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奇的武侠戒指 > 第六十一章 一阳指!
最快更新神奇的武侠戒指 !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不用管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女人的下落,甚至还有你的孩子!”

     段延庆一颤,惊呼道:“我的孩子?你,你是说……我有一个孩子?他,他是男孩女儿?现在在哪儿?过的好吗?他现在……”

     关林连忙阻止住段延庆,要不然以段延庆这时候的状态,还不知有多少问题,刚刚一口气几个问题一个比一个来的急切。关林没有想到这天下第一恶人的段延庆,竟然也有如此不淡定的时候。

     关林看的清楚,在段延庆的眼中明显透着一层水雾。

     对于关林的话,段延庆倒是没有怀疑,刚刚的四句话,正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秘密了。关林既然对此事都知道,想必有孩子的事情也不是信口雌黄。

     呲呲~~~

     一道气劲直射关林,速度之快,关林完全就来不及让开了。

     “是一阳指!”段延庆铁杖射出之时关林便心生警惕,但还是奇差一招,没有时间躲避了。

     刚刚还在颓敝的段延庆,说动手便动手了,毫无预兆。

     段延庆的这一招并非是为了取关林的性命,一阳指本就是注重攻击人的穴位,这些穴位之中包含了死穴、麻血、笑穴……等等诸多穴位,更有不同的效用。段延庆的这一指力为的就是制住关林,使其不能动弹而已。

     “小子,只要你痛痛快快的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便留你一条性命。”段延庆沉默了一会儿,杵着拐杖走过来说道。

     关林心中暗道“要是我真的吧一切都告诉你了,恐怕死的更快吧?”嘴上却道:“哼,出来混江湖的,你见过有多少怕死的?我虽然杀了云中鹤和叶二娘,但是我相信你是做‘大事’的人,应该不会被这些俗情套住吧?要知道,这个世界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关林在“大事”二字上特别下了一个重音,段延庆听的清楚,对关林更是忌惮,暗想自己的一切这小子怎么都知道?

     段延庆审视关林良久,二人就这样对视一会儿,段延庆似乎是要将关林看透,要挖出关林所有的秘密。但是关林没有丝毫的退意,眼神坚定的迎上段延庆的目光。在关林的眼中,段延庆什么也没有得到。

     其实关林心下却不是段延庆想的那样,“老家伙,和我比瞪眼?小孩子把戏,早玩过了不要的……”

     “不错,正如你所说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仇人也可以变成朋友!”说此话时,段延庆眼神并没有再看关林,相反,关林倒是在段延庆的眼中看出了一点东西。

     “这段延庆和大理段氏仇深似海,恐怕便是死,也难以化解了。段延庆可以喝任何人合作,想必大理段氏却是一个特例。刚刚我救下了段正淳,此时他这样说不过是为了麻痹我,想从我这儿知道段誉的身世吧!”关林转念想了很多,随即有了注意,既然大家都玩起了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关林自然不会客气。

     而关林的目标,正是大理段氏一阳指!

     关林问道:“前辈,您知道我为何敢管你们四大恶人的闲事吗?”

     段延庆默不作声,静待关林下文。

     “因为我贪心。”关林眼神放光的说道,这一刻,关林的眼中全是贪婪的**,只听关林说道:“其实我非常胆小怕事的,但是每每想到了利益,那股子恐惧就暂时的忘到了一边。”

     一个又缺点的人并不可怕,关林此时就是在给段延庆一种迷惑,他关林贪,非常的贪!

     段延庆嗤笑一声,对关林的戒备放松下来。

     一来关林的穴位被点住了,他本就占到了绝对的主动,完全不必担心。二来关林此时的表现,不管是不是装的,对于他来说都将关林看清了许多。江湖中人,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道中人,像关林的这种情况下一般只有两种态度,一是跪地求饶保全性命,什么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周岁小儿云云。还有一种便是硬汉,宁死不屈。两种人之中,大多更欣赏后者。

     可是这两种人,最后的下场,似乎……

     “说吧,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还是房产地契?”段延庆将铁杖架在关林的脖子上问道。四大恶人如今全靠他一人了,南海鳄神就是一个混蛋,不靠谱的家伙。关林要是出了什么刁难的题目,要一些特别珍贵的,他还真的拿不来。就算顶了一个西夏一品堂客卿的他,也并不是特别富有。所以,还是把兵器驾着关林脖子上比较好。

     段延庆的语气充满了威胁,关林一听便知道了他的意思。

     轻笑一声,道:“放心,这东西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的。”

     段延庆侧目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说着有了些不赖烦了。

     “我要一阳指指法!!!”关林一字一句的道。

     段延庆面色阴沉,没想到关林竟然是打着一阳指的注意。半天没有说话,一阳指既被冠名为大理段氏一阳指,便绝不会轻易外传。

     “你答不答应,只要你将一阳指给我,并保证放我离开,我便将你孩子的消息,……”

     “好。”段延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似乎是对关林的话心动。实则不然,只要关林一说出他们下落,他定然是第一个出手的。“就怕你拿到一阳指,有命得到有命看,却没命去修炼了。”段延庆心下想到。

     只见段延庆从怀里拿出一本黄黄的手札,上面的笔记都是他亲手所写还有那玉观音。不但有一阳指,还有他的许多的修炼心得和其他武学。

     “只要你告诉我,不仅仅是一阳指,这些都是你的。”说着打开了一页展现在关林面前。一眼看去,关林已然能够确定,这是真品无疑。

     关林心下考量,身子自从被段延庆点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了。其实他压根就没有被段延庆点到。虽然段延庆的指力精准的打在了他的穴位上,却被挂了的北冥神功一转,将这股劲力吸收了。和段延庆交谈的这一会儿,已经全部炼化,虽然不多,但也聊胜于无。

     “呵呵,好。”关林眼睛紧紧的盯着手札,吞了吞口水。

     段延庆见之,虽然鄙视,但更是欣喜。心道:“看来这小子上当了。”

     “你不是说给我手札还会放了我吗?拿在你的手上怎么能算给我?我还被点着穴呢?要不,你给我解开穴道?”

     “哼!”段延庆哼了一声,将手札放在关林的怀里。说道:“解开你的穴道你跑了怎么办?我把手札放在你的怀里,只要你说出来,我就给你解开穴道,别耍什么花样了!”

     关林面色古怪,看段延庆此时的样子,不禁一阵恶寒。“怪蜀黍拿着糖糖欺骗小萝莉的有木有?”可惜的是关林并不是小萝莉,更不会给怪蜀黍欺骗。

     “其实,你已经见过你的孩子了,他就是……有缘再见!”关林身影突然一闪,段延庆反应过来的时候关林一句在三丈之外了。

     段延庆心下激动,原本以为马上就要如愿以偿了,却没想到变故横生,关林竟然没有被点住!不但再一次逃了,还骗了他的手札,那里面可是他全部的心得啊!

     “小贼,你找死!”

     段延庆一声怒吼,立刻追了上去。

     呲呲呲呲~~~

     一阵阵的破空声,关林一个千斤坠,将身子垂直坠下。便听见头顶上一股股劲风划破空气,从他的头顶上方射过。

     “不行,还是太慢了,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段延庆追上,看来,只有走这一条路了……”关林心中在杀云中鹤的时候,便已经想好了退路,只是这一跳退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用。

     大理地势险峻,造就的河流也是异常凶猛,水势呼啸如雷奔虎啸。往往河中之水,一落便是几十丈!

     澜沧河便是其中之一,也是大理几大河流中比较著名的一个。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河距离关林已经不到一里路程了,隐隐的关林已经听到河流呼啸的奔腾声。

     不一会儿,二人一追一逐到了河边。

     一见眼前的河流,二人同时一惊。

     关林下意识的想到了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可是随即想到貌似不是写这条河的,但是关林心中还是被这河上的瀑布镇震撼了。

     段延庆也是惊急,暗呼糟糕。

     果然,关林噗通一声跳了下去。有了上一次龙门跳船的大乌龙之后,关林到了下了点功夫,虽然水性此时算不上好,但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狼狈了。

     段延庆站在岸边,疯狂的向河中打了多少次,双杖在短短的一息之间,连连点射,以期将关林这个三番五次玩弄他的家伙打死。

     水低,关林一路潜游,顺着水势速度极快。突然感觉水上的疯狂气劲,虽然有水的缓冲,又是没有目标的攻击,但是还是将他擦伤了不少。终于在游出了十丈之外,关林再次冒起了头。

     只听关林喊道:“赶紧将三江票递给我,要不就淹死了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