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一二八章 怕我未婚妻
最快更新弃宇宙 !

    古星山都忘记还有一个千云仙门了,这次看见千云仙门出现,立即就想到了索性借这个机会彻底灭掉了千云仙门。没想到事情到了最后,竟然连出现了一个反转。

     邹诤淡淡说道,“这件事就此作罢,东羽仙宗不得再寻找千云仙门的麻烦。另外我希望在昆墟玄涧开启的这段时间内,大家都安分守己,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都要有点分寸。三天后,进入昆墟的选拔就在昆墟广场举行。”

     说完这句话,邹诤一步跨出,瞬息消失不见。

     蓝小布心里冷笑,九洲山听起来好像急公好义,但从邹诤的行事看,也不过是为了保证昆墟玄涧的顺利开启和结束罢了。这和公平公正毫无关系。

     于洗脸上无光,也懒得去寻找蓝小布的麻烦,转身立即离去。人家蓝小布对你东羽仙宗言语上可没有半点不尊重,是东羽仙宗的弟子欺人而已。

     白羽仙城的城主孟傲远远的看着蓝小布,他比谁都清楚,蓝小布如果真的有水晶影像上那么唯唯诺诺的话,那就不会在白羽仙城重创妫海兆,一风刃砍了弯月丹楼掌柜的脑袋了。

     他很有可能看错了,蓝小布的暴脾气和他理解的完全不同,加上蓝小布的成长空间还很大,这种人就是不能交好,也不要去得罪。

     ……

     邹诤离开,东羽仙宗暂时也没有打算寻找蓝小布的麻烦,妫海家族一个三星宗门更是不敢冒犯九洲山的意思,蓝小布所在的千云仙门竟然安稳了下来。

     不过这种安稳时间并不长,仅仅过了一天,蓝小布所在的地方再次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蓝小布还认识,西隐丹师淳于良雍。

     淳于良雍来显然只是为了他的东西,仅仅一个淳于良雍蓝小布不惧,可是跟随在淳于良雍身边的那个家伙,却让蓝小布浑身都不舒畅。这人看起来并不高,甚至很瘦小,但一身阴冷气息有些类似妫海兆的那柄剑。

     蓝小布知道今天事情难以善了,他示意扇千月等人让开。这个瘦小的家伙很强,甚至仅次于那个邹诤。

     蓝小布肯定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一旦打起来,恐怕不等邹诤过来,他已经被干掉了。而且邹诤也不一定会过来。

     “蓝小布,千云仙门的宗主?”瘦小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蓝小布,他的声音就好像从胸腔发出来的,飘忽不定,让人听了别扭。

     “不错,阁下何人?”蓝小布语气不亢不卑,他忽然想自己是不是缺少一门遁术,一旦打不过可以从容逃掉。

     随即蓝小布就自己否定了这个想法,以他的性格,就算是打不过也不会丢下同门逃走的。

     “秦西泽丹师桂无手……”

     蓝小布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对方的手,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扇千月惊呼了一声。蓝小布疑惑的回头看去,就发现了扇千月眼里的惊恐。

     只是这家伙好像是真的没有手啊,对方的袖筒似乎空着。

     尽管扇千月这个时候什么话都没有说,蓝小布已经知道这个桂无手应该非同寻常了。

     “你拿走了淳于丹师的东西,那都是我请淳于丹师帮忙去寻找的,现在你将这些东西交给我,我就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否则的话,就算是邹诤来了,你也必须要将东西拿出来。”桂无手那飘忽不定的声音,让蓝小布极度不舒服。

     “什么东西?”蓝小布疑惑的看着淳于良雍,他心里在猜测淳于良雍为什么要找桂无手来要东西。

     桂无手应该是他刚刚找到的,否则的话早就去千云仙门了。桂无手这人能吓住扇千月,应该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淳于良雍和这种人合作,岂不是与虎谋皮?如果淳于良雍打着将《十洲道丹录》给桂无手,他自己留下别的东西,那简直就太天真了。

     淳于良雍的声音有些颤抖,“蓝小布,桂前辈不久前跨入了虚神境,我劝你还是听从桂前辈的话……”

     听淳于良雍的声音,蓝小布就猜到,这家伙不是主动寻找桂无手合作,否则的话不会这种状态。看他憔悴的样子,估计是被桂无手胁迫了。

     “给你三息时间……”桂无手说话的时候,狂暴的虚神气息碾压下来,蓝小布哪怕神念已经百里之外,真元更是凝练浑厚,在这种狂暴的碾压气息之下也是忍不住倒退数步,一种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

     实力相差太大,他根本就没有半分抵抗的能力。

     蓝小布脑海疯狂转动,他很清楚,今天就算是自己拿出《十洲道丹录》怕也是讨不了好。

     神念扫出去,他知道就算是邹诤在恐怕也不会管他的。在这里,实力弱就是原罪。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神念之中,是西昆仑派的傲娇女人柳离,蓝小布立即大喜,他正想传音给柳离。只要柳离过来将水搅浑了,他就有机会。不过很快蓝小布就放弃了这种想法,因为柳离本来就是来他这里的。

     “既然你不愿意回答,那我就自己来拿了。”这次桂无手的声音似乎来自牙缝。

     “唉。”蓝小布叹了口气,“桂无手,你好歹也是一个修仙的人,不怕这样遭到报应吗?再说了,那《十洲道丹录》……”

     蓝小布的话说的非常缓慢,就是这样,桂无手依然听的极为认真,因为蓝小布提到了《十洲道丹录》。可偏偏就在提到这本丹书的时候,蓝小布的声音止住了。

     桂无手没有发作,他也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柳离。

     柳离也没有想到蓝小布这里还有人,不过她的脸色微微有些不大好看,显然认识也知道桂无手的来历。同时她清楚,蓝小布有麻烦了。

     桂无手从来都不会交朋友的,和他打交道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暂时的活人,一种死人。

     活人和他一起是因为利益关系,一般情况下这种利益关系结束的时候,就会变成死人,所以也叫暂时的活人。

     所以桂无手在元洲修仙界名声极为恶劣,可以说是臭名昭著。她想不明白,蓝小布怎么会惹上了桂无手。

     “你果然会惹事。”柳离扫了一眼蓝小布,语气带着一丝无语。

     “你来做什么?”蓝小布故作讶异的询问。

     柳离没有回答蓝小布的问题,她直接盯着桂无手,“你现在就走,别让我生气。”

     “哈哈哈哈……”桂无手哈哈大笑,“我桂无手纵横元洲怎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一个小小的金丹竟然敢让我现在就走,我今天就不走,你能奈我何?”

     若不是因为这里是昆墟广场,桂无手怕是直接干掉柳离了。

     柳离面无表情,抬手抓出一枚剑符,“我只要捏碎这枚剑符,你恐怕只剩下今天了。”

     “西昆仑派……”桂无手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柳离他不惧,可是柳离手中的这枚剑符,只要碎裂了,他一百个桂无手也别想活着离开昆墟广场。

     并不是五星宗门他都忌惮,可西昆仑派他是绝对不敢碰的。听说这是一个拥有地仙的可怕宗门,要杀他桂无手,怕是轻松简单。而且这里还是昆墟广场,他只要动了眼前这个女子,怕是走不出去。人家说只要捏碎了这枚剑符,他只有今天,可并不是骗他。

     桂无手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蓝小布忽然在他耳边传音,“早知道你怕我未婚妻,我早就叫她来了,呵呵。”

     桂无手脸色一变,加快了脚步。

     看着跟在桂无手后离开的四品灵丹师淳于良雍,蓝小布呵呵一笑,“西隐丹师啊,你这是与虎谋皮啊,呵呵,祝你好运了。”

     淳于良雍脸色难看之极,白痴才会想着要和桂无手谋什么。他是被桂无手抓住了,而且桂无手是查找《十洲丹道录》找到他的,就算是没有他蓝小布的事情发生,他淳于良雍也别想逃过去。

     早知道有今天的事情,他淳于良雍绝对不会插手《十洲丹道录》。这本丹书他还没有收益多少,就惹出这么多事情来。

     “多谢柳离仙子了。”蓝小布一抱拳,虽然他和柳离关系恶劣,但刚才的事情如果不是柳离的话他还真没有好的办法。人家桂无手就算是杀了他,他也没有办法跳天。一个虚神强者,哪怕是扇常修跨入了炼神境,又能拿人家如何?

     况且他在桂无手离开的时候,还利用了一下柳离。

     柳离面无表情,看着一边的扇千月说道,“上等的银光鱼怎么弄到?”

     这个女人一如既往的高傲,蓝小布很想说一句你不高傲一点会死吗?不过想到刚才人家还通过叫家长的方式救了自己,自己这样说有些不大厚道。

     若是人家当初通过叫家长的方式,他蓝小布在牟北坊市就没了。没办法啊,人家有好家长。

     扇千月看着柳离,因为桂无手的离开,她已经平静下来,“我没有得到上等银光鱼的方式……”

     柳离脸色一冷,转身就要离开,显然她高傲的性格让她不屑询问第二遍。

     扇千月却继续说道,“但我有得到特等银光鱼的方式,而且上次在牟北坊市我们得到的也不是上等的银光鱼而是特等的银光鱼。”

     (求下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