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二十三章 前世之仇今生报
最快更新弃宇宙 !

    “蓝医生如果准备好了,那我们先去手术室,等候少爷回来吧。”莒飞等蓝小布做好了这些事情后,这才说道。

     蓝小布拿起一支笔,在上面写了一堆药材递给莒飞,“立即将这些药材购买齐全,马上送到手术室,对了还要有煎药的炉子和锅子,炉子不要太大。记住,锅子要两个。”

     这些药材都是他锻骨需要的,现在正好借助对方的手段购买来再说。蓝小布都没有说药材要好还是坏,他相信对方肯定会购买最好的东西过来。

     “蓝医生,你还没有看到病人,怎么开药了?”莒飞有些疑惑的看着蓝小布。

     蓝小布淡淡说道,“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只要你家少爷得的是冻蚕病,就按照我的要求去抓药。”

     “去,按照他说的做。”莒桀语气极为缓和。

     “是。”莒飞赶紧应道。

     他心里很清楚,家主的杀意到了极致的时候,就是这种缓和的表情。一旦家主这样,那意味着蓝小布恐怕连明天都活不过去。这很正常,他也听说了蓝小布治疗那个翟嫚只用了半天时间,而后并没有复诊。

     莒飞离开后,蓝小布才对莒桀说道,“虽然我也可以在大厅做,不过如果是顶级的手术室,那手术效果更是完美。而且手术室还要有窗户,冻蚕病和别的病不同,这种病手术后第一时间需要和外界做空气流通。当然,如果没有窗户的话,手术后第一时间就要打开手术室的大门。”

     只要是顶级手术室,那就必定隔音。蓝小布相信,以莒家的实力,这点是可以帮到的。

     “你放心,有符合你要求的手术室。”莒桀淡淡说道。

     ……

     不得不说莒家的行动能力很强,蓝小布在新准备的手术室中没有等多久,莒飞就已经将药材全部带来了。

     “这么快?”蓝小布疑惑的看着带来一堆药材的莒飞,如果不是给莒家的人看病,他都怀疑这药是不是糊弄他。

     莒飞呵呵一笑,“深莆最大的中药楼就是我莒家的。”

     难怪这么厉害,蓝小布心里暗道,他是不是应该再开一些?不过随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马上是要跑路的,开药太多他根本就拿不走。

     蓝小布是医生,行医二十年,他甚至不用打开药材看,只要闻闻味道,就知道这些药材都是最顶级。

     此刻一个移动病床被推进了手术室,一名中年男子叫道,“蓝医生,病人已经到了,你现在就可以手术。”

     病床上躺着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蓝小布的目光在这青年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后,落在了对方的腿上,他的思绪再次飘远。

     哪一年苏岑死在了防护墙之外,他看着苏岑在他眼前离去,满脑子都是苏岑的影子,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他的关心。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被强行送去给一个年轻人看病。

     他不知道那年轻人是谁,只知道别人也是叫他少爷,同时他还知道那年轻人的父亲没有双腿。

     最后他没有治好那个年轻人,被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叫着沉进了深莆海……

     “你是蓝小布?”病床上的苍白脸色青年见蓝小布有些发怔,语气很是不爽的问了一句。

     蓝小布的目光落在这苍白脸色的青年身上,世事轮回报应不爽啊。当年他为这苍白脸的儿子看病,最终被沉海。重生回来后,他再次为这苍白脸看病,呵呵……

     “没错,我就是蓝小布。你的病很简单,我能治疗。”不等这苍白脸再询问,蓝小布就打下了包票。

     听到蓝小布能治疗,跟在这苍白脸青年身边的一名中年女子眼里露出狂喜,急切的说道,“蓝医生,只要你帮我儿子治疗好腿病,你想要什么都行。”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出去吧。”莒桀威严的声音传来。

     “是,父亲……”中年女子这才看见跟着过来的莒桀,声音一顿,随即放低语气,恭谨的回答道。

     蓝小布一摆手,“你不用出去,你应该是病人的母亲吧?留在这里。对了,病人的父亲和爷爷也要留在这里,因为我有一些问题要问。

     莒飞疑惑的看着蓝小布,“蓝医生,有什么问题需要这么多人留在这里吗?”

     蓝小布一脸凝重的说道,“冻蚕病有两种来源,一个是隐性遗传,还有一个是感染,我需要确定是不是遗传。另外,我治疗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打搅。无论是在手术室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否则出了事情我一概不负责。”

     这个莒飞的实力恐怕不会比之前他干掉的成建杰差,蓝小布知道自己的实力不算多高,他不大愿意和莒飞动手。不仅如此,这个莒家的家主也不简单,按照成建杰的话来说,怕也是一个修炼出内劲的强者。

     莒飞还要说什么,莒桀一挥手,“闲杂人都出去吧,钧儿的父亲没有回来,有什么事情我这个爷爷在也就可以回答了。”

     蓝小布暗叫可惜,不过莒桀在的确是可以了。

     等众人离开手术室,蓝小布将门关上,开始取出部分中药熬制。

     “蓝医生,你还没有看病,就先熬药了?”中年女子见蓝小布直接开始熬药,也是有些疑惑。

     蓝小布淡淡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蓝小布担心的只有莒桀一人而已,他怀疑莒桀一样是内劲高手。按照他获得的药方介绍,极夜子熬制过程中会产生一种遏制内气的雾气,不过也很好解决,只要口中含有一片雪峰蓝参就可以。

     此刻蓝小布的口中就含着一片雪峰蓝参,这雪峰蓝参自然也是莒飞购买回来的。

     “你只是熬了一味药?”莒桀一直盯着蓝小布,此刻他也有些疑惑,莒飞带回来的药有几十种,而蓝小布就熬制了一种。

     蓝小布没有继续熬制汤药,而是转过头看着莒桀淡淡的说道,“你叫什么?”

     莒桀脸上的戾气一闪而逝,“老夫莒桀,莫非蓝医生在治病之前还要讨教一下我不成?”

     蓝小布微微一笑,拿起手术刀走到莒钧身边。

     “站住。”莒桀感受到蓝小布无论如何也不像是给人看病的样子,语气有些严厉起来。

     蓝小布转过头,盯着莒桀缓缓说道,“二十一年后,我也是来这里给人看病,不过要看的病人不是你孙子,而是你重孙。你也真能活啊,二十一年后声音都没有多大改变,呵呵……”

     什么鬼?二十一年后?莒钧还有那中年女子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蓝小布,莒桀则皱着眉头,手中已经是多了一柄飞刀。

     “莒飞!”拿出飞刀的同时,莒桀就大声叫道。随即他就醒悟过来,这是最顶级的手术室,他除非去撞门,否则那隔音效果外面根本就听不到。不过莒桀怡然不惧,将他看成一个老者,那是瞎了眼。他三十年前就跨入了内劲行列,这些年侵淫其中,不要说区区一个蓝小布,就算是一群人来了,他手中的飞刀也可以轻松杀光。

     蓝小布显然更明白这个手术室的隔音效果,他就好像没有看见莒桀拿出飞刀一般,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妻子刚刚亡故,我心里挂念妻子,只是说了一句我不能治疗而已。呵呵,治不好你重孙的自然不是我一个,不过你当时说的那句话我现在依然记得清晰,你说‘丢到深莆海里去吧’。然后我就被丢进了深莆海……”

     就算不止一次杀人的莒桀,此刻都有些冷飕飕的。他不惧蓝小布是一回事,可蓝小布说的话实在是太莫名其妙和阴森森了。

     蓝小布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眼里带着茫然的莒钧,再次说道,“当初我只是不能治疗你那犬子罢了,你和你家的老东西就要杀我。今天我也看不好你啊,你当如何……”

     说完这句话,蓝小布手中的匕首划出一道白芒,白芒在莒钧脖子上带出一道红线。

     “你找死……”莒桀睚眦欲裂,手中的飞刀就要飞出,不过他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对,内气竟然一点都提不上来。下一刻蓝小布已经是冲上来,一拳轰在了他的脖子上。

     此刻他才明白过来,刚才蓝小布说了那么多话不是向他解释,而是在等被煮的药材药性挥发出来,让他无法提气。他心里有无穷后悔,自己应该第一时间去开门的,就算是弄一点响声也好啊。

     “啊……”直到此刻中年女子才醒悟过来,只是她的惊叫仅仅是半声,就被蓝小布的刀割破了咽喉。

     莒桀跌坐在地上,他的喉骨尽皆碎裂,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眼里更是如要喷火一般,愤怒到了极致。

     (第三更送到,还是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没有收藏的道友,请加入书架给一下收藏,感谢感谢!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