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四十二章 我的那个男子汉(给盟主李倾洛加更)
最快更新弃宇宙 !

    让骆采思松了口气的是,这个山洞里面没有什么野兽,只是堆积了一些动物骨骼和碎叶枯枝而已。

     骆采思将山洞打扫干净,带蓝小布进山洞后,整个人都要累垮了。之前一直在忙着,还不觉得什么,现在一停下来,骆采思才感觉到浑身都疼痛,身上也是冷飕飕的。

     拿出几个创口贴贴在了肩膀处,又从包里拿出唯一的一件外套裹在身上。山涧的风吹过,骆采思打了个冷颤,她觉得很冷。她目光下意识的落在蓝小布的脚上,蓝小布身上还是湿的,甚至还赤着脚,这样下去肯定要病倒。

     尽管疲惫不堪,骆采思还是在周围捡了一些干树枝和过来,然后在洞口生了个火。

     火光下,骆采思总算是暖和了一些。此刻她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包里还有一个打火机。

     蓝小布身上的衣服已经开始出现水蒸气,骆采思拿出一条毛巾,简单帮蓝小布擦了一下,将毛巾裹在了蓝小布的胸口。

     她不敢将自己的外套给蓝小布,她担心自己病倒。一旦她病倒的话,她和蓝小布都是死路一条。

     夜渐渐的深沉下来,骆采思看着外面濛濛的山谷,她心里有一种彷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山涧深处传来了不知名的野兽吼叫之音,让骆采思心里忐忑不安。她下意识的靠近了一些蓝小布,看着蓝小布依然茫然的眼睛,犹豫了一下问道,“蓝小布,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秦岭山脉?”

     蓝小布喃喃自语顿了一下,似乎在想这个问题,但很快他就痛苦的皱着眉头,然后再次念念有词起来。

     骆采思感觉到蓝小布不是真的出问题了,他至少可以听懂他自己的名字,现在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了他,她要救回蓝小布的话,就必须慢慢来,绝对不能着急。

     火焰渐渐的暗了下来,骆采思加了几根干柴进去,火焰再次起来的时候,骆采思的思绪又沉浸到了山涧外面浓浓的夜色之中。

     骆采思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自己就要研究出治疗爷爷的方案了,但却缺少一种药材,她单独前往深山寻找这种药材,结果在山中迷失了方向。在她寻找方向的时候,她遇见了狼群,焦急之下她逃跑的时候跌进了悬崖深处……

     恐惧让骆采思豁然惊醒,她看见自己正依偎在蓝小布的身上,而蓝小布浑身发烫,可他依然在喃喃自语着。

     不好了,蓝小布病了。

     洞外的天空已经有些濛濛亮光,显然天将亮了。

     骆采思觉得自己有些昏昏沉沉的,她还是赶紧从包里拿出电话,又将电话卡装了上去。她是医生不错,可现在她研究的方向还是西方医学。现在手上既没有药材,也没有设备,想要救蓝小布她也是无能为力。

     在她电话要拨出去的时候,又放了下来。这个时候,她竟然不知道要去寻找谁帮忙?

     她极少有朋友,甚至连闺蜜都没有一个。唯一能帮到她的,只能是骆家。一旦她打电话回去,恐怕第一时间是被禁足。至于蓝小布,就算是骆家不将蓝小布怎么样,也绝对不会冒着得罪千音的危险去救蓝小布的。

     她有些后悔没有要季正的电话,如果有季正的电话,她可以打给季正。季正和蓝小布联合发表了署名论文,关系应该不错吧。

     “蓝小布,蓝小布,你先不要念叨了,你现在很危险……”放下电话后,骆采思只能疯狂的摇晃蓝小布,她希望蓝小布清醒过来。

     可是蓝小布对骆采思的话置若罔闻,依然还是目光茫然,念念有词。

     骆采思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助,当初她一个人漂洋过海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也从未有过现在的这样无助。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的坚强也许仅仅只是一种伪装的硬壳。眼泪水在眼眶里面转动,骆采思强忍住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她感觉有些干,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她想要出去弄点水过来。只是她刚刚站起来,身体就是一阵摇晃,随即软弱无力的跌坐在地。

     骆采思知道自己也病了,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现在应该发热。

     “蓝小布……你不要总是自己自语了,我们都病了,你是男的,你是男的……”骆采思再次摇晃蓝小布,蓝小布还是眼睛茫然的喃喃自语。

     骆采思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一点都不坚强,她曾经做的样子都是可笑的。现在她才发现,她很脆弱,她需要坚强的依靠,而不是在这荒山野岭中照顾一个疯疯癫癫的男子。

     “蓝小布……我们是不是都要死在这里了?蓝小布……”骆采思擦着自己的泪水,她心里惶恐不安,嘴里和蓝小布一样喃喃自语着,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骆采思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是大亮,但洞外依然是灰蒙蒙的一片。

     雾霾和深山的雾霭叠在一起,哪怕是在秦岭深处,阳光依然是照射不进来。

     骆采思挣扎着来到洞口,她从洞口看出去,一丝淡淡的光亮似乎穿过了一切的阻拦落在了她的脸上。

     远处传来野兽的嘶吼声,骆采思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然抬着头看着那一丝光亮。她的思绪渐渐的飘远,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可以沿着那一丝光亮冲出雾霾裹住的壳,找到一片让她向往的地方。

     “蓝小布,你说如果没有雾霾,那光是不是就可以直接照射到我们住的地方了……”骆采思的脸颊还有泪水痕迹,她却伸出手去接那一缕阳光。

     哭过之后,她那虚假的坚硬外壳似乎已经被破去,尽管此刻她浑身软弱无力,头依然是昏沉沉的,可她的心里反而是轻松了起来。如果爷爷还在,她也是一个小女孩,是爷爷最疼爱的小女孩。

     也许人生最大的恐惧是死亡,当她忘记了死亡后,面对一切都会安宁从容。

     “蓝小布……”骆采思又叫了一声,然后她回头才发现蓝小布不见了。她心里一惊,赶紧叫了一声,“蓝小布,蓝医生……”

     周围除了流水声音和飞鸟的鸣叫只有偶尔传来的野兽嘶吼,骆采思惊慌起来,她扶着石壁站起来。头越来越昏沉,她再次恐惧起来。之前和蓝小布在一起,哪怕蓝小布只是混混霍霍,需要她的照顾,她也觉得有些依靠一般,或者是有一个伙伴。现在她之后又一个人在这里,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孤单和害怕。

     “蓝医生……蓝小布……”

     没有人回应,只是过了一会,她的声音才从山涧深处回应过来,更是显得空寂。骆采思又是打了个冷颤,她忽然觉得人生最大的恐惧不是死亡,而是寂寞和孤独。孤独了才会害怕,孤独了才会更加的恐惧。

     感觉略微有了一些气力,骆采思扶着石壁走了出来。她要去寻找蓝小布,难以煎熬的孤独让她无法一个人在这里停留。

     “呜…….”一声熟悉的狼嚎传来,骆采思脸色煞白。是昨天那头灰狼,它竟然又来了。

     随即骆采思就想到了蓝小布,蓝小布不在洞里是不是一个人出去被那灰狼吃掉了?想到灰狼撕咬蓝小布的情景,骆采思忍不住浑身颤抖。她很想再次爬回洞去,可她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她回到了洞中,那头灰狼还是会找过来吃掉她的。

     泪水又一次无法遏制的滑落,死在这个地方也就算了,可是被狼撕碎身体吞吃掉,一想到这个骆采思就忍不住惊惧。

     扶住石壁在洞口伫立了几分钟后,骆采思才深深吸了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她再次缓缓移到洞中,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一只可爱的卡通发夹插在了短发上,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项链。项链并不是多好,只不过是一条寻常的珍珠项链罢了。骆采思花了好大力气才将这项链也系在了脖子上,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这才喃喃自语道,“不知道爷爷一个人在地下过的可好。”

     “爰采葑矣?沬之东矣。云谁之思?美孟庸矣……”

     骆采思喃喃自语,她的嘴角微翘,脸上也红润了一些,“爷爷说我是骆家最美的丫头,将来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来约我去最美丽的地方,然后我才能嫁给他……”

     骆采思抬头看着濛濛的天空,“也许我的那个男子汉,他在天的那一头,我要打扮的最美过去……”

     “呜嗷……”灰狼再次的嘶鸣让骆采思回归了现实,脑海越来越沉重,随即用力摇了摇头,“我要死了吗?”

     她内心深处知道,也许自己真的活不了多久了,否则的话怎么总是想起爷爷?

     努力将这些念头抛开,骆采思依然走向了狼吼的方向。蓝小布应该是被狼吃了,与其等狼找到洞里来吃她,她还不如主动过去,至少临死前还有一个相伴的。比起死亡来,她更恐惧孤独,哪怕是死了,她也不想一个人在黄泉路上徘徊。和蓝小布在一起,至少有一个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