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二十一章 漏网之鱼(为盟主刘杰7加更)
最快更新弃宇宙 !

    “不是,是因为蓝小布的来历……”莒飞赶紧解释道。

     莒桀疑惑的问道,“难道蓝小布来历惊人?强到我莒家都得罪不起?”

     莒飞压低了声音,“家主,蓝小布是蓝嵩集团的。根据我调查的结果,他应该是蓝嵩集团前董事长蓝行的嫡孙。”

     莒桀一皱眉,随即说道,“是那个折腾太空飞行而失踪,被称之为太空传人的蓝向晨之子?”

     蓝嵩集团的嫡系传人就是蓝向晨,可面对如日中天的蓝嵩集团,蓝向晨竟然丝毫都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就是借助公司的资金发展星空宇宙的探寻,甚至还在国外购买了一座岛屿来发展自己的事业。

     事实上蓝嵩集团董事长蓝行并不是只有蓝向晨这一个儿子,蓝向晨不过是他的长子罢了,他还有另外两个儿子,蓝向文和蓝向武。哪怕蓝向晨不爱继承蓝嵩集团的产业,偏偏蓝行就是指定蓝向晨为唯一的继承人。

     这个唯一的传人又喜欢探索宇宙太空,所以蓝嵩集团的传人蓝向晨也被外界称之为太空传人,意思是这个传人虚无的很,将来终究会将蓝嵩集团弄垮掉的。

     莒飞应道,“没错了,就是他。”

     莒桀哼了一声,“没想到蓝家还有这么大一条漏网之鱼,当初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莒飞赶紧说道,“是阮琪,她是蓝向晨的妻子。不知道为什么,事发前她带着几岁的蓝小布突然离开了蓝嵩集团。当时我们对付蓝嵩集团正在紧要关头,也没有人去在意一个女人和孩子离开。”

     “后来为什么不去找?”莒桀语气有些冷意。

     莒飞赶紧答道,“后来我是想要去找,不过大小姐说蓝嵩集团都没了,她们母子是不是还活着都没有影响,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莒桀已经明白,是侄女莒越玲手软了,放了蓝嵩集团的孤儿寡母。

     放下电话,莒桀已经下定决心,蓝小布再次落在他莒家的手中,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其离开。

     蓝小布小小年龄医术就如此惊人可怕,将来成了气候那还得了?至于蓝小布能不能成气候,莒桀是没有半点怀疑。大学没有毕业,就能在医之道上写出蓝基霉素致命隐患的论文,这还不算,连冻蚕病都可以治疗。这样的人不能成气候,什么人能成气候?

     这是蓝小布刚刚成名,再等几年时间,恐怕蓝小布就不是莒家想绑架就绑架的存在了。

     ……

     蓝小布走出车站没多久,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很快蓝小布就发现,他竟然被跟踪了。

     是生鳄帮的人还是商家的人?蓝小布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他不是要躲,而是想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动手。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打不过想走还没有几个人能拦住。

     在蓝小布加快脚步后,跟踪蓝小布的人也只是加快了脚步。

     蓝小布远离车站,来到一个荒废工厂外面。就在他准备停下来动手的时候,后面跟踪的人竟然主动出声了,“朋友,如果你再走的话,我就开枪了。”

     蓝小布停了下来,缓缓回头。

     距离他十多米的地方,一名带着帽子的男子正拿着一柄手枪指着他。蓝小布眉头微微皱起,他是第二次面对手枪。

     前世他没有救活那个所谓的少爷,结果被人用枪指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捆起来送入麻袋,沉入大海。连打晕都不打晕,这其实和活埋没有区别。

     沉海?

     蓝小布忽然看了看远处,前世沉海的地方好像就在这里,没错了就是深莆。

     “你胆子很大啊。”看见面对手枪,还能分神,用枪指着蓝小布的人冷冷的说了一句。

     一阵轰鸣之音响起,很快一辆黑色的轿车冲进了这片区域,轿车上下来五名健壮男子。这五人虽然没有拿枪,但五人明显散开,将蓝小布包围在中间。

     “你们找我什么事情?”蓝小布语气平静,同时选择好了逃跑的方向。

     无论对方是成建杰的人还是商家的人,这个时候蓝小布都不会和对方浪费时间。他需要的是将手中的玉石卖了钱,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想到玉石卖钱,蓝小布心里一懔。

     全球玉石最好的市场就是深莆,无论多好的玉石,只要在深莆都可以卖出去。他要出手羊脂白玉,百分之九十会来深莆。

     如果不是去津城,他肯定第一时间来深莆了。连他自己都是第一时间来深莆,知道他有羊脂玉的人会猜不到他来深莆?只要成建杰手中有羊脂白玉的事情生鳄帮知道,那他们就有可能猜到自己会来深莆。如此说来,这些人是生鳄帮的。

     蓝小布暗中聚势,既然是生鳄帮的,那只有杀了走人,他和生鳄帮没有缓和余地。

     “我们少爷病了,只是请你去帮忙看一下病。”说话的是一名从车上下来的男子,身材不高,声音却带着一种不容人拒绝的语调。他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向了蓝小布,似乎并不在意蓝小布会出手一般。

     不是生鳄帮的?蓝小布一愣。

     “你们只是找我去看病?”蓝小布疑惑的看着对方。

     现在还没有经历核战,治安很平稳,不至于找自己看病就来这么大的架势吧?

     矮个男子一抱拳,“是的,我们的确是想请你去看病。”

     说完他察觉出来了蓝小布的疑惑,对拿枪的那人挥挥手,然后示意几人退开了一些才继续说道,“我叫莒飞,我家少爷得了冻蚕病,现在情况很是危急。之前听说你能治这个病,我们特意赶到了昆壶医院。没想到,你已不在昆壶医院了。刚才的举动有些得罪,是我们太担心你临时有事又走了。”

     这种解释,蓝小布心里冷笑。看这些人的架势,恐怕是自己一旦不去,就会躺着被抬过去帮人治病了吧。前世自己在这里被人沉海,没想到这一世来这里,依然是被人胁迫去看病,蓝小布心里很是不舒服。

     尽管心里不爽,蓝小布并没有拒绝,而是平淡的说道,“冻蚕病我的确是可以治疗。”

     明知道蓝小布能治疗冻蚕病他们才来拦截蓝小布,现在听到蓝小布亲口说出可以治疗,莒飞依然是手微微一颤,更是激动的一抱拳,连声音都有些不稳,“还请蓝医生医者父母心,出手救一救我家少爷。”

     蓝小布平和的说道,“救人没有关系,但我的诊金可是不低,而且我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先收钱后治病。”

     莒飞立即说道,“无论多少,只要蓝医生能治好病,那都是应该的。”

     蓝小布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带路吧,我去帮你家少爷看病。”

     他本来是打算出手羊脂白玉的,虽说刚才他判断错误,眼前来的这一帮人不是生鳄帮之人,但蓝小布猜测生鳄帮只要知道羊脂白玉的存在,那现在就在深莆等着他。

     这来堵截让他看病的人,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而且必定富有。若是能从这里弄一笔钱,他是不是出售羊脂白玉就并不重要了。

     “好,好,蓝医生请随我上车。”莒飞实在是没有想到蓝小布如此好请,他获知的消息还以为蓝小布为了躲避帮莒钧治病逃了呢。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啊。早知道这样,他哪里需要这么大的阵仗?

     至于蓝小布是不是蓝嵩集团的,那不是他莒飞要考虑的事情。只要蓝小布为莒钧治病,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请求月票和推荐票支持,新书都不大习惯求票了,求票手法有些生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