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3章 黑券
最快更新金银岛 !

    我刚一伸出手,就立刻被那个讲话恭顺有礼的瞎眼家伙牢牢握住,就好像被一把老虎钳狠狠夹住了似的。我大吃一惊,拼命想要挣脱,但那个瞎子只用胳膊一拉,就一下子把我拉到他的身前。

     到了中午,我给船长送去一些药和提神的清凉饮料。他保持着我们离开时的姿势躺着,只是头枕得高了一些,看上去,他精神虚弱,却又十分紧张。

     “吉姆,”他说,“在这个地方我只瞧得上你一个人,我也一直待你不薄,是不是?我每个月都准时付给你四个便士。你看,我现在身子垮了,也没有什么亲人在身边。吉姆,给我来一小杯朗姆酒好不好,我亲爱的老弟?”

     “医生—”我刚开了个头。

     他立刻打断我的话,开始咒骂起医生来,虽然声音虚弱无力,却大动肝火。“所有的医生都是笨蛋,”他说,“那个利夫西医生也不例外,他怎么会懂得水手们的心?我曾经到过同沥青一般滚烫的地方,身边的同伴得了热病,一批批地倒下,发生地震的时候地动山摇,整个大地像海浪一样翻滚—那些可敬的医生怎么会知道那种地方?告诉你,我就是依靠朗姆酒才挺过来的,对我来说,朗姆酒就是食物、是水,它既是伙伴,又是老婆。假如现在让我戒酒,那我就如同一艘被狂风巨浪掀翻的可怜的老破船。就算我死后变成魔鬼,也要向你—吉姆—和那个笨蛋医生索命。”他愤愤不平地咒骂了一通。接着,用乞求的口吻继续说:“我的吉姆,你瞧,我的手抖得有多厉害,它们简直失控了,今天一整天我还滴酒未沾呢。你不要相信医生的话,他们都是胡说八道。如果我一口酒都喝不上,吉姆,我会发疯的,眼前全部都是妖魔鬼怪。现在,我已经看到了一些,我看见老弗林特就在你背后的那个角落里,真的,我看得清清楚楚。每当这些恐怖的东西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就会发疯、撒野,会折腾得死人都无法得到片刻宁静。你的那位医生不是也说过吗?他说,一杯酒对我没有丝毫害处。吉姆,假如你给我端来一小杯酒,我愿意付给你一个金基尼4。”

     船长越说越激动,这令我开始担心卧病在床、需要静养的父亲,那天他的病情尤其严重。实际上,对于医生的话我听了也觉得并无大碍,只是他那贿赂的手段令我深感侮辱。

     “我不要你的钱,”我说,“你只需要把欠我父亲的账还清就可以了。我可以给你弄一杯酒过来,但不能再要。”

     我把朗姆酒递给他时,他急忙抢过去,贪婪地一饮而尽。

     “啊,”他说,“现在我感到好多了。老弟,那个医生有没有说过我要在这该死的床上躺多久?”

     “至少一个星期。”我回答说。

     “见鬼!”他叫道,“一个星期!那可不行,他们一定会给我送黑券的。那些该死的蠢货肯定会找到我的,他们正在四处打探我的消息,这帮该死的家伙,保不住自己的东西,就想动手抢别人的。这种行径难道合乎水手的规矩吗?我向来十分节俭,从不浪费一个子儿,更不会让它们白白被抢走。我必须离他们远点儿,不让他们找到我。我可不怕他们,我要再一次扬帆起航,老弟,得让他们扑个空。”

     他一边说,一边吃力地慢慢从床上撑起虚弱的身子。他伸手使劲儿抓住我的肩膀,痛得我几乎叫出声来。接着,他又费力地想要搬动自己那两条沉重的腿。他说话时气势汹汹,口气强硬,然而声音十分微弱,有气无力,这种鲜明的对照令人感到十分可悲。他终于在床沿儿坐好,长长地出了口气。

     “那个医生把我害苦了。”他依然埋怨着,“啊,我的耳朵嗡嗡直响,还是让我躺下吧。”

     我还没来得及伸手将他扶住,他就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半天没有吭声,也没有动弹。

     “吉姆,”最后他说,“今天你看见那个水手了吧?”

     “你是说‘黑狗’?”我问。

     “对!就是‘黑狗’!”他说,“他是个坏蛋,但是派他来的人更坏。假如他们给我送了黑券过来,而我不能脱身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他们想要的是我那只航海用的旧箱子。到时,你就骑上一匹马—你会骑马吧?—去找—不管那么多了,你就去找那个该死的医生,让他召集人马,像附近各处的治安推事等,到本葆将军旅店来,将老弗林特那群人一网打尽,老的少的,一个不落。从前,我是老弗林特的大副,知道那个地方的人只剩我一个了。他是在萨凡纳5将那件事作为临终遗言告诉我的,当时,他就像我这样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但是,你先不要急着去报官,除非他们给我送了黑券,或者是‘黑狗’或那个‘只有一条腿的水手’在这里出现。吉姆,你要特别留意那个独腿水手。”

     “什么是‘黑券’呢,船长?”我问道。

     “老弟,那是一种通牒。如果他们真的送来了,到时候我就会告诉你。你现在要做的只是留心观察、守望。吉姆,我说一不二,保证将来好处与你平分。”

     他又胡言乱语了一会儿,声音沉下去,越来越低。我把药给他准备好,他像个孩子似的吃了,之后还不满地嘟囔着:“从来没有哪个水手需要吃药,看来只有我了。”最后,他昏昏沉沉地睡去,像死人一般瘫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总算得以脱身离开。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许我该把一切都告诉医生,因为我非常害怕,担心船长后悔向我吐露实情而要了我的命。然而就在这时,偏偏出了事—我那可怜的父亲在黄昏时分突然去世了,于是我只好放下其他所有的事。我们家遭到如此不幸,母亲和我不禁悲从中来,同时还要忙于接待前来吊唁的邻居,安排葬礼事宜,又要料理旅店的事务。所有这一切令我手忙脚乱,根本没空来思考船长的事情,更别提怕他了。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他竟然走下楼来,还像往日一样进餐。他吃得很少,然而朗姆酒喝得比平时还要多,因为他就待在酒柜旁,自己动手,一杯接一杯地喝下去。他紧绷着脸,满脸怒气,时不时还恶狠狠地哼着,这副模样令大家不敢从他面前经过,更别提劝阻他了。在葬礼的前一天晚上,他又像往常一样喝得酩酊大醉,在这幢弥漫着悲伤气息的房子里,又响起了他那难听的水手老调,这实在令人难受和不安。可是,大家仍然惧怕他,尽管他看起来如此虚弱。而医生被突然请到很远的地方出诊去了,自从我的父亲去世后,他一直都没有到我家附近来过。之前我说过船长身体虚弱,的确是这样,他看上去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糟糕了。他扶着楼梯扶手,不断地上楼又下楼,在客厅与酒柜之间不停往返,时而还把头探出门外,去嗅嗅大海的气息。他走路时必须用手扶着墙,呼吸沉重而急促,仿佛在攀爬一座陡峭的高山。他没有再找我进行任何单独的谈话,我暗暗希望他将曾向我吐露秘密的事情忘掉。他的脾气更加乖戾,如果不是身体虚弱,没有什么体力,我相信他会比以往更加暴躁。现在,他有了一个令人心惊胆战的习惯,就是当他大喝特喝朗姆酒时,会抽出他的水手短刀,把它横放在桌子上,就摆在自己的面前。不过,尽管做出如此令人害怕的举动,但他对人的注意减少了,他好像彻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思绪不知道飘到了何处。比如有一次,大家无比惊讶地发现他竟突然用口哨吹出一首乡村情歌的调子,这多半是很多年以前他在当水手之前学会的。

     就这样直到葬礼结束后的第二天,那是一个雾气浓重且十分寒冷的下午,三点左右,我心怀对父亲的思念,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望向远方。

     这时,我看见有一个人沿着大路向这边走来。显然,那是个瞎子,因为他用一根棍子不断敲击身前的路面,而且,在他的眼睛和鼻子上面,罩着一个很大的绿色罩子。他不是上了年纪就是体质孱弱,因为他的身子深深地佝偻着,看起来一点儿精神都没有。一件又肥又大、破破烂烂、带着个风帽的斗篷披在他的身上,令他看上去既丑陋又怪异。自我出生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吓人的形象。他走到旅店前面不远的地方站住了,对着面前的空气,用一种古怪的腔调扯着嗓子喊道:“上帝保佑吾王乔治!哪位好心人愿意告诉我这个可怜的瞎子,这个为了保卫他的祖国英格兰而失去宝贵的视力的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现在正站在本葆将军旅店的门前,此地是黑山湾。”我说。

     “啊,我听到了一个好心人的声音,”他说,“是一个年轻人。那么,好心的年轻人,你愿意伸出手,把我领进店里去吗?”

     我刚一伸出手,就立刻被那个讲话恭顺有礼的瞎眼家伙牢牢握住,就好像被一把老虎钳狠狠夹住了似的。我大吃一惊,拼命想要挣脱,但那个瞎子只用胳膊一拉,就一下子把我拉到他的身前。

     “孩子,”他说,“现在带我去见船长。”

     “这位先生,”我说,“说句良心话,我真的不敢那样做。”

     “哈,”他发出一声可怕的冷笑,“原来是这个原因!立刻带我去见他,否则我会毫不犹豫地拧断你的胳膊。”

     说着,他就凶狠地把我的手臂一扭,我痛得大叫起来。

     “先生,”我说,“我这是为你着想,要知道,船长已经不同往日了,现在他老是把出鞘的短刀放在面前。前阵子就有另外一位先生—”

     “少说废话,快点儿走!”他打断了我。我从来没有听过像这个瞎子这样冷酷、冰冷和狠毒的声音,它令我十分恐惧,远比胳膊上的疼痛更能震慑我,于是我立即老老实实地从命,走进门去,带他直奔生病的老船长所在的客厅。此时,他正开怀畅饮,且早已喝得酩酊大醉。瞎子紧紧靠着我,用那只铁手牢牢地抓住我,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我身上。我快支持不住,马上就要垮下去了。“立即把我带到他面前,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你就大喊一声:‘你的朋友来了,比尔!’要是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就狠狠给你一下。”说完,他猛地扯了我一下,我痛得快要晕过去了。此刻,这个瞎眼乞丐早已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我已经顾不上去考虑船长有多可怕了,于是我打开客厅的门,用颤抖的声音喊出了瞎眼乞丐命令我喊的那句话。

     可怜的船长应声抬头,只瞥了一眼便惊得酒意顿消。与其说他脸上的表情是恐惧,倒不如说是临死前的痛苦。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力不从心,整个人虚弱无力。

     “比尔,你就坐在那里,不要轻举妄动,”乞丐说,“我虽然看不见,却能听到你的手在发抖。我们就公事公办吧。听着,伸出你的右手。孩子,你抓住他的右手腕,伸到我的右手边。”

     按照他所说的,我和船长完全照办。我看到瞎眼乞丐从拄拐杖的手里拿出个东西放到了船长的手上,船长立刻紧紧地握住。

     “现在,事情办完了。”瞎眼乞丐说。然后他突然放开我,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几步蹿出客厅,到了大路上。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听到他用棍子嗒嗒地探路的声音,越来越远。

     良久,我和船长才回过神儿来。直到这时,我才放开船长的右手腕。他抽回手,仔细地看自己掌心的东西。

     “十点!”他叫道,“还有六小时。一切都还来得及!”说着他猛然跳了起来。

     可他还没站稳脚,身子就摇摇欲坠。我看见他用一只手扼住自己的喉咙,站在那儿摇摇晃晃。不一会儿,他就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我赶紧向他跑去,同时大声呼喊我的母亲。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了,船长已经因中风而突然身亡。这也许令人很难理解,对这个人我从未有过丝毫好感,仅仅是最近一段时间觉得他有些可怜,可是一看到他在我眼前死去,我禁不住泪如泉涌。这是我一生中所接触到的第二起死亡,而第一起死亡所引起的悲伤情绪依然萦绕在我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