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5章 八点档狗血剧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卢娜的爸爸卢宁是个亿万富翁,平时挺高调的,算是个中老年美男子,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虽说资产数远不及真正的级富豪,却是靠着高识别度的颜值成为尚海本地人比较熟悉的富翁。

     班盈认出这位有钱大爷,再看向站在其隔壁小女警,由衷确定两人绝对是亲父女俩,他们眉眼有那么七八分相似。

     卢娜见到班盈从昏迷状态中醒来,似乎松了一口气。班盈倒是有点提心吊胆,搞不清自己目前的状态。

     “我昏迷了多久?几天?还是几个月?”

     附近的医生们稍微检查了一下班盈的精神状态,确定他身体还成,于是把他的手机还了回去。抓着手机看了眼时间,班盈现自己也就昏倒一个小时。

     “还好,没耽误什么事儿。”他对此深感庆幸,“我这是被谁袭击的?卢警官你没事儿吧?”

     卢娜见眼前这家伙一脸懵懂,又想起了当时的情况,不由得掩着嘴忍笑。卢宁见自家女儿毫无礼貌,也说不介绍一下自己这个当爹的,就清了清嗓子展示了一下存在感。不过还是被女儿无视了。

     不久前班盈被那老太一砖头拍到在地,把当时的卢娜吓坏了。好在事地离她老爸家很近,于是她直接打电话招呼司机过来救人送医。

     恰好卢宁无聊在家,正与自家司机聊天,听说女儿要载一个年轻男人去医院,作为一名父亲的担忧之心高高悬起,于是一同跟了过来查看情况。

     班盈的名字卢宁之前听说过,说是自家女儿因为一个变魔术的小青年跟熊桃吵了一架,严格来讲是被单方面训了一顿。他可是知道自家宝贝闺女跟熊桃的关系有些特殊,对女儿反常的行为相当惊讶。如今见到这位魔术师又跟女儿走到一起,他也是不得不怀疑起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卢娜这会已经不生班盈的气了,只把那讹人老太婆的砖头当做老天对他降下的惩罚。既然这个坏魔术师已经遭到了天罚,被打成了一个轻微脑震荡,自己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也不是不能宽宏大量一些原谅他。

     ---

     轻微脑震荡不是什么大毛病,班盈当天就出院了。卢娜早早的把自己老爹从身边推开,至始至终也没介绍班盈,因为没那个必要。

     头上抱着纱布的班盈晚饭前回到了家,就在他跟林倩解释自己脑袋上的伤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到了班盈手机上。接听,对面竟然是卢娜她老爹。

     “班盈小兄弟,今天我女儿实在是太没礼貌了。你的伤还好吧?”

     班盈表示自己没事儿,还解释了一下今天生的情况,卢娜什么都没跟他老爹,。这父女关系似乎不怎么样。作为一个有钱人,卢宁如果不是弱智,肯定不愿意女儿跑去当一名普通的人民警察。卢娜为了她喜爱的职业,是做出过艰苦卓绝的奋斗的。

     陪着卢警官的爸爸寒暄了一阵,班盈正在疑惑这通电话的目的,对面则是立刻对其出邀请。

     “小兄弟愿不愿意来我家坐坐,我有些事情想与你聊聊。关于卢娜的。不知道你明日有空没有。”

     此时的班盈依旧是那个穷得一塌糊涂的班盈。既然有机会接触有钱人,他自然是开开心心的答应了,他需要抓住一切机会赚钱财,还掉父亲那把火烧出来的债。

     ---

     转过天来,班盈掐着表准时来到了约定地点,出现在卢宁所在的富人别墅区。卢娜并没有跟她老爹住在一起,而是自己在外面买了间小公寓。

     被一个看门的大爷招待到屋内一楼客厅,班盈感受到了强烈的阶级矛盾,产生了一丢丢的仇富心理。

     此地房屋的豪华程度自不必说,这个客厅也是装饰得古色古香,平常电视剧里见过的古典家具都能在这边找到。进屋前,班盈貌似还在院子中的石台上看到了一架古筝,整间屋子风格一直相当有逼格。

     一般来说,班盈最不待见的就是这种类型的有钱人。搞得自己跟个‘儒商’一样,实际上不过是受了电影电视的影响,基本没啥真才实学。毕竟有个东西叫做‘十年浩劫’。

     屋子里除了卢宁,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人看起来三十岁出头,仿佛是件衬托这屋子的家具,一身亚麻中国风的打扮,虽然年轻却仙风道骨的。只不过他手里托着一本美国人写的《大而不倒》,要是换成线装书就更附和这房间的主题了。

     “不好意思呀班盈,我刚才在上课。”卢宁这么说着,帮忙引荐了一下身边那人。“这是我的老师,范逸先生。”

     叫做范逸的男人笑呵呵的合上书本,表明了自己的食客身份,随后主动向卢宁告辞。

     “既然有客人,那么今天我们就先到这里吧,剩下的部分改天再聊。”

     班盈跟这人打了招呼,目送他走出大门。如果说卢宁这家伙跟这屋子里的陈设不怎么搭对,看着像土财主,这个范老师倒是真的有那么点风采。随着范逸走到院子,从那里传来了一阵悠扬的古筝旋律,也是突出一个多才多艺。

     卢宁请自家客人坐下,笑呵呵的看着窗外,“范逸先生年纪不大,却是有大学问的人。我经常邀他来给我讲讲故事,打时间。”

     班盈不会讲故事只会变魔术。他猜得出,自己这次被叫过来估计是为了卢娜的事儿。

     作为生意人,卢宁也是开门见山,对着眼前的后辈摆出副笑脸,询问他与自家女儿的关系。

     “呃……也没啥关系,我跟卢娜只是普通朋友。”

     “这样啊。”卢宁是一点都不相信,却也没追问,转而询问前几天在熊桃公司生的事情。

     班盈觉得这个事儿没什么可隐瞒的,于是实话实说,除了自己心灵控制他闺女这一不重要的小小细节之外。

     两人就这么坐在茶几前就着茶水干聊,班盈很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把自己从‘卢娜的新男朋友’这个身份中摘出去。他一在强调自己目前就住在女友家,而且卢娜知道这点,昨天还来楼下找自己出去玩。

     “然后就玩得你头破血流?”卢宁显然没把班盈的话全部当真。事实上他今天还真就有故事要讲。“是一些关于卢娜的事儿,也是我家家事。希望小兄弟你听完能帮我一个忙。”

     见到总算进入正题,班盈紧张的在椅子里正了正身子,紧张的像是在面对自己老丈人。

     卢宁要说的这件事儿让家资巨万的卢家头疼好久了,概括一下其实只是普通的家庭问题,有点八点档肥皂剧的感觉。演员数量不是很多,除了卢娜卢宁父女外,还有卢娜老妈,以及熊桃母女。

     本来,卢家是一个母慈子孝老爸能赚钱的美满家庭,人人见了都要羡慕一下的那种。一直到四年前,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些。

     班盈本以为是卢娜老妈被车撞死了什么的,结果卢宁面色纠结拐弯抹角的说了件很扯的事情。造成那场车祸的是身为女司机的卢娜老妈,她老妈当年刚考驾照,上路没几天就一脚油门撞死了一个女人。

     “撞的是熊桃老妈?”

     “不是……是另外一人……”

     卢宁老爹表示,自家老婆撞了人后自己找来了家中女佣顶罪,那女佣就是熊桃她老妈。

     熊桃跟卢娜从小一起长大,是最亲密的朋友。这次事件直接影响到了她们两个的关系。

     卢宁向熊桃她老妈保证,只要帮忙顶过这一罪,自己便会帮忙熊桃创业,改变她们一家的命运。这个承诺他是做到了,熊桃老妈本来只需要服役三年,结果刚进去没俩月就生病去世。

     自那以后,卢娜基本上就不跟自家父母来往了,与熊桃倒是保持联络,却从平等的姐妹变成了单方面的讨好,一副想要赎罪的卑微模样。

     为了弥补自家父母所犯下的罪恶,卢娜靠着几个有钱有势叔叔的关系成功当上了一名警察。据卢宁所知,这也是他的傻女儿讨好熊桃的一个方式,想要以此表达一下遵守法律不让悲剧重演的决心。

     听到这,班盈倒是明白了很多东西。第一次遇到张强的时候,卢娜正义感十足的批判说‘张强这个犯罪份子的家庭只是假象,早晚会破裂掉。’现在看来,这话意有所指。

     同样的,他也理解了那日卢娜面对熊桃时为什么那么纠结。一对不遵守法律的父母,为了逃脱罪责,用金钱害死了朋友的母亲。而自己这个自私的家伙却是控制着她,让她对着朋友违背誓言帮人逃脱罪责。亦如当年。

     “真Tm狗血……”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现在卢娜与熊桃的关系再次跌落冰点,连带着,卢娜更加厌恶自己的父母了。其实这些事卢宁也习惯了,最大的问题是,几天后就是卢娜老妈六十岁生日,就目前情况来看自家闺女是绝对不打算出席了。

     “不好意思呀卢叔叔,卢娜那个脾气我也没法劝呀。再说我俩也没有那么熟。”

     卢宁表示,自己也没打算立刻让卢娜这丫头回家孝敬父母来,只是希望她能在母亲生日那天装装样子。

     “呃,那我倒是可以帮着说一说。不过不保准。”

     “你愿意帮忙就行了。成不成的全看那丫头自己怎么想吧。如果小兄弟你能帮我这个忙……呃,算我欠你一人情。”

     班盈其实还是很想要这个人情的,应该非常值钱,可他已经决定不再用金币控制卢娜做事儿了。

     故事讲完事情说完,班盈离开大屋溜溜达达的回了家。范逸先生并没有离开,只是在偏厅等了会。见客人走了,他又回到大屋客厅。

     “卢老哥,情况如何?”

     “那小子说帮着劝劝,好像没什么信心。”

     范逸听了这话摇着头苦笑了一阵。

     “他要是有信心就糟了。如果他能把卢娜劝来,怕是跟那丫头关系匪浅。他一个变魔术的……虽说我不了解他,说实话,真的是让人乐观不起来。”

     卢宁点了点头,也是同样的态度。

     “我也担心卢娜被这魔术师的戏法和小手段给骗了,干他们这行的最会勾搭不明世事的小姑娘,娜娜这孩子还有点缺心眼……”

     “如果卢娜当天真的被劝过来……”范逸叹了口气,“那我们可得小心着点。当警察这事儿由着卢娜也就算了,毕竟有警队关系帮着照顾。至于婚事,卢老哥你可得看管清楚。”

     卢宁觉得这件事儿越聊越心烦,如一团乱麻让人气闷。范逸倒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

     “其实我们也不必如此提防那个叫班盈的小兄弟,或许他还真就是卢娜的良配也说不定。”

     “万一不是呢?娜娜这辈子就完了。”

     “我们可以暗中考验一下他嘛。”范逸摊摊手,“人性大多经不起考验,如果那小子能考个及格分,对卢娜也是件好事儿。到时候我们不但不用在这里当坏人,或许还应该在背后推他们一把。”

     “考验……”

     卢宁听到这个词立刻想到自己的婚姻,他当年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当时他与妻子刚刚成为情侣,妻子的一个堂妹堂而皇之的勾引他,后来才知道是一个考验。反正他是轻轻松松的考了个满分,完美的坐怀不乱,整颗心除了妻子意外容不下其他人。

     现在一想,他还真就希望自家女儿能找到自己这样的好男人。为了这个目标,考验一些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