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一四九章 呵呵
最快更新弃宇宙 !

    昆渡峰,西昆仑派的十八辅峰之一。

     柳离坐在这里有些走神,她刚刚听说得到《十二真言书》的真仙楼被人灭掉了。此刻她心里很是钦佩蓝小布,竟然舍得将《七音》让出来。

     《第二道典》本来是她得到的,蓝小布让出来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七音》却是蓝小布自己得到的。

     如今想来,如果蓝小布贪婪一些,留下了《七音》,现在蓝小布怕是和真仙楼的下场一般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元洲,呵呵……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柳离赶紧站了起来,她知道是师父回来了。她心情有些激动,她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来了。

     门推开,进来的是一名容貌漂亮的女子,她看起来比柳离要大,不过反而显得更是成熟。这正是柳离的师父玉湘衣,昆渡峰的峰主,已经是虚神后期的境界。

     “师父……”柳离激动的叫了一句,她满怀渴望的看着师父。

     回到西昆仑派已经快半年时间了,她身上的毒还是没有彻底解去,这还是她喝了五芝液,甚至吞服了五彩仙芝,否则的话现在修为已经尽失,更不要说是解毒了。

     后来她师父想出来了一个办法,就是让她先修炼《第二道典》。《第二道典》很多东西都和传承下来的功法截然相反,也许修炼后,可以遏制毒素,甚至可以解毒。

     不过柳离满怀激动的眼神很快就担忧起来,她看见师父似乎并没有多开心。

     “对不起,璃儿……”

     听到这几个字,柳离心一沉,恐怕她现在无法修炼《第二道典》了。

     果然玉湘衣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第二道典》现在恐怕不是师父能做主的,现在包括九洲山在内的很多五星宗门都在西昆仑派盯着这部道典,而这部道典又不能复制……”

     玉湘衣还在说着,柳离眼里却浮现出了蓝小布有些不屑的面容,还有他说的话……

     ‘《第二道典》你要学的话,现在赶紧背,出去后轮不到你的……’

     当时她很是不屑,她柳离好歹也是传承弟子,甚至是将来西昆仑派的圣女。加上《第二道典》是她带回来的,她都不能学,谁能学?

     玉湘衣还在说着宗主和长老们的决定,柳离却是失去了听的兴趣。还不是蓝小布说的哪些话,高层领导修炼过了还有中层,然后还有亲属子女,再有一堆人在惦记着《第二道典》,你还是洗洗睡吧。

     “璃儿,宗门的章辅长老已经看过你的毒,他觉得,觉得……”

     玉湘衣似乎有些为难,后面的话始终都说不出来一般。

     柳离抬起头,她的脸色有些白,此刻她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玉湘衣叹息一声,“章辅长老认为你中的毒已经渗透进五脉腑髓,实在是因为你当时受伤太重,让毒素扩散,加上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根本就不是丹药可以治疗的了。”

     柳离就感觉到头脑一阵阵晕眩,她差点跌坐在地。

     “师父,我这一辈子就是在金丹境上了?”柳离手忍不住颤抖,一个天之骄女忽然变成了一个废人,她接受不了。

     玉湘衣欲言又止,柳离颤声说道,“师父,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吗?”

     玉湘衣又是叹息一声,“你的修为会随着毒素的扩散而渐渐减弱,当你的修为彻底消失的时候,你就,就……”

     柳离已经明白过来,等她的修为彻底失去后,她就会没有命在了。

     “璃儿,你不用担心,我怕你闲得慌,所以想推荐你做一个藏经阁长老。昆玉宗的核心弟子庆山……”

     柳离站了起来,“师父,我不会嫁给他的,我打算离开宗门出去历练一段时间……”

     “那就不说庆山的事情了。宗主问我,你是否知道五彩仙芝的具体位置,除了你之外是不是还有别人知道有那个地方?”玉湘衣脸上有些惭愧,她也不想询问这些话,可她不得不询问。

     柳离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她的一切注定有一个新的人来继承。

     柳离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师父,她将所有得到的东西全部都交给宗门了,除了《第二道典》和蓝小布的《七音》外,还包括了五彩仙芝和灵髓晶、五芝液……

     现在她要出去历练一番,宗门竟然让她说出这些位置,然后还要问是不是还有别人知道?

     这一刻她只是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将五彩玄涧是蓝小布带她去的事实说出来,如果她说出来了,恐怕害的不是她自己,还有蓝小布。

     曾经西昆仑派在她心目中如此高大的形象,忽然垮塌了下来,就好像在她心里好不容易砌起来的万丈高楼,突然倒掉了。

     柳离木然的摇了摇头,她想要说些什么,嗓子却哑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传承圣女?呵呵,一切都如此的可笑。

     玉湘衣却是松了口气,只要没有别的人知道就行。

     “师父,我想要离开宗门了。”良久之后,柳离这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她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清脆,带着一种疲倦和沙哑。

     玉湘衣也是黯然说道,“出去散散心也好,总是留在宗门里面也闷得慌……”

     玉湘衣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柳离已经明白,她拿出拿出了一个玉简,用神念刻了一些东西进去递给玉湘衣,“师父,当初我只是在这里见到五彩仙芝的……”

     玉湘衣赶紧接过玉简,玉简里面画着的是两面峭壁,两面峭壁之下是一条溪流,其中一片峭壁边缘有五芝液跌落,而在五芝液跌落的边缘被柳离圈起来了,并且注明了五彩仙芝和灵髓晶。

     看了玉简后,玉湘衣也是愧疚的说道,“璃儿,宗门亏欠你的。”

     柳离摇了摇头,“不,宗门不亏欠我的,我这些年做的事情,都是宗门在为我顶着。”

     她也不亏欠宗门的,她留给宗门的东西,足够弥补宗门对她的付出了。至于五芝玄涧,那是蓝小布发现的地方,她没有资格说。

     玉湘衣拿出一枚剑符递给柳离,“璃儿,你现在修为越来越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立即激发剑符。”

     柳离没有去接这剑符,而是说道,“师父,我打算离开西昆仑派了,我想要慢慢的走完我自己还有的路,留在宗门也是一个累赘。”

     玉湘衣一愣,明白柳离这是要脱离西昆仑派了。良久后她收回剑符叹息一声,“对不起,师父做的不好。”

     柳离没有回答,她站起来交出身上的传承弟子玉牌,然后对玉湘衣躬身一礼,缓缓的走了出去。

     玉湘衣呆呆的看着弟子的背影,这一刻,她内心深处只有愧疚。可是有些事情,她一样做不了主。

     ……

     柳离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宗门的,她感觉自己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归宿到底在哪里。

     直到离开宗门良久,她才想起自己已经不再是西昆仑派的弟子了。叹了口气,祭出了飞船,甚至都没有辨认方向,直接激发了飞船。

     只是半天时间,柳离就停了下来。她虽然修为在下降,可现在还是金丹境,后面有人跟踪,她还是知道的。

     柳离的飞船刚刚停下来,一艘飞船就落在了柳离的飞船旁边。

     “杏仪师姐?”柳离看着飞船上走下来的女子叫了一声,随即说道,“杏仪师姐,你是来送我的吗?”

     女子叫赵杏仪,是玉湘衣的大弟子。不过论起宠爱程度,那是远远不如柳离了。柳离不但是昆渡峰的第一受宠弟子,同样是西昆仑派的第一弟子,因为她是圣女的第一人选。

     赵杏仪低下了头,她脸上充满了愧疚和抗拒。

     柳离的脸色愈发苍白起来,她明白了,这是来灭口的。灭口只有两个原因,第一她有可能看了《第二道典》,第二,昆墟内有五彩仙芝的那片峡谷。

     她现在不再是西昆仑派的弟子了,所以宗门不会让她带着这些秘密离开。

     师父真是好狠的心啊,可笑她还一直为自己是西昆仑派的圣女而傲娇着,似乎一切在她的眼里都是蝼蚁。就连眼前的这个师姐,平时见到她后,也要主动给她打招呼。

     “对不起,离师妹,我……”赵杏仪无法表达内心的情绪,她真不想过来啊。

     柳离凄惨的笑了笑,“这是我的报应罢了,你动手吧。”

     柳离闭起了眼睛,她连还手的欲望都没有了。

     赵杏仪看着闭上眼睛的柳离,眼圈一红,虽然眼圈这个师妹平时性情高傲,谁都看不起,可真不是卑鄙小人。

     良久见赵杏仪依然没有动手,柳离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赵杏仪,“杏仪师姐,你动手吧,我不会怪你的。”

     有些事情可能一辈子也看不透,但也有可能一瞬间就已经看透。柳离她算是看透了所谓的五星宗门,西昆仑派好大的名头,好大的威势。用蓝小布的话来说,呵呵。

     赵杏仪却是长吁了一口气,拿出一件东西递给柳离,“离师妹,这是我珍藏的一件面具法宝,没有用过,你拿去吧。从今以后,柳离这个名字就再也不要出现了,柳离已经被她狠心的师姐赵杏仪杀了。我走了,你多保重。”

     说完,赵杏仪转身祭出飞船迅速离开。

     柳离抓着这件面具法宝,泪水忍不住模糊了眼睛,她很清楚一旦这件事暴露,杏仪师姐要承受多可怕的责罚。而她平时对杏仪师姐却并不是那么尊敬,甚至将杏仪师姐当师妹来看。相反,她一直将师父当成母亲来看。

     人性,总是在你措手不及的时候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