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笑傲厨神 > 第九章:龙阳心法
最快更新网游之笑傲厨神 !

    完成任务后,景天的等级也升到了8级。走在路上,他拿出赵铁柱给他的那张黄纸,心中窃喜:“不知道这张地契值多少钱?徐姐只说过上交装备而已,这个应该不用上交吧。”

     向着徐姐所说的位置走去,一路上无聊的很,好在沿途的风景很不错。先是经过一片枫树林,又经过一道大峡谷,最后在一条小河旁遇到了他们。景天看了他们一眼,发现都已经升到7级,又看了看四周,这里除了有很多的野狼外,竟然没有其他的玩家,才明白他们为什么升级这么快了,没有其他玩家抢怪升级自然快很多。

     徐姐说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快点打吧,争取明天全部到十级。”正说着,出现了邀请他进队伍的面板。

     练级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再加上有月儿这个奶妈在,就更加不用什么操作,只是被野狼咬上一口还是很疼的,不过渐渐地,也就习惯了。景天因为装备比较好的原因,四刀就能砍死一个怪,而徐姐和薛子风要打六下才行,但景天的操作明显不如他们,所以击杀速度是差不多的。

     刷到一半时,薛子风突然给徐姐做了个手势,示意有话要说。来到一个远离了景天和月儿地方之后,徐姐问道:“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地。”薛子风笑道:“我觉得我们这样练级的速度有点慢。”徐姐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薛子风道:“你干脆把那蓝色的武器要来给我,这样我们就不用多来一个人分经验了,升级也会快很多的。而且他操作不好,你看月儿多幸苦,老要给他加血。”徐姐犹豫了好一阵子才说道:“这样不太好吧。”薛子风笑道:“没事,等我们等级起来之后,再带他练级,不也一样吗?”徐姐又想了很久后,点了点头。随后冲着远处的景天喊道:“景天,你过来一下,有事情给你商量。”景天临近后,问道:“什么事情,徐姐?”徐姐说道:“我.......”正要开口时,细想一下这样做可能不太好,刚到嘴边的话又止住了。薛子风却开了口:“没什么,只是想借你手里的武器用一用,等我们等级提升高一些之后再带你升级。”

     景天心里有些气愤,对徐姐道:“这把武器怎么说也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怎么突然又要拿走?”徐姐兴许是觉得过意不去,忙道:“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一半的钱补偿你的,而且薛子风的这把剑也可以给你用。”“如果我不给呢?”景天沉声说道。看到景天这么个态度,徐姐的心里有些生气,说道:“我们可是有合约的,上面清楚的写着,所得一切装备都要上交,如果你违法合约的话是要赔偿违约金。而且上次BOSS掉的那两件绿色的装备我都没跟你计较,这一次跟你借用一下不过分吧。”

     景天一听到合同的事情,瞬间就蔫了,心想自己哪有钱赔,暗暗叹了口气,把手中的剑丢给了薛子风,薛子风接过剑后,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一闪而过,随后把自己的剑丢了景天,景天一看,是一把绿色的剑,苦笑道:“不错,还有绿色的剑。”他的心里很明白,他们这么做的意思是要把他踢出队伍,好加他们的快练级速度,也不等他们开口,自己主动退出了队伍。

     月儿还在远处,见他们好像在说些什么,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徐姐说道:“没什么,我们继续刷吧。”月儿察觉才今天不见了,问道:“景天怎么走了?”徐姐说道:“他......他还有个任务要去做,就不和我们一起了。”

     现在正值秋季,但太阳却一点也不柔和,烘烤着虚拟世界的大地,只是尽管天气很热,但景天却不觉得热,甚至有一丝丝的寒意,是心寒。抬头看了看天空,烈日当头,算了算时间,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便退出了游戏。

     可是出了游戏后他才感觉到肚子一点也不觉得饿,心想“难道是早上吃的那只山猪的关系吗?仙灵跟我说,虚拟世界是地球几千年前的世界,这么说来,里面吃的东西都是真的了。”心里暗暗吃惊,却又不太确定。

     景天躺在床上,心情却不怎好。武器被人抢了,心里郁闷郁闷得很。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景天...景天...”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景天睁开惺忪的眼皮,看了眼呼唤自己的人。只见在他的床头边,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面色红润,气定神闲,似笑非笑,景天看清来人之后,惊喜道:“张太公,你怎么在这儿?”老人和蔼地笑了笑,说道:“这个你就不用在意了,我教你的龙阳口诀,你最近可有好好修习?”景天说道:“应......应该有吧。”老人说道:“那你背给我听听。”景天想了想,说道:“气沉丹田,流转气海,扩七经,融八脉,聚天灵,然后......然后......”老人见景天答不上来,叹道:“散七孔,凝真气,归己身。”又道:“你自幼体质比常人弱,我才教你龙阳口诀,你却天天偷懒。”景天尴尬地笑道:“这套口诀听起来虽简单,但要花上不少才有一点点成果,而且就算练成了也打不过别人,练了又有什么用?”老人解释道:“这口诀虽不能与人比斗,却能保你一世平安,即使一生不会遇到危险,也可以强身健体。”景天道:“人生在世不能率性而为,处处让人欺负,却没有半点反抗能力,幸苦修炼这套口诀却只求苟延残喘,不练也罢。”老人没想到景天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来,看向景天的目光有了些许不同,思索了片刻后说道:“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自然明白你的性格,如果你学了武功岂不天天和别人打架,你让我怎么放心?”景天堆起笑脸,笑嘻嘻地说道:“好太公,你就教教我吧,我只求能有个防身的手段。我发誓,您教我武功之后我绝不惹是生非,否则......否则永远在这个世上消失。你看怎么样?”

     老人目光游离,捋了捋苍白的胡子,若有所思,心想之前景天说的那番话不无道理,片刻后说道:“你真那么想学?”景天眼睛一亮,忙点头,欣喜道:“想,当然想。”老人又思索了一会后,说道:“我便传你龙阳心法,待你日后把龙阳口诀融会贯通后......”

     景天一听,还没来得及高兴,老人一掌拍在了他的印堂上。一股暖暖的气息顺着手掌流入体内,可是这气息的温度却在慢慢升高,当达到极限时,景天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整个人如同着了火一样,飘起阵阵浓烟,原来是他体内的高温把汗水都蒸发了,景天感觉胸口有一股力量无法挥发,便大吼了一声,一道金芒顺着张开的口吐了出来,犹如金龙吐息,见者心颤。

     待景天吐完这一口气,老人才收回按在他印堂的手。

     此刻的景天面色惨白,神情萎靡,他艰难地抬起头,看到眼前的老人忽闪忽现,仿佛快要消散,便问道:“张太公,你怎么了?”老人眼露不舍,说道:“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看你一眼,我走了,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世间险恶,需要处处谨慎才好。”景天笑道:“那您以后还会来看我吗?”老人摇了摇头,说道:“不会了,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看着渐渐离他远去的老人,景天挥了挥手,笑道:“太公再见。”

     许久之后,景天才从梦中醒来,发现原来只是个梦。察觉的脑海里多了一些东西,如同有个小人在他脑中比划着各种动作,心想“这就是九阳心法吗?”景天下了床,只感觉全身无力,肚子咕咕地叫,即使是一头牛也能吃的下去,可是冰箱里却空空如也,煮饭的阿姨也回去了。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景天接起来一听,是徐姐打来的。徐姐气愤道:“怎么这么久没接,我刚刚打了好几次了。”景天想了想,解释道:“我刚刚在睡觉,可能没有听到。”徐姐身为工会的会长,有必要照顾一下景天的感受,以为景天心里有气才不接她的电话的,听景天的解释后,这才放下心来,所以说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还生气呢。今天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当作是赔礼道歉。”

     景天正饿的发慌,一听要请他吃饭,想也没想就下了楼。

     正走到小区门口时,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正迈步走入某一栋楼房里,景天摇头笑道:“小师妹还在村子里等我呢,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