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三十四章 吓退娄家
最快更新弃宇宙 !

    娄学茂冷哼了一声,没有理睬娄如玉,转身进入了屋子。

     娄正修赶紧跟了进去,娄如玉疑惑不已,大伯对他一直很是和颜悦色,怎么今天给了他这么大的脸色看?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得罪大伯,赶紧跟了进去。

     “如玉,从今天开始,你不允许在外面鬼混。要么给我学习,要么给我进入矿上工作。”娄学茂坐下后,语气平缓的说道,可是话里的意思却不容置疑。

     “啊,大伯,你也知道我不是学习的料啊。”娄如玉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大伯突然给了他这么一个转变。

     娄学茂根本就没管娄如玉的回答继续说道,“还有,等会我会将你和海阳苏家那个苏岑的婚事退了,以后不允许以任何借口去找她。”

     “为什么?大伯,那是我喜欢的女人。”娄如玉听到要退掉苏岑,立即就不干了。

     娄学茂冷冷的看着娄如玉,“你如果想要让我娄家被人铲平了,你尽管去寻找苏家好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先铲平你娄如玉。”

     听到大伯如此可怕的语气,娄如玉也是打了个激灵,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娄正修在一边说道,“董事长,蓝小布虽然可怕,应该还没能威胁到我娄家的地步吧?根据我所知,莒桀和莒钧都是被蓝小布在手术室杀掉的,而且杀了人后,蓝小布也逃了。”

     娄正修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娄学茂明白娄正修的意思,那就是娄家强者多的很。而且娄家是挖矿起家,别看负面报道不多,事实矿争哪一次不是流血事件?死几个人是常有的事情。

     蓝小布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医生罢了。娄正修对蓝小布客气,也是因为蓝小布心狠手辣,不愿意交恶这种人。但区区一个蓝小布想要压到娄家头上,似乎不大够吧。

     “大伯,蓝小布怎么了?”娄如玉小心的问了一句,蓝小布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杀了莒家的莒桀和莒钧啊,莒钧就算了,那莒桀可是比大伯还要强势的存在。

     娄正修回了一句,“苏岑是蓝小布的女人,所以你最好是不要多想苏岑了。”

     娄如玉听到苏岑是蓝小布的女人,脖子顿时有些凉凉的。他是一个纨绔少爷不错,可也知道蓝小布根本就不惧任何少爷。否则的话,也不会杀了莒桀和莒钧。他担心的不是蓝小布对付娄家,而是担心蓝小布对付他啊。

     他可是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蓝小布要对付他的话,实在是太简单了点。想到这里,他本来还要抗拒一下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娄学茂看着娄正修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我是因为蓝小布杀了莒桀和莒钧这才忌惮他吗?莒家实力的确比我娄家强,可我不是因为这个忌惮他蓝小布。”

     见娄正修还是不解,娄学茂再次说道,“不久前我得到的消息,生鳄帮被蓝小布一人硬生生灭掉了。包括帮主封博在内,还有五相、二十子,无一活命。你觉得,我娄家再强能强的过生鳄帮?”

     听到娄学茂的话,娄正修就感觉到头皮发麻,浑身冷飕飕的。这个时候他只有一种庆幸,庆幸自己对蓝小布从头到尾都是客客气气,没有做出什么别的事情来。

     寻常人可能不知道生鳄帮,可他娄正修岂能不知道生鳄帮?生鳄帮的五相全部是内劲强者。地球元气爆发后,二十子中间说不定又多出了几个内劲强者。这个帮派在东南亚一带可是眼睛朝天走路的,现在竟然被蓝小布灭掉了,他能不冷飕飕?

     相反不知道生鳄帮的娄如玉感觉反而平淡一些,远没有蓝小布杀了莒钧的威胁来的大。

     娄学茂沉声说道,“你我虽然不修武,相信内劲武者你应该不陌生吧,我娄家也有一名内劲武者。可你见过哪个内劲武者可以两步就从我门口消失不见的?”

     刚才蓝小布离开的时候,第一步跨出后就在数丈之外,他们看见的不过是一个身影,第二步他们已经不知道蓝小布去了哪里。

     娄正修长吁了一口气,小心的问道,“董事长,生鳄帮是蓝小布干掉的,这个消息确定了吗?”

     娄学茂摇头,“我也是刚刚得知,一个老朋友告诉我的。否则,你以为我会为了区区一个蓝小布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回来?这件事就到这里为止,不允许传出去。还有如玉,你必须收敛心思,不允许在外面有半点违背家规的举动。我一会就去和苏家解除你和苏岑的婚约,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是,大伯。”娄如玉低下头。

     ……

     昆仑山,华夏第一神山,这里承载了太多的华夏传说。

     因为昆仑山实在太过险峻和神秘,进入昆仑山旅游的经常会失踪,这里也就有了军人守护。

     不过这种守护象征意义更大一些,可不是那种封山的程度。

     蓝小布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一路上都是无惊无险,仅仅几天时间,他就来到了昆仑山外围。更让蓝小布觉得庆幸的是,虽然地球上元气已经越来越浓郁,但昆仑山现在还没有人注意到。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外太空不明物跌落昆仑山的事情还没有传出来。

     蓝小布紧了紧背包,回头看了一下,拿出手机打开发了一个讯息,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手机卡毁掉,连手机都直接丢了。

     从现在开始,他蓝小布将随时会死在昆仑山深处,哪怕重生才一年不到,但过往的一切都将和他无关。

     尽管蓝小布很想修炼到先天再进入昆仑山中,他知道这已经是不现实了。先不说他能不能修炼到先天,就算是能修炼到先天,昆仑山也早就被禁止入内。

     ……

     再次回到了海阳医科大学,苏岑却有些魂不守舍,她身边的同学都看出来了她的精神状态有些问题。

     “叮。”手机响了一下,应该是有信息来了。苏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上面有一条信息,“原谅我食言了,这一世我无法陪你,你要好好的。”

     陌生的电话号码,莫名其妙的话。就在苏岑想要删除这条垃圾信息的时候,张美薰的声音传了过来,“苏岑,你妈来了。”

     “啊。”苏岑惊醒过来,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门口。

     从她上大学后不久,父母就离开了海阳,说是出国了,但从来都没有联系过她,更不要说来学校看她了。若不是还有爷爷,她都不想回去。可是今天,她妈却到学校看她了,这怎么回事?

     教室门口站着一名脸色憔悴的女子,她看着苏岑眼圈有些泛红,“岑岑……”

     “妈,你怎么来了?”苏岑连忙站了起来,虽说她不明白父母在她上了大学后为何不理她而离去,可终究是她的父母。

     “岑岑,爸爸妈妈对不起你。”离开教室后,韦楠一把搂住了女儿苏岑,她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回来,可她没有能力回来。

     “妈,爸爸呢?”苏岑知道妈妈说对不起她,应该是她上了大学后,父母都失踪了吧。不过妈妈能回来就好了,因为有爷爷的照顾,她在大学很好。

     “岑岑,之前我和你父亲因为反对你一毕业就嫁到娄家去,还是嫁给那个浪荡子娄如玉,所以被家里强行送出国了。我们没有能力……”

     “什么?”苏岑被母亲韦楠的话惊呆了,她要嫁给娄如玉?这人她听说过,完全就是一个渣子。一想到父母都没有办法抗拒,苏岑的脸色就苍白了。

     随即她就醒悟过来,“妈,你是准备带着我偷偷出国吗?”

     韦楠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发,她很是愧疚,好在现在一切都变了,“岑岑,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娄家已经主动解除了你和娄如玉的婚约,所以我才能回来。你爸爸将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后,很快也就回来了。”

     听到这里,苏岑才将一颗心放了下来。

     “岑岑,你的脸色不好,神情又有些恍惚,是遇见什么事情了吗?”尽管几年没有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可一见到自己的女儿,韦楠依然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苏岑有些犹豫,之前所有的事情她都不会隐瞒妈妈的,可现在几年不见面,心里总是有些别扭,加上年龄又大了,有些话竟然无法说出来。

     “岑岑,我知道你肯定对我们有些意见,可我终究是你妈妈,你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呢?”韦楠心里叹了口气,她知道只有时间和关爱才能慢慢弥补母女之间的痕迹。

     苏岑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妈,我最近总是做一些古怪的梦,甚至是一些将来的事情,而且很离谱……”

     韦楠听到这话,立即就有些焦急起来。如果是偶尔做一两个梦,关系到将来的事情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可经常做,这就有些古怪了。

     “岑岑,你不用担心,我带你去行间寺问问,行间寺的主持平山大师可以解梦,我带你去那边看看,是不是撞邪了。”韦楠在安慰女儿,她心里却比女儿更担心。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