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奇的武侠戒指 > 第六十二章 点杀
最快更新神奇的武侠戒指 !

    关林刚一露头,便是一道气劲迎面而来。

     关林连忙让过,掌一拍水面,在水中卷起了一个巨大的浪花,足有六七米高,遮住了身形。

     而后关林取出了钢剑,连连挥动,一道道剑气四溢,穿过水上浪花之后,化成了一道道水浪,扫向段延庆。

     只见那段延庆,扔出一根铁杖,围绕着身体四周不断转动,往返交替,一推手,铁杖周围凝成一道气墙,横推而出,撞上关林打来的一道道水浪。

     轰轰~~~

     不知一处,水面方圆数丈全部炸开。

     而后,段延庆的铁杖又震回了他的手上。而炸开后的水花并没有消散,而变成了无数只细小的水剑射向关林这边。

     好在之前是关林先得出的剑气,,段延庆只是抵挡而已。因此这水剑的威力并不是很强,关林双剑连转,画剑成圆,一个剑幕挡在身前,击挡着一道道水剑。关林更是借着水势不断后退。

     待水剑消弭,浪花淘尽,关林已经借着抵消水剑和水势的力道退出了三十丈之外了。看着水中远去的关林,在看看自己的一双瘸了的双脚,段延庆却只能束手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今日是杀不得关林了,他却不知他这次将关林逼入困境,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段延庆,天下第一恶人?他日,我关林也一定要你尝尝这种走投无路的感觉。”关林暗恨道。

     见段延庆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后,挂了来到岸边,打开武侠戒指,拿出了两卷手札。一份段延庆那儿骗来的,另一份正是逍遥子送的。

     打开两份手札之后,关林一看便是两天。

     这两天,关林对于武学的认知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段延庆对于扎实的武学基底,和深厚的武学认知让关林受益匪浅。而逍遥子的各种武学见解和论述更是让关林震撼莫名。

     “不说这里面包含的各种武功了,便是这些武学心得就足以比拟天阶武学!”关林看过之后钦佩的道。

     尽管段延庆恶贯满盈,但不可否认他的确可以称得上一代宗师,武学基底深厚。

     看了逍遥子记录的北冥神功之后,发现大多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一些小地方不尽相同。可是别看只是一些小小的诧异,其差距却相差了失望八千里。

     逍遥子手札之中,除了北冥神功之外,还逍遥派的其他几种天阶武学。可以模拟天下武学的小无相功,天下招式总纲的天山折梅手,青春常驻、威力奇大的八荒**唯吾独尊功!等等无一不是天阶武学,不管是哪一种,当让关林一阵眼热。

     压住心头的激动,武学还是要从基础开始。打开了段延庆的手札,比之逍遥子明显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但各种基础的性的东西要多一点,一阳指更是一种可以升级的武学。共分为九品,其中一品为极致,其威力之大,难以估量,只是至今没有人能够修至一品,段延庆也只修炼到三品而已。仅此,就让段延庆纵横江湖,难遇敌手,一阳指威力可见一斑。

     关林随便找了一个小山洞,便开始了闭关,直到七日之后方才出来。

     关林重新练过北冥神功,这一次不但将以前的真气重新炼化了一边,武道走上了正途,更是将各种武功修炼一边,还小有成就。不过八荒**唯我独尊功和小无相功他没有敢修炼。这两门武功的真气万一和北冥神功互冲就麻烦了。真不知道虚竹当初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但是关林凭借逍遥子赠送的北冥神功,连连突破,短短三天,不但将一身真气化成了纯正的北冥真气,更是修炼到了第九幅图,顺利的进阶先天四重天,从此进入了先天中期境界。

     先天中期,在江湖上,绝对的是一名高手了。二十岁之前的能够进入先天四重的绝对是凤毛麟角,而关林此时之中十三岁而已。

     一阳指,滚落自然不会放过,有了强大的内功,关林修炼一阳指倒是没有话费太大的力气。只是半天不到,关林便一层又一层的突进,中间完全没有遇到瓶颈。一直到六品境界,在进入五品的时候才遇到难度,迟迟难以进入。待关林进入第五品一阳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

     随着境界的提升,关林的凌波微步也是大有长进。

     上一次被段延庆的狂追,凌波微步倒是让关林增加了不少功力,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也正因为这样,关林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再次突破。

     所谓厚积薄发,才是武道的正途。武者修炼,无不是通过日积月累,苦苦打熬真气,多年才得突破的。似关林这般勇猛精进的修炼,却是极少,虽然精进迅速,但难免有些根基不稳。

     将两卷手札收回戒指之中,关林满意的结束了闭关,走出了山洞。

     此时,距离时限还有三天,三天之后,他便要再次回到主世界。

     “关家,等着,我关林这一次一定要让你们大吃一惊,一定会送一份好礼给你们的。”低声喃语,不时的关林慢慢笑了。

     关林卖了一匹快马,花了整整三十两银子。

     宋朝此时马屁非常紧张,尤其是好马,更是难得。

     还剩下三天时间,关林也懒得去和马贩子讲价,扔下了两锭银子,套上一众马具,骑上马背便走。

     刚刚转角不远,因为是在集市,关林的速度并不快,以免踩踏道路人。

     突然,关林的眉头一皱,向后面微不察觉的看了一眼。

     “没想到买一匹好马,还能遇上这样狗血的事情……”关林心下想到。

     几个小混混就在关林身后不远,从马厩开始,便一路跟着关林。

     关林出了城之后,发现身后的几条尾巴任然还在紧紧的跟着。他便没有加速,还是慢慢悠悠的走了,专挑人数较少的小路走了。

     “倒是要看看,你们如何作为?”关林不屑的想到。不一会儿,关林便走到了一条四周无人的路上,停了下来。

     果然不出关林所料,他刚刚一停下,后面便冲出了一对人马,大概有十几人,个个带着黑色的面纱。若是一般人,恐怕见到这样的情况,已经害怕的哆哆嗦嗦了,可是关林并不是一般人,而是江湖中人,更是江湖中比较厉害的那一种。

     “哈哈哈,小子,刚刚看你出手挺阔绰嘛,不用我说,你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为首一人,脸上还有一道斜线刀疤,足有两寸多长,看上去颇为骇人,露在面纱外面。故而周围的人便送了他一个明了的外号“刀疤”。平时众人见了他,要么远远躲开,实在躲不开了便弱弱的喊一声“疤爷!”

     今日乃是初一,按照惯例,他便要在这小城之中,收取各处的安全费。

     正在马市之时,恰巧见到关林随手便拿出五十两白银,眼睛都不眨一下。那可是足足的五十两,足够一个普通的家庭,快快乐乐的生活十年了。

     刀疤见关林身材瘦弱,更是年纪轻轻,又出手大方。于是便想着,干上一票。若是能在关林的身上得到几百上千两的银子,岂不是比他月月辛苦的收取保护费潇洒?

     见刀疤这么说,关林淡淡一笑,道:“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

     见关林说的爽快却没有一点惧怕之意,刀疤却不是很满意。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在打劫啊,被打劫的人竟然一点都不害怕,还敢对着他笑!

     刀疤转想道:“哼,竟然还敢笑。等会儿就算你把银子都叫出来,老子也要扒了你的皮!咦?长得倒是挺不错,倒是可以好好快活一下,劳资就好这一口啊~~~”

     “那好,你把钱都交出来,要是敢私藏一文钱,我一定活活扒了你的皮。”刀疤恶狠狠的说道。

     他一说完,身后的一众小弟纷纷叫嚣起来。

     “快点交钱,都交出来。”

     “敢私藏就剁了你……”

     “刀疤哥的话你没听见吗?”

     “啪。”刀疤一个耳光打在最后说话的那个小混混脸上。那小混混被打的头一偏,却不敢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刀疤,不解刀疤为何要打他。

     刀疤也是大恨这小子不长脑子,竟然把他的诨号都喊了出来。这小子将来一报官,他岂不是……

     他浑然不知,即使这小混混不喊,他脸上的刀疤也出卖了他的身份。况且,关林并没有打算报官,因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这时,另一个混混反应过来,对着被打的“哥们”提点一下,他才幡然大悟。

     刀疤对着关林道:“小子,原本我没有打算杀你的,只是想要你一点钱财,顺便泄泄火。可是你听到了你不该听的,我只好狠手做了你,免得……”

     “泥煤啊!竟然是一个基佬,太可怕了!”他之后的话,关林全然没有听清,只听得前面半句就已经将他震的菊花一紧了。

     关林手指连点,立时十几道气劲点出,刀疤连同一种混混纷纷倒在了地上。额头之上,血水伴随着脑浆流了一地。

     “敢打劫到我的头上,你们该死。基佬本没有错,但是敢对我……更该死!!!”

     这时,地上的刀疤爬了起来,道:“嘿嘿嘿,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三江票哦~~~”

     关林绝倒,一下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