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都市囚神典狱长 > 23章 逃狱计划
最快更新都市囚神典狱长 !
    班盈觉得自己的后脑勺很痛,好像有人在用砂纸用力蹭自己的头皮,同时还在用锤子不断敲打。这痛感让人没有办法好好睡觉,他想起身,却又睁不开眼,手脚也没有挪动的力气。
     这么一种状态持续了很久,直到大脑终于成功控制一根手指轻微动了动,行动能力才慢慢恢复。他还记得自己晕倒之前做了些什么。先是被一群暴徒包围,身处陷地。为了脱困,他控制着卢娜让这姑娘开车逃走。紧接着又控制住了一名有角人,在其掩护下救到了张强的妻女,带着她们来到了监狱海岛。
     对了,那对母女现在怎么样了?
     班盈想到这二人努力翻了一个身,用尽全身力气挣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绿幽幽的热带树林,应该是海岛上的树海。
     他之前两次来到这里,全都出现在海滩上。也曾顺着海滩行走抵达过屠村者居住的礁石滩。这树海内部还是第一次来。
     班盈刚刚撑着身子坐起,便有一个陌生的女性声音从身后传来。
     “班阳之子,你还好吗?”
     班盈顺着声音回头,一个至少六十岁的白人女性正冲他微笑。那老妇人生着深色头发,其中夹杂着大量白发,长发卷成一团乱糟糟的盘在脑后。她的装束与屠村者差不多,一件看起来很热的黑色袍子,只不过没用兜帽罩住自己的脸。
     “你是?”
     “焚城者,罪人一名。”老妇人和气的笑了笑,“我二十五岁那年没能看管好自己的宠物,让它们逃脱出去烧了一座城。现在我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岁了。”
     “哪里的城?”班盈问,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
     老妇人回道:“在一间很糟糕的卧室,是座普通人的城市,不过所有者是魔法师。”
     “另一间卧室……其他的世界吗?”
     “没错。你应该去那个世界看看,再住上一阵子。这样一来你就能够安心的在这个监狱生活下去了。”
     “我是典狱长。”班盈努力站直了身子,“我不会一直住在这里。”
     老妇人闻言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看头顶紫色的天空。
     “我可不这么觉得。”
     ---
     监狱海岛茂密的树海之中,告密者与莉莉魔正在树木间艰难的移动着。两人不断拨开挡住去路的粗大树藤与叶片,寻找着被焚城者抢走的班盈。
     就在半小时前,一直蹲守在海滩的二人发现班盈和另外两名客厅女性凭空出现,晕倒在海滩。这意味着他们策划了三个月的越狱行动总算是有了回报。
     整个海岛的南面,以有五分之一左右被紫色光幕笼罩起来。光幕一直延伸到海面上,班盈晕倒的沙滩自然也被罩在其中。
     自从了解到班阳之死,告密者和莉莉魔便开始准备他们的越狱计划。比起班阳,他的儿子作为典狱长实在是有些不够老练,纵然有班阳的洗脑魔法保护,岛上犯人们无法对其造成直接威胁,却可以利用一些讨巧的手段达成相似的效果。
     为了离开这无趣的世界回到客厅,告密者寻找到自己的某位囚犯友人,请他帮忙,制造出一片‘封闭空间’笼罩住班盈到来时所在的那片海滩。
     所谓封闭空间是针对‘魔法’而言,身处紫色光幕中的生物无法使用任何办法逃离光幕,即走不出去,也无法利用魔法逃脱。
     也就是说,即使是监狱钥匙的力量也无法帮助班盈回到客厅,他只能待在光幕之内与囚犯一同被监禁起来。
     制造光幕的魔法师并不知道这魔法用来做什么,没有主观作恶的思维,并不会与班阳的洗脑术冲突。只不过光幕的展开速度很慢,从制造者的住处展开到海滩用了整整一百天。
     在告密者与莉莉魔的计划中,两人关掉光幕作为交涉条件,迫使班盈将自己二人带离这个世界。他们非常确定,班盈这个生活在客厅大都市中的凡人绝对没可能在这座岛上安然度日。他或许会坚持一段时间,或许能坚持几个月,不过最终还是会放弃抵抗同意自己二人提出的条件。
     到时候只需要一个守誓咒,数年来的监禁生活便可结束,美妙的客厅世界近在眼前。
     遗憾的是,计划总是会出现一些意外状况。光幕的存在影响到了其他一些囚犯的生活,其中就包括焚城者。
     告密者跟莉莉魔与这个卧室派不是很熟,没什么人情。焚城者对二人的做法感到不满,同时发觉了他们的计划,于是一直跟着二人。
     当班盈与张强的妻女出现在海边时,焚城者抖了抖自己的袍子,立刻化作一团黑雾将那三人卷走,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告密者与莉莉魔并不懂得追踪类的魔法,甚至连可以帮助他们穿行树林的魔法也不是太了解。所以二人只能强化了一下自己的肉身,确保皮肤不会被石块草木割伤,再施驱逐法咒赶走惹人厌的嗜血昆虫,慢慢在林中搜寻。
     ---
     班盈之前来的时候就见过这紫色光幕。
     焚城者表示,自己早就猜出了那两个‘客厅小鬼’设下的愚蠢圈套。为了不让班盈把囚犯释放出去,她选择出手相助。
     班盈第二次来这里的时候急需寻求保护自己的力量。在他看来,当时的那二人完全可以把自己引到光幕中,可他们没有这么做。事实上以他当时的警惕心,是绝对不会进入那么可疑的紫色地区的。
     “你相信我说的?”焚城者有些失望,“班阳之子,你应该多一些怀疑,习惯去怀疑,不要这么轻易相信别人。”
     “我相信你是因为我在之前就得到了提醒。”
     此时的班盈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什么伤口了,焚城者在经由他允许后拿出一颗可以医治伤痛的石头放在水里煮了煮,把煮过的水拿给他喝。那石头看起来跟普通鹅卵石没什么区别,那碗煮过的水却让他瞬间恢复。仿佛吃了《龙珠》里的仙豆。
     班盈将屠村者的警告说了一下,然后从旁观察焚城者的表情。这两个人穿着相似,都是卧室派,都是女性,又都发现了告密者与莉莉魔的小伎俩。就连名字都有一种后者是前者升级版的感觉。似乎这二人有什么关系。
     其实班盈并没有全然相信这些话,只是表现出相信的模样来,这样比较安全。
     焚城者并听到屠村者的名字,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反倒是责备班盈,“既然得了提醒,为什么又跑回来。你虽然是班阳的儿子,可他并没有强迫你接管这监狱吧?好好当你的凡人难道不好吗?”
     说起这个,班盈总算是有了机会询问张强母女的下落。这是他现在最关心的事情。他可不打算让那母女常驻,也不希望带着两个‘穿越者’回到张强身边。所以自己离开之前,还需要魔法师消除她们的记忆,貌似告密者就能做到这点。
     “你问那两个孩子?”焚城者用鼻子发出一声轻哼,“她们只是普通人,却被你带着跨过了‘两界门’,难道还指望她们能活下来?”
     说罢,焚城者用手指指了一个方向,她将那对母女的尸体放在几片巨大的娑罗树树叶上。二人死于魔力枯竭所导致的脑萎缩,大脑的缩小成干瘪核桃一般只是一瞬间的事,倒是没什么痛苦。
     生命想要跨过‘两界门’来到其他世界,必须支付一定魔力作为通行费用。班盈作为魔法师的儿子,体内是有着大量魔力的,尽管他并不清楚。而普通人虽说也有魔力附着于脑部,却只有很少一点。因为对魔法的不了解,班盈害死了这对母女,这笔人命账他是逃不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