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3章 来自监狱的口讯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告密者的金币已经在班盈手里三个多月了。   这么长时间来他基本上没怎么用这东西干过正经事儿,也没有用在很多人身上。除了在自家前女友身上做试验外,只有控制卢娜的次数最多。

     如今卢娜再次中招,变得无法拒绝班盈的任何请求与命令。

     “请帮我劝劝你的那个朋友,救救我的女友。”

     班盈如此说着,流露出来的感情真的像求人帮忙一样真诚,一点命令的语气都没有。他有些愧疚的盯着卢娜的脸,总觉得这姑娘的表情中带着愤怒,仿佛她的灵魂正在身体内部与告密者的魔法激烈抗争。

     不论看起来如何,魔法显然还是有效的。得到吩咐的卢娜点了下头,走上了临时舞台去完成她的工作。在庆祝活动尚未开始的几个小时前,大老板熊桃已经向全体员工介绍了这位太子女,并表明了二人的友人身份。

     现在卢娜登台,吸引住了台下全部职员的注意力。

     “小桃,林倩是我的朋友。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依我看……就算了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卢娜的声音小得可怜,台下众人竖着耳朵勉强听得到。熊桃完全没料到自家友人会出来替一个小会计出头,露出诧异的表情。

     “娜娜姐,你认识这个林会计?”

     卢娜点头,看了眼台下的班盈。

     “那个魔术师是我朋友,林倩是他女友。”

     台上的林倩这会已经不哭了,本来就已经很丢人了,哭鼻子会显得更丢人。她比熊桃还要不理解卢娜为什么会帮自己。

     她很清楚,班盈身边所有的漂亮姑娘都是这家伙用魔术骗来的。如今自己做假账的事儿败露,被男朋友身边的女人出手相救……林倩突然觉得自卑压抑得想去跳楼。

     小桃听了卢娜的话,皱着眉摇了摇头,似乎对卢娜感到失望。

     “娜娜姐,看来不管是谁,不管这个人之前说了什么……总是不希望见到亲朋好友入狱的。是吗?”

     被金币控制着的卢娜低着头,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了句‘是’。

     熊桃挑起一边的眉毛,“可你是个警察呀。你忘了当初为什么当警察吗?”

     “没忘……”

     “没忘?”熊桃扬着下巴指了指身旁林倩,“那你还帮她求情?”

     小女警看起来也快哭了,委委屈屈的‘嗯’了一声,仿佛她也做了假账似的。

     台上的林倩跟台下的班盈看到这情况,一个劲的纳闷,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不是说卢娜他老爹是熊桃的投资人吗?这么凶巴巴的数落投资人女儿真的没问题吗?’他还以为卢娜解决这个事儿就是三两句话的功夫,搞不好还能教训那个小姑娘一顿,结果竟然完全相反。

     最终,熊桃还是给了卢娜面子放了林倩,给她结了两个月工钱把她开除了。如果这个事儿闹到警局并且熊桃追究责任,林倩这辈子再想找工作都难。

     得到熊小姐的‘赦免’后,班盈第一个跑上台护着自家前女友离开这鬼地方。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在看笑话,都在私下嘀嘀咕咕,这对林倩来说一点都不友善。

     随着班盈把视线移开,卢娜身上的精神控制被解除。她不记得之前生了什么,却也看得出此时的气氛。她感受到自己的脸热得烫,胸中郁结着一团闷气,让人不舒服。这段记忆空白中生了什么,显而易见。

     熊桃似乎还在生气,什么话都没说走回自己办公室。只留下卢娜一人在台上,尴尬的面对着一屋子的小职员。

     ---

     时间进入十一月,林倩离职已经半个多月了,新工作依旧没有眉目。她想要换个职业,会计什么的已经做够了。

     班盈在这半个月依旧住在林倩家里,他的魔术师工作依旧没什么眉目。好消息倒是也有。花黎与小爱的两名叔叔接触了几次,总算以总价六万的价格将小爱接到了自己家。小姑娘似乎没在两位叔叔家受到什么好的招待,加上火灾造成的巨变,性格变得沉默又怕生,总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卢娜自那之后没有再打电话联络班盈,可能是害怕‘催眠术’,可能是对‘魔术师’感到失望,或者其他的什么。

     今天一大早,林倩照例出门找工作,班盈还在睡觉。两人依旧是前男友跟前女友的关系,没什么后续进展。

     就在班盈抱着枕头流口水时,许久未见的卢娜打来了电话。

     “出事儿了魔术师!”

     “啊?”班盈抓着电话,人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怎么了,您有什么吩咐?”

     “出来说吧,咱俩去找那个张强,你帮我问个问题。”

     拿了人家姑娘十万块钱,班盈已经做好了长期被卢娜骚扰的准备。之前的事儿他有点内疚,想道歉也没个机会。既然这小女警现在又找了来,那就继续履行承诺给她帮忙好了。

     班盈刚打算穿衣出门,忽然听到自家柜子里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人把柜子门给弄坏了。赶过去一看,入眼之物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屠,屠屠屠……”

     不是屠五分,而是屠村者。

     那个柜子是班盈收藏稻草士兵的地方,这会柜子前正站着一个一身黑袍身材小巧的家伙,正是屠村者。

     那黑色的身影在屋内四处扫了扫,随后又望向窗外。

     “班阳之子,你住在高塔上?”

     林倩家只是中层,不算高。

     班盈很清楚的记得屠村者的那个说话音调,经常在噩梦中出现的声音,与眼前之人出的一般无二。

     “你,你逃狱了?”

     班盈觉得自己死定了,已经做好了被腰斩的准备。他现自己除了恐惧之外竟然还有一点庆幸,庆幸自己在那套圈游戏中已经习惯了被拦腰斩断。

     “你在害怕?”屠村者盯着已经抖成筛子的班盈,“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杀生,而且我也没逃狱。”

     她这么说着,把白嫩的小手从斗篷宽大的袖子中伸出来在班盈眼前晃了晃。那只人手突然变化成屠五分那强壮有力的大手,接着又变成带着肉垫和爪子的猫手,又变成鱿鱼一般的触手,最后恢复原状。

     “我只是进入了稻草士兵的身体,然后将这身体变成了我习惯的样子,仅此而已。话说客厅里的空气都这么糟糕的吗,我感觉有些恶心。”

     班盈之前听说卧室派的魔法师几乎不跟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接触,完全封闭在像是海岛监狱那样的世界中。现在看来,这番话似乎没什么水分,完全真实。

     屠村者似乎对客厅世界毫无兴趣,她这次来只是通风报讯。

     “我没办法挎着世界控制稻草士兵太久。班阳之子,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但是没办法解释其中缘由。如果你愿意相信我,就照着我说的话去做。”

     班盈被眼前家伙的郑重其事给吓到了,“什么事儿?我相信你。”

     “我快要离开这身体了,话只能说一遍。记住,最近一段日子你千万不要去监狱,千万别去!如果你不想被囚禁也不想释放任何一名囚犯的话,就别回去!”

     看来屠村者确实很赶,这句话说完,稻草士兵的身体就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班盈站在原地等了几分钟,见到没有其他异样,于是用手指去戳屠村者的身体,确定对方真的离开了。

     “等等……”班盈这会一点都没把屠村者的话放在心上,注意力全部落在变化身形之后的稻草士兵之上。

     他壮着胆子,打算为这身体褪去兜帽。屠村者的真实面孔就隐藏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