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笑傲厨神 > 第二十一章:调戏
最快更新网游之笑傲厨神 !

    等他们吃完后,几乎所有人都夸他做的菜很好,他自己倒是不以为意,认为这些夸奖都是必然的。可马小姐却冷笑地说:“你这菜做得也就一般般,还笑傲厨神,算了,以后再也不来这儿吃这种低级食物了,我们走吧。”

     景天怒了,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说道:“你懂不懂吃东西?老子这么幸苦地做给你们吃,你还要BB我?”

     那个老大站了出来,说道:“我们小姐什么东西没吃过,她说不好吃就肯定不好吃。只能说你做的菜真的难吃,还是趁早关门吧,在这儿丢人现眼。”

     “难吃你还吃那么多。”景天气愤道。

     马小姐摇了摇头,说道:“算了青稚,一家路边摊而已,咱们再到别家逛逛去。”

     景天还想说些什么,可他们都已经走远了。

     “真有那么难吃吗?”景天自语道。拿起他们吃剩下的一块肉,放入口中。起初觉得味道还可以,可多嚼了几下后,忽然面色一变,一口把那块肉吐了出来。

     “虽然肉质和火候都没有问题,可为什么会有一股酸味?这种酸味很淡,寻常人吃不来。马小姐吃惯山珍海味,也难怪她会说难吃了。”

     他以为是食材的问题,所以他回到现实世界中,从冰箱里拿出昨晚吃剩下的一块瘦肉,炒了一盘红烧肉。尝了一口,还是有股酸味。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喃喃道。

     当下出了门,拦了一辆计程车,他要去见一见那个四大御厨。

     他早已从徐姐那里得知了对方的住址,车子顺着江边的路向下开,在海边的一栋别墅外停了下来。

     景天站在护栏外,看了眼别墅里的布置,里面有花有草。仆人们有的在修剪花草,有的在遛狗,甚至还有个在逗一只猴子玩。他无法想象,一个摆路边摊的老头能住在这么奢侈的地方。

     忐忑地按下门铃,不多时就有一个仆人来开门。那仆人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问:“你找谁?”

     “请问天刀鬼厨李清河住这里吗?”

     那人狐疑地打量了景天一眼,点了点头说:“你找我们家老爷有什么事儿啊?”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请教他。”

     那仆人说:“这个......我们家老爷正在正在休息呢?要不,你改日再来吧。”

     这栋别墅常有人来,上至“朝廷命官”,下至黎明百姓,他们都想见识一下人称天刀鬼厨的厨艺,像景天这样的人多不胜数,那仆人自然不会就这么放他进去。

     一听不让进,景天心想,只能找徐姐帮忙了。

     却在他要走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叫住了他。

     “张婆婆,这个人我认识,你让他进来吧。”

     景天回头一看,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孩,正是李清河的孙女,心底对她有了几分感激。

     景天告诉女孩要去找她爷爷后,女孩就在前面引路。

     跟在对方身后,景天笑道:“就这么放我进来,你不就怕我是坏人?”女孩回过头来,笑说:“当然不怕,我相信徐姐,徐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景天调侃道:“照你这么说,徐姐的男朋友也是你的男朋友咯?”女孩羞红着脸,嗔怪道:“讨厌,不跟你说话了。”

     她表面上说了讨厌,但心底却被景天的这句话逗乐了。

     景天追上前去,与她并排走,讨好道:“算我错了行不行?”女孩瞪了景天一眼,说:“只这一次,下次还敢调戏我,我就告诉徐姐去。”景天说道:“不敢不敢,以后再也不敢。对了,你今年多大了?”女孩说:“我今年十七了。”

     “你没听清楚,我是问你那里多大了?”景天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女孩的胸部,挑了挑眉。

     “好啊,你又调戏我。”......

     女孩红着脸,带景天来到一片树荫下后,气冲冲地走掉了。景天无奈地挠了挠头,心想是不是太过分了,别人好心带自己进来,自己还要去捉弄别人。

     抬头看见远处有个人在下棋,正是女孩的爷爷,四大神厨之一,以刀法闻名的天刀鬼厨李清河。

     景天走了过去,正要开口时,对方却抬起一只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他只得在一旁干等着。闲着也是闲着,便与对方一同研究起棋局来。景天觉得这幅棋局很眼熟,随即拾起一颗黑子,落在了某个位置上。

     李清河见景天动手动脚,当时就不乐意,“这棋怎么能这么下,你把棋子落在那里,这盘棋不就......”可他刚说了几句,就忽然觉得这盘棋好像解开了。他面色时喜时愁,一会儿后,紧皱的双眉舒展开来。看向景天的目光中,迸发着异样的神采,“孩子,你的棋艺是谁教你的?”

     景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思索一番后,便说:“我其实一点都不会下棋,只不过小时候见张太公摆过这样的棋局,所幸还记得。”

     李清河想了想:“张太公?姓张的?”一时想不起来有那个人是姓张的,便问:“哪个张太公?你所说的张太公叫什么名字?”

     景天说:“我也不知叫什么名字,因为村子里的大人和小孩都叫他张太公,只是有一次听一个外来人叫他‘张道人’。”

     李清河一听到‘张道人’三个字,瞳孔猛缩,瞪大了眼。许久后才恢复过来,叹息一声:“也是,他老人家能破这棋局一点也不奇怪。”

     景天听到这个七老八十的人称张太公为‘老人家’,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转念一想:“张太公都活到一百多岁了,对方叫一声老人家也是正常的。”

     李清河看着远方,似乎陷入回忆里。许久后才回过神来,问:“孩子,你的那个张太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景天笑了出来,说道:“早就死了,还提他做什么?”李清河气愤地拍了一下桌面,呵斥道:“他老人家是什么人物?亏你还笑得出来。”景天却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说不定他已经成了仙人,我又为什么要难过?再者说了,大人物死了就要痛惜,小人物死了就不值得可怜吗?同样都是生命,为什么要有高低贵贱之分?亏你活了这么多年,思想却还这么迂腐。”

     李清河被景天说得一愣一愣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顿了一下,他摇头苦笑:“年纪大了,说不过你们这些连清人。我很想知道,你所说的张太公是你什么人?”

     景天说:“是太公把我养大。”

     李清河面露惆怅,沉吟低语:“原来是这样。”便笑说:“你说话这么耿直,很容易被小人记恨。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你特地来找我一定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景天听李清河夸下海口,不由得心中一喜,心里惦记起对方那可爱的孙女,能住在这么奢侈的别墅里,叫他倒插门也愿意,不过一想,“自己心有所属了,怎么还能移情别恋。”而且对方也未必会看得上自己,便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转而说道:“我最近在厨艺上遇到了些瓶颈,能不能指点一二?”

     就在这时,李清河的孙女跑过来喊道:“爷爷,可以吃饭了。”李清河便笑说:“你今天就在我这里吃好了,多一双筷子也热闹。”

     去吃饭的路上,景天走在李清河的右边,而他孙女则在左边。李清河一边走,一边说道:“静静,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女孩一听是这个问题,瞬间就想到刚刚景天调戏他的话,小脸蛋一下就红了,顿了一会儿后,低声地说:“爷爷,我今年十七了,你怎么把我年纪都给忘了。”李清河点点头,说:“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不过,你也倒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女孩反驳道:“徐姐那么大了还没嫁人,我怎么可能那么早嫁。”

     景天一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说到这里时,他心想:“这种事情本不该在我这个外人面前讲,可这老头却故意提起,莫非是暗示要把孙女嫁给我?”但这个念头刚刚生起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在树荫走了有一会儿,这才走到别墅。有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别墅门口,李清河在那人的耳边细说着什么,景天也没在意。

     进了别墅内,只见里面很是敞亮,仆人们来来去去,忙活着手头上的事情。来到一张大理石圆桌前,桌面被擦的干干净净,上面什么都没有。

     他们刚一走近,便陆续有仆人把做好的饭菜都端了上来。景天坐下,等他们把菜都上完后数了数,十八道菜,外加三道清汤。其中大多数菜色他都没有见过。

     李清河笑说:“这是我家老伙计做的,你试试味道怎么样。”

     景天冷笑:“不过是一个佣人,难不成厨艺还能在我之上?”

     他夹了一块红烧猪蹄放入口中,顿时面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