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19章 问题的答案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结束对稻草士兵的控制,班盈把意识调回到自己的身体,迎接他的是卢娜的耳光。

     “为……为什么打我?我怎么着你了?”

     醒过来的他捂着被抽肿了的脸,惊恐万分,完全搞不懂目前情况。卢娜见他一切正常,由衷的松了一口气。

     “你刚才昏倒了你知不知道,瞳孔遇光都不收缩!是我把你救回来的!!”

     “啊??”班盈向四周堆了满院子的救护车看去,“何必这么麻烦自己呢卢警官,咋不让医生来?”

     “人家不收你。”

     “我都那样了他都不收?”

     “人家只收那些烟熏火燎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呀,中邪了似的。”

     被抽耳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班盈没功夫计较脸上这点小伤。这会儿他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刚才遇到的那个头上有角,自称诺亚的家伙。面对卢娜的询问,他索性点了点头,“是中邪!好像真的是中邪了。我看见一个头顶长着角的人,竖直的站在墙壁上,把我吓坏了。”

     “竖直的站在墙壁上?”

     “嗯,跟墙壁成九十度角,就和我们站在地上是一样的。”

     卢娜表示自己没见到这个东西,倒是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从着火的七楼跳了下来。

     “我身边好多人都拍照了。”卢警官这么说着,叫来隔壁受灾群众,“麻烦一下这位大哥,你刚才拍的视频能给我看一下吗?”

     班盈凑在卢娜借来的手机旁,看着自己操纵下的稻草士兵从顶楼跃下,落地后没事人一样的消失在楼群中。

     “真邪性。不过还是没你的催眠术怪。”卢娜忧心道:“我以前咋没发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怪人。那几个绑匪也是怪,故意放火烧了这三栋楼制造混乱,还真就被他们趁乱跑了。不知道能不能抓回来。”

     这会三栋楼的火势以得到了控制,不过那些被困火场的居民大多葬身火海,班盈只救了区区几人。此时此刻,小区内满是死难者亲属的哭声与哀嚎,甚至压过了救火车、警车与救护车的警笛声。

     现在状况十分凄惨,按理说警方应该封锁附近居民将这些人控制住,防止犯罪份子混入其中趁乱逃跑。只是这会人手有些不足,几乎每个警务人员都被几名受灾群众拉拽着,被这些人质问‘为什么没能救出自己的亲人’。

     也有一些警察希望尽快让这里恢复秩序,对待这些家属时言语上有些不近人情,这些警察立刻遭遇到家属夹杂着浓烈恨意的目光注视。

     班盈跟卢娜远远的看着这些,哀叹几声后决定先离开这气氛压抑的地方再说。

     ---

     在那自称诺亚的青年逃走之前,曾在班盈耳边说了一句话。

     他说:“你我都是救人,但你顾忌太多。你应该救下却没能救下的那些人,算是因你而死。我可不会跟你一样。”

     这人声称末日将至,这种话其实并不新鲜,每个时代都会有一些人认为世界烂透了应该毁灭,人们有这个需求。因此,便会出现一些末日预言者,编造出一些证据和逻辑来满足这些人。

     班盈不相信这种鬼话,却是真的看到了超自然力量。

     卢娜想要回家休息,或者找个地方跟班盈坐在一起好好聊一聊刚才遇见的事儿,毕竟枪战、火灾、中邪和被丢下楼的特警狙击手可不常见,明天一早这件事一定会在网上引起轰动。可班盈没打算跟这家伙继续行动,跟她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儿,于是找了个借口与她分开。

     分别后,班盈寻回了稻草士兵,小心收在裤子口袋里。然后蹲在路边发呆。

     他脑子里满是那些受灾居民或惊恐或痛苦或憎恨的目光。甚至在他操纵稻草士兵救人的时候都明确的感觉到了丝丝恨意,这让他有些不解。

     ‘或许诺亚说的对。因为畏首畏尾,我少救了很多人。’

     他本可以将无视他人的目光,把稻草士兵的力量发挥到极限,至少可以多带几人逃离烈焰。现在那些人已经被烧死在那里,如果他们化为鬼魂,会不会恨自己?

     ‘下次去监狱,还得问问那些魔法师这世界上有没有鬼魂……’

     他真的很想立刻去监狱一趟,诺亚的事也好,鬼魂也好,魔法师应该能给出一些答案来。可是屠村者之前又明确警告他,不要再回到监狱世界,那里有埋伏。两难中,他抱着头在路边对着头顶黑漆漆的天空在心中呐喊,‘老天爷呀,给我指条明路吧。’

     等他把头重新摆回正前方,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爱?”

     小爱还住在她的叔叔那里,尽管那****的两个姑姑想把这孩子抢到手中,却是碍于客场因素没能如愿。在班盈看来这是件很讽刺的事情,自己想要拿钱帮助没人要的小爱,却让她变得抢手。所谓经济学,研究的就是这种东西吧?他心中这么想着。

     前方的小爱跟在她叔叔后面,看起来越发没有精神。这一大一小两个人似乎刚从附近超市出来,叔叔手里提着两大包东西,口中像是在对小爱说些什么。

     出于好奇,班盈假装打电话捂住自己的脸,偷偷摸摸的凑到进前偷听。

     “记住啊小爱,下次那哥哥姐姐再来,你就跟他们说,你在我家住的不习惯,求他们把你领走。你就死劲求就对了,别跟上次似的闷着头不说话。你只要照做,就有晚饭吃。听懂了吗?”

     一旁的小爱并没有给予回答,可以看出小姑娘非常犹豫。她可能已经察觉到叔叔在让自己说谎,察觉到了其中恶意和肮脏。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那叔叔提高了声调,恶狠狠的再次询问‘问你话呢!听懂了吗!’

     受到惊吓的小爱连忙点头,做出了保证。

     二人的交流过程被班盈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他很确定,刚刚仰着头对老天爷发的牢骚得到了回应,这就是老天爷帮自己做出的选择。

     “因为畏首畏尾,我少救了很多人”

     他如此念叨着,径直朝着两条街以外的某家迪厅走去。不久后,迪厅后身陆陆续续出现一群人,他们把自己的钱包丢向一处垃圾桶,然后没事儿人一样离开。

     一个小时后,垃圾桶已经堆满了。班盈从黑暗处现身准备带走自己的收成,却是遇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黄雀在后的卢娜从另外一个黑暗角落出来,带着副怒容盯着正在翻垃圾桶的班盈。

     “怎么,改行当流浪汉了?垃圾桶都不放过。”

     班盈听到这声音,知道自己又栽了。

     “卢警官。你是不是没别的正经事儿了,老跟踪我干嘛?”

     卢娜在与班盈分开后就一直跟着他,因为他当时的样子很奇怪,心事都写在了脸上。

     “你到底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每次见到你,你张嘴闭嘴都是钱。你是得了绝症没钱治病还是怎么着?”

     班盈眼看着今天的收成又要没,狠狠的咬着牙手里紧紧攥着金币。他的心中有一股冲动,想要再次控制卢娜让她代替自己翻垃圾桶把钱包全都拿出来,再把她支走。

     卢娜似乎会读心术,看穿了眼前男人的心思。她用鼻子哼了一声,提醒道:“你可是发过誓的,小心遭天谴,你脑袋上的纱布可是还没摘呢。”

     “是呀。”班盈虚弱道:“脸还被你给抽肿了呢。”

     卢娜盯着狼狈头顶的班盈看了会,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是呀是呀。你说你,这么厉害的魔术师,怎么就混得这么惨。简直同情你。”

     “同情我就给我钱。”

     “好啊!”卢娜笑呵呵的抓起一只钱包,打开翻了翻,“哎呦,这家伙挺有钱呀。”她这么说着,掏出电话拨打了110,“警察吗?麻烦您出个警,我发现一些赃物被丢在垃圾桶里……”

     交流结束,卢娜抓着班盈的手逃离现场,那堆钱包自然有警察负责还给失主。十分钟后,二人出现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KFC。班盈吃着卢警官请客的可乐和薯条,精神萎靡不振,像是丢了几百只羊的放羊老汉。

     卢娜已经把一个问题问了好几遍了,关于班盈缺钱的事儿。这会,他总算是就着薯条把小爱的遭遇完整的说了一遍。

     “小爱她本来是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班盈嘟囔着,“因为我的怠慢,让她见到了太多的人渣,还有那些人渣做的恶心事儿。现在,我不能再让她学会屈服和说谎。”

     卢娜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眼前人,“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有责任心。还是那种把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的性格。你以为你是谁?超人吗?”

     班盈一手抓住金币,另一只手对准卢娜。他没开启力量,只是摆个poss。

     “我是超人,虽然没那么强但我确实是超人。所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卢娜很清楚,眼前这家伙应该是受了今天的刺激,思维上钻了牛角尖。

     “好吧。我懂了,我来帮你吧。”

     “真的?”班盈看了看她腕子上二十多万的名表,“你怎么帮啊卢警官?你只要把这表送我,就能够完美解决所有问题。”

     “想得美。”卢娜护住自己的手腕不给眼前这死财迷看,生怕自己的表被他看没了。“我说能帮就是能帮。你不是从我爸那边接了任务么,我妈的生日,大不了我过去一趟呗。”

     “说真的?”

     “当然。不过有代价。”

     “啥?”

     “来,变个戏法我看看。”

     ---

     晚饭后,范逸接到了来自小马跟小云的电话。二人表示自己已经完美的达成了任务,确认了班盈这家伙是个人渣软饭男。

     他们把拍来的照片证据传给范逸,以此证明自己的判断。范逸看着照片上的男女,对着电话对面的二人说了句‘谢谢’。

     不久后,卢宁接到了范逸的来电。

     “我的朋友帮我调查过了,很遗憾,那个班盈是个品行糟糕的感情骗子。不过我现在还没有证据,想让那他原形毕露还需多等几日。”

     “不用什么证据了,我相信范先生的判断。”

     卢宁平日见多了逐利而来的骗子与小人,也知道怎么对付这些人,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家人。虽说女儿不太听话,卢宁却是没打算让她被人欺骗感情。

     作为父亲,有些事儿必须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