一身夏季阳光的味道,还有点海风的咸味。脚下的室内鞋鞋底站着大量沙土。

     见到屋子里亮堂堂的,前女友正盯着自己出现的地方,班盈慌得要死,以为自己被现了。直到林倩语气不善的让他滚上床,一颗心才算是吞回肚子里。喝了水的林倩闭着眼睛一头扎在班盈怀里,迷迷糊糊中喃喃说了一句,“好暖。”

     与离开时相比,班盈的手上多了一束脏兮兮的黑色稻草。

     ---

     屠村者的游戏班盈完成了,一个恐怖到足以令人做恶梦,却又有点上瘾的游戏。

     在那个石头屋子里,屠村者掏从木条箱中掏出许多奇形怪状的物品,全部都是能够帮助班盈的魔法道具。

     “海鸟宝石、猫尾钟、六面纸牌、玻璃伯爵……不行,猫尾钟不能给你……”

     屠村者一边翻东西一边嘟囔,折腾了半个小时,总算选出了十件物品当奖励。随后他带着游戏参与者班盈来到屋外。随便挥了挥手,沙滩上的沙子自动聚集成十个拳头大的小人,站在一排。紧接着,她又从口袋里掏出十个黑漆漆的石块,放在沙子上当做当小人的脑袋。

     “完成。”屠村者这么说着,将十个由竹条编成的圈圈塞给班盈。“来吧,游戏开始。”

     “套圈?!!”班盈已经有十几年没玩过这东西了,“我套中这些小人,就把东西给我?”

     “没错!”屠村者点点头,“这游戏很难的,你可要小心点。”

     这种在公园跟小学校门口非常流行的地摊游戏,班盈从来没套中过,也没什么兴趣。上学时曾有同学非常执着于这种愚蠢的游戏,练就一身好本事,总是能套到一大堆没用的东西回来。以前的班盈总是笑话这位同学,现在他有点想念那个家伙。

     第一圈脱手,竹圈砸在沙子娃娃身上,将其拦腰斩断。

     就在班盈脑子里冒出‘真可惜’这三个字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如沙子娃娃一般断成两节,肚子里的那点东西扑啦啦洒了一地,上半截身体重重摔在沙滩之上。

     屠村者隐藏在兜帽下的嘴角愉快的向上翘了翘,她感觉很爽,报复的感觉。今天听说了班阳的死讯,又能够狠整他的儿子,难道今天自己过生日吗?

     班盈很清楚的记得莉莉魔与告密者说过,因为老爹班阳的法术,这里的人不会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现在来看,如果那两个人不是骗子,就是该死老爹的魔法失效了。

     就在他痛苦的往外呕血,快要被自己的血呛死时,遭到破坏的沙子娃娃被屠村者重新堆了起来,地上躺着的班盈与其血肉也如沙子一般聚拢到一处,慢慢恢复成一个健康的人,只不过衣服裤子全都掉没了。

     “我……还活着?”

     屠村者用比之前更加愉悦的语气骂了句‘废话’,随后咧开嘴巴哈哈大笑。

     “还玩吗?只要你的脑子不被打破,我就可以将你救活。”见到班盈一脸退缩,她连忙解释,“我的竹圈可打不破石头。”

     ---

     回到林倩床上的班盈很庆幸当时自己的选择,没有畏惧疼痛继续进行游戏。

     他在那之后才知道,屠村者无法伤害到他,却可以借用他手伤害他的身体,不过不能带有杀死他的恶意。

     也就是说,那监狱海岛的魔法师可以逼着班盈自残,却不能逼着他自杀,或者做一些会导致他死亡的事情。安全倒是可以得到保障,可‘人身’很痛。

     他的手里还攥着从那个世界带回来的黑色稻草束,这东西的力量很强,也很适合存在于‘客厅’之中。

     为了这东西,值得被腰斩个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