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4章 不是很靠谱的金币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屠村者为班盈带来了一句忠告,不要回到监狱去,有人要暗算他。≥   这话说得不清不楚,无法判断真实性。

     班盈很确定自己应该在百忙中抽出点时间思考一下屠村者的话,这关系到他的人身安全。长期以来他一直不太清楚应该如何看待监狱海岛,最近一阵子他倒是从那边受益不少,不过这并不能改变那里是个危险之地的事实。

     就算没人提醒,他本来也没打算往那边钻。

     此时的典狱长大人很忙,他刚刚掀开了稻草士兵头上罩着的兜帽,复制体屠村者的真实面容已经展露在他的眼前。

     作为一个魔术师,他觉得自己应该去紧急联系一名诗人,让他过来见识一下眼前精灵一般精致无暇的少女脸孔。这份秀美,只有诗人才能描述得出来。

     眼前少女身躯最多也就十六七,身体中似乎流淌着满满的北欧血统。头很轻颜色也很淡,奶色的皮肤仿佛从未接触过太阳光,很附和亚洲人的审美。

     考虑到屠村者挥挥手指就能‘捏人’的本事,这身体大概是她根据喜好自己改造的,纯天然的可能性很低。班盈这会满脑子都是猥琐思维,即使这身体曾经是粗壮的屠五分他也完全不在乎,魔术师的那点对漂亮姑娘的免疫力在其面前完全派不上用场。

     在林倩家这个封闭空间内,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他脱下屠村者(假)身上的黑袍。除非林倩突然返家。

     “班盈,开门,我忘了带手机了~还有,那个卢娜在小区门口等你呢。”

     ---

     最近一段时间张强忙得连家都没时间回,作为被老板信任的人,好多事情都需要他站出来处理。人的压力一大就容易变得暴躁。

     张强这会在自家楼下,靠在车边打电话。

     “什么.你他妈还没到??啥,在路口了?那就赶紧给我开过来,快来不急了!”

     最近一阵子他开始怀疑,整个公司是不是只有自己在用心做事,因为其他人毫无紧张感。明明半个月前才被警方扫了一大批货,也不知道是哪里走漏的风声,大家还都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都没个人站出来组织调查一下。

     放下电话,他见到迎面走来一个男人。这人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朝自己挥舞着招呼。

     “哎,帅哥,借个火呗!”

     ---

     班盈跟卢娜又坐上了张强的车,车在附近兜了一圈,然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巷子尾将两人放下。

     卢娜这边是真的有急事,要不然才不会跑来找班盈,天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一言不合,催眠了自己干这干那的。

     最近市内连续几名富商及其家人遭到绑架,警方没什么眉目,昨天还被撕票了一个。考虑到自家也是本地富商,自己的朋友全部都是有钱人……卢娜只能牺牲一下,冒险打电话把班盈约了出来,还亲自开车去他家楼下接他。可惜她的运气不好,刚把跟踪专用的破车停到小区门口,就跟回家拿手机的林倩碰了个正着。

     “来找班盈?”林倩的大长腿跨在摩托上,骑士夹克威风凛凛,与之前站在舞台上当众哭鼻子的形象完全不搭边。

     林倩这里也挺尴尬的。毕竟上次多亏了卢娜帮忙,自己才没被送到警察局追究刑事责任。可是这半个多月来她总是觉得自家前男友在外面出了轨,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过问这件事,毕竟是‘前’男友。事儿憋在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别提多难受了。

     两个漂亮姑娘在小区门口面面相觑,很是纠结了一阵。在糟糕气氛蔓延之前,林倩选择开溜。

     ---

     市内的连环富人绑架案还真就是张强他们一伙黑恶势力做的,不过他只负责地下生意,黄赌毒那种,并未经手这些外勤工作。

     张强开了张单子,上面有一些人名和住址,顺着这些线索去抓人便可破案。在小女警心满意足后,班盈收了自己的神通。

     卢娜得到了想要的,转身就走,看都不看身后男人一眼,那样子像是在逃离一只危险的怪物。

     班盈无奈,只得朝着前方背影大喊了一句‘对不起’。他本以为这句道歉无法得到回应,可是他错了,巷子中突然回荡起女性愤怒的吼声,“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

     这句话是用本地方言说的,其中一点普通话口音都没有,班盈这个本地人也是愣了一下才在脑子里翻译过来。

     说这话的可不是卢娜,而是巷子另一端的,一个躺在地上的老太太。

     “骑车撞了我老人家,说句对不起就想溜?门也没有啊。来人啊!快来人!小流氓开车撞了人还想逃,死人啦!”

     ‘耳熟……’班盈摸着下巴仔细听着这聒噪的声音,像是害花黎丢了工作的那位老太太。仔细一看还真就是她。

     卢娜作为一个交警,遇到这种纠纷立刻习惯性的凑了上去。班盈预感这小女警搞不定那个老王八蛋,于是抓出金币攥在手里前去支援。也不管人家卢警官愿不愿意。

     那老太太正躺在路边中气十足的叫骂,一只手死抓着一个小伙子的裤腿不放。

     那小伙子‘开’的车就一自行车,倒是辆高价货。在那老太太身边散落着一堆肉和菜,几个塑料袋里的东西加起来能有七八斤重。只看现场,像是走出巷子口的时候被侧面路过的骑车小伙给撞倒了。

     卢娜报出了自己的交警身份,出示了证件,小伙子一脸无奈的为自己辩解,“我根本就没碰到她,她自己东西拎太多被石头绊倒的,我离她远着呢。当时我鬼迷心窍的想去扶一下,然后就被讹上了。”

     这种事情交警经常碰见,不稀罕。如果‘撞人’的那个无法自证清白,躺地上那个必然能收获一些金钱方面的赔偿。自行车可没有行车记录仪,这小伙子只能掏钱了。

     卢娜见过很多故意讹人的案子,有些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装的,却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实人被坑。每次遇到这种事总有一种当了讹诈犯帮凶的感觉,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跟过来的班盈把脑袋从卢娜左肩上方探出,小声在她耳边询问,“想听他们说实话吗?”

     卢警官现在是真的烦身边这家伙,拿他完全没办法。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这家伙的催眠术利用,可又时不时的需要他帮忙。

     考虑到成为帮凶的滋味不好受,卢娜无奈的叹了口气,“少废点话吧,有能耐你就往外使。”她的额头上青筋一股一股的,都快被自己给气死了,心中一个劲的感叹自己没出息,只会依靠这种变魔术的臭无赖。

     骑车的小伙子视乎家境挺不错的,正从腰包中往外掏钱,显然已经认命了。老太太总算是在这个空档安静了一会,眯着眼睛去看钱包的厚度,推测里面的现金数量。

     班盈一只手插袋,探出另一只手阻止了骑车小伙的掏钱动作。

     “帅哥。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撞了她还是看她跌到想扶她?”

     “我没撞她,只是想扶一下。”

     真相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大白’了。

     班盈闻言点点头,把手指向地上的老王八蛋。

     “把手松开,自己站起来。这么大岁数要不要脸。”

     这老太太之前在市被控制的时候就没太听清楚班盈的话,班盈让她找凉快地方,她就直接钻雪柜。现在班盈问她‘要不要脸’,老太太摇了摇头表示这东西不是啥生活必需品,然后开始用手指抓自己皱巴巴的脸皮,似乎想要撕下来扔了,还好班盈已经见了一次市面有了警惕,及时阻止。

     骑车小伙搞不懂生了什么事儿,见到自己的钱包似乎逃过一劫,果断溜得比谁都快。班盈维持着对那老王八蛋的控制,一脸无奈的看向卢娜。现在是个认真道歉的好机会。

     “卢警官,我这还有句实话你想听吗?”

     “你废话是真的多,赶紧说吧,算我赏你的。”

     “对不起,我很抱歉。”

     “就这一句?”

     班盈摊摊手,“我这小门小户的连个自行车都买不起,也补偿不了您,要不您扣我俩月工资吧?上次的事儿我是真的没办法,您也说我在女友家吃了三个月的软饭,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她被送到警察局去……”

     卢娜当然理解这一点,她自己本来也是想要帮忙的,可对手是小桃……这其中有些事情班盈不清楚,她也没打算解释。

     “算了,原谅你了。”卢娜突然觉得很累,没力气跟眼前这家伙置气。“不过你给我个誓,以后不准催眠我。”

     “我誓,绝对没下次了。”班盈说完这句觉得还缺点诚意,于是补充道:“如果我说话不算数,你就直接拿砖头拍我,往死了拍,成吗?”

     作为一个成年人,班盈大老爷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拿家人毒誓的家伙,那种‘说谎妈爆炸’‘说谎死全家’的台词听起来相当没出息。自己的毒誓,恶毒内容当然要冲自己来。

     他话音刚落,就听耳后风声大作,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身后飞掠而来。下一秒,一块砖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还在金币控制之中的老太太显然又误解了什么,拍完砖之后跑去查探眼前人死没死,没死就再补一砖!

     ---

     这一砖砸得非常稳,班盈头破血流倒在地上晕了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头被什么东西支撑着悬在半空,还打了绷带。病床四周还站着好多人,除了那些一身白的医护人员外还有卢娜和一个看着眼熟的老男人,总能在财经板块的新闻中见到他。也姓卢。

     班盈之前就一直想问卢大交警到底是哪来的富二代,见到这老男人后总算是有了眉目。

     ‘这小女警的投胎技术原来这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