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笑傲厨神 > 第二十二章:家暴
最快更新网游之笑傲厨神 !

    寂静,格外的寂静,景天只吃了这一口,这片天地却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他的骄傲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化作点点精光消散一空。虽然他的表面很平静,但内心却翻江倒海,片刻后,他站了起来说道:“我想......我该走了。”

     见景天突然要走,李清河丝毫不觉得诧异,目光微不可查地一闪,紧接着淡淡地说道:“静静,你送一送他吧。”

     送景天出了大门后,静静的心底有一丝不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却在她失神时,景天突然回过头来,冲她喊道:“静静,我会再回来看你的。”围栏内的她立刻别过脸去,转身就走,嘴里嘟喃着:“谁要你回来看我了。”

     别墅内的李清河喃喃低语:“想来,这个孩子就是当年张天师不惜得罪天朝而抢走的那个婴儿,没想到如今已经这么大了,不过性子傲慢了点,是要好好教导教导。”

     站在身后管家说道:“老爷,您不惜用九花玉露做出这么一桌菜,就为了打击那个孩子,值得吗?”

     李清河夹起景天刚刚吃过的那盘猪蹄子中的一块,尝了一口,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值,我早就想尝尝九花玉露的味道了,可惜一直不舍得用。再者说了,这九花玉露本就是这个孩子的家人送给我的。来,你也来尝尝。”

     回到小区后,景天进了虚拟世界,身影出现在他的饭馆内,他把挂在店门上的招牌取了下来,一剑劈成两半,最后又把它丢进火灶里烧了。火灶里的火熊熊燃烧着,烧掉了他的追求,烧掉了的心血,烧掉了......他所有的梦想。他蹲在火灶旁,从大火中似乎能看到一个影子,那是他自己。

     “你在干什么?”

     却在这时,徐媛站在了他的身后,惊讶地问道。

     他头也不回,只是低声说道:“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做厨子了。”

     徐媛见他这么消沉,心底顿时就来了气,把他拉了起来,重重地扇了对方一个耳光,说道:“你不是说,你要成为名扬四海的厨师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算我看错你了。”她说完后,转身就走。

     这一巴掌似乎也没有打醒他,他茫然地蹲坐下来,无神地看着屋外的天空。

     夕阳西下,夕阳在大雪中更显落寞,有个人影挡住了夕阳的光线。他仔细一看,原来只是个NPC乞丐,只见他满脸的泥土,冲着景天傻傻地笑着。“哎呀老铁,你这儿有吃的不?我饿了。放心,我有钱。”

     景天叹息一声,站了起来,自语道:“算了,关门之前再做一次。”

     不多时,一份很普通的蛋炒饭就炒好了。又说:“今天这份我就不跟你收钱了,你吃完赶紧走吧。”

     乞丐兴许是饿坏了,一股劲地往嘴里扒饭。

     吃到一半时,乞丐擦去嘴边饭粒,傻笑道:“咋了老铁?听你这意思是要关门大吉啊?生意不好还是咋滴?”

     景天没有说话。

     “你倒是给我说说呗,你炒的饭贼好吃啦,咋就关了呢?”

     景天还是没有说话。

     乞丐见景天不理他,又继续埋头吃饭。

     “其实吧,我有个老乡也是做厨子的。”乞丐一边吃一边说着:“他的炒饭绝对没你的好吃,但我更喜欢吃他的炒饭。”

     听到这里,景天突然来了兴趣,便问:“为什么?”

     “因为我那时候比现在饿。”乞丐傻笑道。

     听到这话时,景天感觉很有道理,但仔细一想,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乞丐又道:“我这话可没说错,对于一个不饿的人而言,你做得再好吃他也没胃口,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这句话似乎点醒了景天。

     不多吃,乞丐吃完了,盘子都被舔的干干净净,他抹了抹嘴,说道:“你们这些当厨子的,就爱相互比较厨艺的高低,比赢了,尾巴就翘到天上去,比输了,头就低到了地上。学厨是为了什么?能让那些饥饿的人吃到一口饱饭不就好了。”

     景天重复着对方说的话,眼里不再有迷茫,反而而发地明亮起来。正当他要问乞丐其他问题时,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一大早,景天就去木匠铺重新定做了一块招牌,还是那四个字,“笑傲厨神”,他的铺子又重新开了张。不知为什么,往后的几天里,他的生意竟然越做越好,来他这儿吃的人都要排起一条长龙,NPC和玩家都有。

     他自从和师妹分手后,也没想着赚钱的事情,生活比以前轻松得多。可在不知不觉中,储物袋里已经有了十几两的金子。虽说现在游戏币和现金的汇率很低,但依旧能换不少钱。

     自从那天被打了一巴掌之后,景天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徐媛了,心里怪想她的。他此刻开着一辆电瓶车,来到城西的郊外,找了好久,这才找到徐媛跟他说过的别墅。虽说别墅不大,也没有李清河的那么豪华,但也不是一般人住得起的。

     他想给徐媛一个惊喜,所以没走大门,而是翻墙进去。现在已经是深夜,但别墅内灯火通明,看到里面有人影在闪动,便贴在窗边,悄悄地朝里面看去。

     客厅里坐着三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徐媛则坐在对面,似乎在说着什么。

     坐在中间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他开口道:“我叫你一声徐姐是尊重你,但那批货如果再不交出来,这声徐姐可就没得叫了。”徐媛皱着眉,始终没有说话。那中年人四下看了看,又道:“我看你这别墅挺不错的,如果实在交不出来,把这别墅卖给我们也是可以的,”

     “骆驼,我做事什么时候不讲规矩了,那批货真的是被洪兴的人抢了。”徐媛解释道。

     被叫做骆驼的人猛地站了起来,大声道:“我不管被谁抢了,但那批货在你手上丢的,这件事就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再给你三天时间。我们走。”说完后,转身就走,其余两人跟在他后面。

     可当他们走到门口,打开门时,却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外,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这个人不就是景天吗?

     骆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后,沉声道:“闪开。”

     只是话音未落,景天一拳狠狠地打在对方的鼻梁上,他这一拳用了内力,打得那中年人的鼻子整个塌了下去,满脸是血,只顾着掩面喊疼。

     这时,骆驼身后的两人才反应过来,把手摸向腰间,似乎要去拿什么东西。可还没等他们拿出来,脸上也被打了一拳,如同之前那人一样,鼻子都塌了下去。三人相互搀扶,跌跌撞撞地逃出了别墅。

     景天冷哼一声,对着那逃跑的三人怒道:“敢欺负我的女人,找死。”他表面上很生气,心里却乐开了花,心想:“我今天表现这么帅,徐姐以后一定会尊敬我,崇拜我,爱上我,对我欲罢不能,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可他回过头时,却看到徐媛阴沉的脸,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心底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也不知她从哪里拿出一把扫帚,狠狠地打在景天的身上,一边打一边说着“我让你装B。”“我让你装B。”

     景天顾着闪躲,连忙喊道:“我错了还不行吗?”他被打了几下,突然心生一计,一把抱住了对方,深情地说道:“我只是不想看着你被人欺负,因为......你是我景天的女人。”

     他说这话的原因其实只是不想挨打,但也有几分真情。可是这一抱,徐媛顿时就心软了,手中的扫帚也掉在了地上,口中呜咽道:“你为什么这么幼稚?你知不道那些人都有枪的?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原来景天以为他们只见不过是一夜qing而已,可在听到对方的哭声后,他的心在这一刻被刺痛了一下,他现在才知道,徐媛是在乎他的。

     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时间仿若静止。

     可忽然,徐媛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把将推开他,再次打了对方一个耳光,说道:“好你个景天,居然敢去调戏老李的孙女,看我不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