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奇的武侠戒指 > 第七十八章 刘关张?
最快更新神奇的武侠戒指 !

    “归寂十九”这把天阶魔刀,即便是作为天剑宗长老,作为绝世难寻的天阶高手,也不免大惊失色,失去了往日的镇定。

     三日前,夜晚。

     剑元子一行刚至关家不远,便见一道血红的刀光冲天而起,带着无匹的煞气,映满银宵。接着便见到一把血红色的长刀迎空飞出,那刀即使没有灌注任何功力,一寸寸罡气都在刀锋上吞噬着星空。

     待剑元子等人刚刚开始靠近,便感觉道一股可怕的气息,正在不断的蔓延着。

     接着五道各不相同的真气聚集在一起,瞬间――

     咔咔咔……!!!

     一道狂暴的惊雷破空落下,约莫十丈粗细的巨大闪电,直接砸向了关家的内院。

     轰轰轰,几声强烈的震动,伴随着着一道冲击波散向四方。剑元子等一众人阶武者硬生生的被震晕了过去,直到第二日初晨方才转醒。再进时,关家已成了一座废墟。

     剑元子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那魔刀的身影他绝不会认错。当初,他曾在天剑宗的卷宗之中,见过关于归寂十九的介绍。原本他还对传说中的天阶神兵魔刀不以为然,认定是书中夸大其词了,不想今日一见,他感觉卷宗不是夸大,而是写的还不到位。这魔刀之威能,简直惊天动地,

     听了剑元子的叙述,天震长老也是面色沉重,按着剑元子所说,那最后的五道能量,恐怕任意的一道都堪比天阶。更可怕的是五大天阶能量竟然能合为一体。要知道,越是强大的能量,越是难以控制,更不要说是相互之间的融合了。各自的功力都带着自己特有了属性和真意,相互排斥。便是同门师兄弟,也难以做到。

     放眼天剑宗,也只有上古传承下来的护山大阵“万剑归元大阵”方能做到。

     “你做的不错,这种力量不是你能撼动的,看来此次情况有变啊~~~”天震长老喃喃自语道,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突然转身,严肃的对剑元子道:“你速速回山,将这里的一切上报四大长老。记住,越快越好……”

     “是,弟子连夜启程,这边赶回宗门。”剑元子也知此事事关重大,不敢丝毫怠慢。

     说完,剑元子便出去,牵了两匹快马,一路向天剑峰赶回。

     “哎,看来当真是劫数,劫数啊!!!”天震长老仰首望向窗前的天空,幽幽叹道。

     归寂十九现世,更被神秘势力所得,唯一能够克制此刀的天剑宗重宝,此时却又下落不明。剑晨泷、关林,尚未寻到。这一切,都给了这一位长老无比的压力。感觉一股沉甸甸的东西,压在了胸口,让他出不了气。

     “那五道力量会是哪一家的势力呢?归寂十九落在了魔道中人手里可怕,要是落在了正派就更可怕了。”天震长老不断的转想着。如果是一个正道门派,如此处心积虑的争夺魔刀,却又不知是哪一派。将来,万一要是天剑宗碰上,天剑宗可就麻烦了。那正道的门派,竟然如此处心积虑的争夺魔门重宝,要比魔道中人更加可怕了。

     “不对,那关林必然要回关家了,这是个机会……”天震长老双眼一亮。

     关家出了如此变故,与之联系千丝万缕的关林必然也会出现。

     想到这儿,天震长老微微的笑了。

     ..........

     找不带关天霸身体的关林,只好将他唯一剩下的头颅,就地埋葬在关家的原祠堂旁边。关家的祠堂地处偏僻,虽然同样遭到了不少破坏,但地处偏远,倒是没有遇到毁灭性的打击。

     关林将关天霸埋葬之后,叹道:“天霸叔,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找出凶手。”

     “小子,关家既然遭逢大难,为何你只埋葬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外门之人?你将此处所有人都埋葬了吧?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就在关林刚刚埋下关天霸不久,两个青年走了进来。

     二人一黑一白,黑的生的是虎背熊腰,豹眼如铃。这一桑子也是他喊出来的,不过刚刚说完,却被他身前的青年瞪了回去。这青年倒是颇为俊雅,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星眉剑目。

     关林颇为惊讶的看了二人一眼,那黑色青年先天三重修为,而另一个关林竟然没看出他的深浅。不仅仅是武功没有看出,便是此人的其他方面关林也没有看出一点眉目。

     平静的好似一坛古井无波的湖水,除了俊雅的外表和亲善的气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掩藏的极深。

     “三弟,不得胡说。之前我们说好的,这次来找二弟你不许胡闹。没想到二弟家遭逢大难,也不知他能否有幸逃出生天。”说着,原本沉静的脸色突然变得一片哀痛之色。双眼中,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关林看了一个目瞪口呆,这人哭起来当真没有一点先兆。原本见他们和关家应该还有不小的关系,向来“怕麻烦”的关林。打算避而远之,却没想到这家伙突然来上这么一下子。

     突然,关林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了。

     这青年走到关林的面前,沉痛之色一收,竟然露出了一张笑脸,对关林抱拳礼道:“这位小兄弟面生的紧呀,不知如何称呼,我看兄弟气质不凡,想来不是常人!”

     关林久久无语,没能大话,呆呆的看着他,只将他看的骇然的后退了两步。

     此时关林心中都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个青年了。“泥煤啊!就算是死了老娘,你哭起来也有一个缓冲的过程吧?这货,不仅仅哭起来没缓冲,这转眼间还能笑脸相迎,这张脸,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不敢当,无名之人,关林。不知二位如何称呼?”关林还礼道。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道:“你便是关林……?”

     关林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为首的青年当先道:“大都刘英伟,这是我三弟张永乾。”

     关林一愣,随即想到:“我擦,这是搞刘、关、张吗?好在,我不姓吕……”

     ps:好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