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21章 金币的正反面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班盈又被卢娜拉去找张强问话了。他刚下楼,就碰见穿了身警服的大美女站在楼梯口等他。

     “卢警官,你就穿这个去?不换一身低调点的么?”

     卢娜已经带着班盈坑过两次张强了。前两次的收获还是很不错的,这回警官大人不确定能否得知自己想要的情报,她只是想过来碰碰运气。

     “没时间了,就这样吧,这衣服大晚上的也不怎么显眼。”

     张强的行踪依旧是那么容易掌握,他毕竟是管理黑道生意的人,需要抛头露面,很难藏起来。绑匪与火灾事件发生后,本地很多涉黑团体都消停了下来,生怕警察把怒火牵连到自己的头上。但是张强没有。

     此时的他看起来相当憔悴,整个人瘦了两圈,像是个骷髅。眼窝深陷,黑眼圈像是刻意弄出来的颓废妆容,总之是一副相当不妙的样子。

     还是他家楼下,班盈第三次握着金币找他借火,顺利将其控制后招呼他上了卢娜的那辆出任务用的专车。卢娜开着车,在街上随意兜着圈子。

     询问之下张强有问必答,可是这一次他并不清楚逃掉的头目藏身何处。

     卢警官听到这话有些不甘心,“那你认不认识有可能了解情况的人,带我去找!”

     张强还是摇摇头,苦笑说:“我现在什么准确情报都不知道,之前告密的事情已经被发现了。他们控制了我的妻子和女儿,还派人在我身边监视……”

     上一次班盈和卢娜的行动中,张强招呼他们二人上车的举动被帮会友人目睹到了。本来这件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那帮会友人提起这事时失去记忆的张强死不承认,不管别人怎么问,他都坚持说‘我没见过那一男一女’。

     随后不久帮会据点就被警察端掉两个,卢娜身为情报提供者也跟着进入这群黑道的视野,于是与其接触过的张强便被控制住了。不单妻女落入老大手中,他人也被二十四小时监控。现在的他虽说还在一定程度上打理着生意,却也只是为了生意的过渡与交接,交接结束的那一刻便是他的死期。

     “妻女被控制?!”班盈突然发现自己貌似作了孽,不过始作俑者显然是卢娜。他把头扭向身边的卢警官,“你就坑人吧我的卢警官,这下怎么办?”

     警官大人这会脸色变得非常糟糕,像是打碎了自家玻璃的小学女生。

     卢娜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搞不好那对母女就要因自己而死。自责之余她抓起电话想要求助她的陈伯伯,在翻找联系人的时候,张强的手机率先响起。铃声在三人耳中十分刺耳,仿佛电话由魔鬼从地狱拨打而来。

     “接吧。”班盈吩咐道。处于被控制状态的张强显然也感受到了不好的气氛,哆哆嗦嗦的按下接听键,随后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多年来信任他提拔他的老大。

     电话里,那个声音显得即愤怒又不解。

     “我真没想到啊强子。你跟你到底什么时候作的仇,你小子TMD老婆孩子都不要了也要坑我?你又跟那车上俩警察说什么了?”

     被控制着的张强没有回话,看着班盈等待后续命令。班盈跟卢娜见到这情况同时朝着张强伸出手要电话,然后两人的手指就碰到了一块。

     “卢警官,事关人命,还是我来说吧。”

     班盈真的是被身边这女人给坑怕了,他可不想那天见到的那对母女因自己而死。卢娜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愧疚,已经摸到电话的手理亏的缩了回来。

     “喂,你好,我姓班。“班盈摆出警察的口气说道:“想说什么直接跟我说吧,不知道你有什么要求没有,我尽量满足,只要别伤害人质。”

     黑老大姓吴,随着班盈之后自报姓氏。

     “班警官是吧?你TM还知道我这儿有人质呢?”电话里的吴老大听起来很生气,“上一次我也有人质,你们很自信是吧?直接派一队什么鬼冲进来。死个了光也没抓到我,还烧了三栋楼。我看你们现在还是很自信,要不然我们约个地点,你们再来抓一次啊?”

     班盈将手机的外放打开,车内的人都听得见。卢娜知道自己闯祸了,听吴老大说想要约架她连忙挥手制止。

     “这样吧,吴先生。”班盈对着电话说道:“你与我们警方的其他矛盾,我不参合。我只要你手上两名人质,张强的家属,你开个价吧,我们给。”

     至于这个买命钱钱……‘班警官’恶狠狠的看了眼委委屈屈的卢娜,动了动口型,‘钱你来出’!末了还不忘朝她腕子上的名表瞪上一眼。这是阶级仇恨。

     班盈的话对于一名警官来说有些太奇怪了,吴老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警察这么办事儿的,这让他心生疑虑。

     “你个死警察又TM在耍什么花招?老子不上当。你们现在给老子往前看!”

     “往前?”班盈跟卢娜同时抬头,发现自己前方有辆慢吞吞的黑色R8,一个被胶带封了嘴的女人脸被人粗暴的按在后车窗上。二人见这情况同时望了眼张强,后者点头,示意那就是自己的老婆。

     R8炫耀了一下车上的人质,然后一脚油门加速离去。卢娜没辙,只能驾驶着自己的破车尽量跟着不被甩丢。她知道这可能是绑匪的陷阱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吴老大挂了电话,卢娜用自己的手机打给她的陈伯伯,请他帮忙调集警力拦住这车。刚刚放下手机,那R8就带着她进入一条小巷子,两侧是开放式小区的居民楼,R8就大大方方的停在了那里。

     “不要下车!”跟着停下车的卢娜警告班盈,同时保持车子处于发动状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这里似乎是绑匪的埋伏圈。

     这会刚刚晚上七点,不过天早就彻底黑了下来。如卢娜所料,从居民楼中陆续走出一些人,他们手拿砍刀铁棒、和钢管,看起来凶神恶煞。班盈还注意到其中至少有两人脑袋上带着帽子遮住额头。

     自从见到那两个自称‘诺亚’的家伙,班盈就特怕别人在自己面前戴帽子。天知道那帽子下面有没有生着独角。

     卢娜想要把车倒出这危险的小巷子,却见前方张强的妻女已经被拖下了车,被暴徒按倒跪在地上,身前各架着把刀。张强虽说被控制了精神,却也只是加上了服从特性,作为人类的感情还是健全的。见到妻女如此,他的泪水已经流了出来。班盈透过后视镜恰好看到了那张绝望的脸。

     几个拿着凶器的暴徒敲了敲卢娜的车窗,大喊着‘全都滚下车’。

     事已至此,摆在三人面前是一个选择题。要么倒车逃离小巷,这帮冷兵器还打不穿车子。不过逃离之后,那对母女怕是要被暴徒杀死。要么用自己交换那对母女。

     至于第二个选项,同样是死路。吴老大已经成为了全国重点缉拿的通缉犯,领导人都在电视上亲自表态了。对于把他逼上绝路的‘叛徒’和警察,他不可能心慈手软。而且最重要的是,即使卢娜与班盈愿意舍身取义,也未必能救下那对母女。

     留给卢娜与班盈的思考时间不多,暴徒已经开始用铁棒殴打车窗了。小区居民纷纷从窗户探出头来,见到这情况连忙打电话报警。

     “要不然我们再拖一会,等救兵?”卢娜这话刚说完,左侧车窗立刻被人砸烂,铁棒戳在她肩膀上。

     班盈注意到,那个一棒子打烂车窗的家伙带着帽子,八成就是自己之前碰到的有角人诺亚一伙。以这那些人空手拆承重墙的力量,用不了几秒钟就能把这车门给撕下来。

     “没办法了。”班盈咬了咬嘴唇,对着张强下令,“用头撞玻璃,把自己撞晕。”

     言罢,车内立刻响起一阵剧烈撞击声。七八下之后消失,张强成功将自己撞成了脑震荡。

     班盈拉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对驾驶位上的卢娜说道:“那母女我来救,你先跑吧。我会催眠,这些人对付不了我的,你离我远点别给我拖后腿。”

     卢娜听了这话冷笑出声,“别闹了大魔术师,你以为我傻啊?你一次就能催眠一个人!这么多人你能对付几个?”

     一次一人,事实正是如此。班盈在卢娜面前使用了太多次力量,早就暴露了。

     卢娜说完这话,从腰间掏出自己的配枪跟着下了车。按理说交警有枪的很少,显然她这个富家女受到了特殊照顾。此时的卢警官摆出一副‘要死一起死’的表情,眉毛完全竖了起来,像是准备去打架的野猫。

     班盈现在简直想给这家伙肚子上来一脚,把她踹回车里去。不过作为一个魔术师,有其他更好用的手段来让女人听话。

     “乖,卢警官。你回到车里把车开走,明天我请你吃饭,最近新学了一个魔术特有意思,到时候变给你看好不好?”

     “班盈,你能不能别吹牛?还请我吃饭呢,你有钱吗穷鬼?”

     班盈呵呵笑了下,掏了掏口袋,把林倩给的零用钱掏出来炫耀。在那堆皱巴巴的纸币中,包着那枚来自告密者的金币。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对准了卢娜的脸,精神控制的魔法开始生效。

     “回到车里,逃!”

     此言一出,感受到语气中急切程度的卢娜飞一样的回到车内,挂起倒挡一脚油门狠狠踩下。后退的加速力使她把更多的重量放在油门上,车子横冲直撞的倒出巷子。

     班盈站在原地,目送卢娜往远处开去,他身边的暴徒们已经轮着武器朝他脑袋上砸去。

     在刀子和铁棒砸下的同时,班盈抬起握着金币的胳膊挡住。随后他结束了对卢娜的控制,转去控制那拿铁棒的有角人。

     金币的力量一如既往地强大,有角人立刻停止攻击,只是挡住攻击的胳膊受伤非常严重,握力只剩下一点点保留下来。

     “掩护我!”

     班盈对着有角人大声命令,后者立刻挥舞着铁棒将身边人驱赶开。另外一名有角人搞不懂出了什么事情,不解之下愣了愣神。

     趁着这些暴徒摸不清状况的空挡,班盈张开双臂扑向那对跪在地上的母女。

     在他抓着金币的那只手上,除了钱与金币,还有那老爹班阳留下的钥匙。监狱的钥匙。他打算带着这对母女离开这个世界,暂时去监狱避避风头。暴露自己,总比暴尸街头要好。

     就在他扑到母女身上的同时,似是惩罚他破了对卢娜许下的誓言,一根铁管重重的砸在他重伤初愈的后脑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