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奇的武侠戒指 > 第六十章 再杀一恶
最快更新神奇的武侠戒指 !

    见到云中鹤准备对木婉清下手,关林瞬间暴怒,不知从何处来了一股莫名邪火。

     但一旁的褚万里同样和自己有一面之缘,此人虽然是个莽夫,很讨厌。但也不过就是一个缺点而已,关林倒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南海鳄神扭了脖子。毕竟这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关顺手在一旁的枝条上一捋,一把树叶掷出,洒出了一大片区域。

     由于力量打出去的比较分散,所以威力并不是很大。但也足以让没有提防的二人手忙脚乱。

     云中鹤扫落一片片呼啸而来的树叶。当他把自己面前的最后一片树叶扫落之时,一抹寒芒乍起,让他的眼孔突然瞪大。

     “又是你?”惊吓之中云中鹤挡住了关林的瞬息的一剑。

     “不错,是我。”关林冷笑一声,手中将剑一抖,架在云中鹤兵器上的长剑绽开一束剑花,正是关林的“一剑三才。”

     上一次云中鹤已经见过了这一招,关林虽然是第二次在他面前使出,他还是没能想出招式破解。只能疯狂的出剑,不停的抵挡着三道剑影。不分先后的三道剑影,云中鹤虽使尽了全力也只挡住了其中的两剑,另外的一道剑影从他的身旁擦过。

     二人这一招的交手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已,外人看来只是两个人影一瞬间擦身而过,其中间出现了几道剑光而已。

     关林转了转被云中鹤震的发麻的双手,暗道这云中鹤也不是很菜,怪不得能成为四大恶人之一!

     “他奶奶的,刚刚是你小子有树叶子砸我?你奶奶的,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南海鳄神破口大骂,一边还不停的开合他的鳄鱼剪,显得非常气愤。突然,他停了下来。

     “老四,你怎么了?!”

     云中鹤眼孔中渐渐失去了光彩,哐当一声手中的兵器跌落,随即他的身体也倒了下去。

     刚刚关林的那一剑,他还是没能接住,最后的一道剑影看似从身旁擦了过去,但是剑上的气劲却是凝聚在三才剑影的中间,故而即使是挡住了剑也挡不住剑气。

     云中鹤已经被关林的剑气刺断了心脉,四大恶人又去其一。

     木婉清在一旁看的异彩连连,眼中有欣赏更有骄傲。似乎关林的表现便是她的荣耀一般。

     关林见了他的容貌,按着她的誓言,要么杀关林,要么嫁给关林,眼前的境况杀是不可能,那似乎只有一条路……想到这这儿,木婉清不禁脸红了红。

     这是南海鳄神犹自不相信云中鹤竟然就这样被关林给杀了,上次见到关林他便不爽,后来经过云中鹤的反复开导才知道自己被忽悠了。这回关林竟然杀了他的兄弟!

     “你奶奶……”

     “叶二娘也被我顺手杀了,你要不要下去,这样你们四大恶人还可做做伴?”关林不介意再加一把火,爆料道。

     他就是要让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发怒,这种人越是发怒,脑袋越混。虽然会便的更加凶猛,但是失去理智之后,任凭如何凶残凌厉也不过和野兽无异。

     “什么?!!!你奶奶的!!!”

     咔咔咔!!!

     夹着鳄鱼剪,嗷嗷大叫的往关林扑了过去。

     关林凌波微步踏起,南海鳄神更是晕头转向,才不过三招,已经先后被关林挑了后背的“至阳穴”和臀部的“长强穴”。

     此二穴对于南海鳄神来说根本就没有办法防守,他直冲直切的打法,留给关林的破绽实在太大了。此二穴一破,南海鳄神的真气猛泻,一身战力去了大半,还留下了永久性的伤害。

     关林见了这些真气,压住了用北冥神功吸干他的冲动。逍遥子给的手札他还没来得急看,此时他可不敢再吸人内力了。

     刀法剑法虽不相同,但是都讲究手腕的灵活和对兵器的控制力。多年以来关林苦练刀法,根基牢固,此时他用起剑来,也是得心应手。关林和南海鳄神之后的战斗,完全是压着的一边倒。与其说是关林和南海鳄神对打,不如说是关林完虐南海鳄神。

     被关林先后刺中要害的他,此时也醒来了一点,清醒多了。

     连忙退出战圈,狠狠的瞪着关林。

     关林戏谑的一笑,他要取南海鳄神的性命刚刚已经有多次机会了,但是对于这个活宝级的家伙,关林还是留了他一命。这个世界有了他或许会多几分精彩。

     虽然他常常喜欢扭人脖子,但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身为江湖人士,就应该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要是怕死,趁早回家找一个金盆洗洗手算了。

     “老大,老大,别打啦!老四和二姐,不是,是三姐…是三妹被人给杀啦!”南海鳄神真是一朵奇葩,这时候他还在在意谁是天下第二恶人!

     那边斗得正酣的段延庆闻言,猛地一震,一扫,将几人纷纷扫开。定眼一看,云中鹤果如南海鳄神所言,被人杀了。那么叶二娘身死恐怕也是真的了。他虽不在乎自己的兄弟的生死,但是没有价值的就被人杀了他接受不了。这可是他唯一的一份儿班底了。

     段正淳一擦嘴角的血滓,开心的大笑道:“哈哈哈,多谢少侠仗义出手,大理段氏记住了这份恩情了。”

     关林淡淡一笑,对于段正淳的话不置可否。他最不相信的就是这种空头支票了,他只相信实力和看得到的利益,这有这些才是最实在的。

     “是你杀了老四?还有老二?”段延庆干涩的声音传入关林的耳中,随即段延庆的杀气也锁定了关林。“老夫向来不杀无名之辈,小子,死你也先报上姓名!”

     关林心下急转,将真气调运到极致。

     “想杀我,就怕你没那个本事!”话音未落,关林的身影已经消失,远处一段残影正逐渐远去。

     “好快的身法!”段正淳惊道。

     “哼。”段延庆目光更冷,回首对段正淳道:“今日算你命大,我要先去解决了那小子。”

     说完,拔地而起,双杖一甩又是前进了十几丈。起起落落之间,也没了身影。南海鳄神一人也是独木难支,抱起云中鹤的尸体,往东面跑了。

     见到几大恶人离去,段正淳狠狠的舒了一口气。

     “这一次,真的好险。红锦,没想到你竟然会来帮我,看来你的心里一直都是有我的情谊。来,香一个……”

     几个家臣不禁都低下了头,开始找刚刚被段延庆打掉了的门牙。

     一旁,另一个中年妇人,哼了一声,转过身去,气呼呼的瞪了一眼。

     随后,段正淳开始听起了一些关林的事情,通过他的几个家将得知,关林和段誉的关系也是极好。看着关林远去的方向,点了点头,道:“希望他能逃过段延庆的追杀,此子将来必飞池中之物!”

     “那你为什么不救他,他刚刚救了你们,你们却没有人管他的生死,你们……”

     “好了,清儿,你怎么能这样子和你爹说话!”秦红锦不满的对木婉清说道。

     木婉清一急,看了看关林离开的方向,暗恨自己的武功太差,要不然也能帮帮他,同时暗想“他刚刚是为了我才现身和四大恶人为敌的吗?嗯,一定是这样的……他心里……”

     一个个碎碎念从木婉清的心里转过,一边痴痴地的笑了,一边又带着焦急。

     …………

     却说关林,踏着凌波微步那速度当真是风驰电掣一般,四周的树木成了一串串的倒影,飞快的向后窜去。

     段延庆的速度同样极快,隐隐已经压过了关林,二人的相距本有三十多丈,渐渐的缩短到了十多丈,这个距离还在不断的缩短。同时段延庆也微微惊讶,关林的武功有多高他一眼就看清了,先天三重却有先天九重的速度。虽然他双脚残废,但也是人阶修为啊,却半个时辰还没能追上他,让他怎能不惊。

     “此子必然修炼的上乘武功,心性资质上佳,又和我四大恶人结仇,定不能留下他!”

     想到此处,段延庆猛增功力,速度更快!

     二人一追一琢,渐渐的段延庆便要追上了关林。却见关林嘴角微斜,并不紧张。

     “小子,受死吧!”喊着,段延庆的铁杖举了出来,一抹罡气凝聚在杖尖上,吞吐不定,蓄势待发。

     ”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学邋遢,观音长发!”

     关林突然停了下来,微笑着对段延庆说道,却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什么!”段延庆大惊。关林简单的几句话却如同惊雷一般。段延庆听到”天龙寺外”四字时,钢杖凝在半空不动,待听完这四句话,那钢杖竟不住颤动,慢慢缩了回来。

     段延庆心下大震,颤抖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莫非,是你母亲告诉你的?”说着段延庆的眼中狠厉之色中闪过一次慈祥,等待着关林的回答。这等待却包含了他颤抖的期待。

     “切……”关林一甩头,狠狠的鄙视中给了一根中指,“你想的倒美,看我长得帅,就像沾我的光,还占我便宜?我可不是你的孩子,我的生世很清白,是个良家男子!你想知道你的孩子是谁吗?”

     关林问完,伸出了双手,双掌上写着:“投一下三江票,可得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