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一六七章 全是糟老头子
最快更新弃宇宙 !

    蓝小布的长枪和他的金河塔刚才绝对不是全力撞击在一起,否则的话蓝小布的真玄枪不可能变化这么快,转眼第二道神通就落了下来。

     薛臬再无斗志,本来就被蓝小布的一句话说的心里有些疙瘩,此刻根本就不是蓝小布的对手,他只想疯狂后撤。

     蓝小布施展的是七魄第一斩,天冲斩。七魄斩他还没有修炼,可是这第一斩施展起来竟是得心应手,这应该和他的神魂刺有关系。如果薛臬全力抵挡的话,蓝小布肯定他的第一斩最多只是让薛臬重创。现在薛臬疯狂退走,蓝小布岂能不抓住机会?

     第一次施展天冲斩,刚刚斩出的时候,蓝小布还在尝试这门神通的掌控。当蓝小布发现这天冲斩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后,再也不会客气,狂暴的真元和神念更是疯狂涌入真玄枪,天冲斩威力瞬间提升了三十倍,这比神魂刺厉害多了。

     原本觉得自己可以退走的薛臬,心里涌起一种绝望,他在暗骂蓝小布不要脸。神通竟然还可以先施展三成威力的,简直狡诈到了极点。

     “找死……”沐扬折第一个发现薛臬不妙,他赶紧一拳虚空砸向了蓝小布。

     恐怖的空间压制碾压过来,蓝小布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艰难起来,他直接放弃了真玄枪,一拳也是轰了出去。

     轰!蓝小布这一拳和沐扬折的拳势砸在了一起,狂暴的元力反噬,蓝小布再也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急速倒飞。

     好在蓝小布的神念实在是强悍,他依靠着神魂盾止住了身形。

     神念再次卷动,虚空真玄枪带起一篷鲜血,落在蓝小布的手中。薛臬脸色苍白的退到了沐扬折的身边,刚才交手才数招,他已经重创,甚至七魄也被撕裂。

     如果不是沐扬折出手,造成了蓝小布的天冲斩失去了后劲,他已经没有命了。尽管他已经知道蓝小布刚才的话是挑拨,可他依然是生出了离开九洲山的想法。因为这一战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必要,他一个人仙,来这里拼死一战,所为什么?

     蓝小布心里暗自震撼,沐扬折的实力恐怕比他现在还略强一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境界了?至于没有干掉薛臬,蓝小布觉得还是自己刚刚修炼七魄斩,没有彻底掌控。否则的话,就算是沐扬折干扰,他一样可以干掉薛臬。

     沐扬折心里却更是震撼,刚才蓝小布仓促一拳,他真元翻涌,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可以想象,这次他是一大群人过来,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说不定还要阴沟里翻船。

     这个时候,他完全明白了为什么扈尤和风翰会被杀。这种实力,不要说两个人仙分开来,就算是扈尤和风翰一起过来,恐怕也难逃死路。

     看向蓝小布,沐扬折内心深处充满了忌惮。尽管他知道今天要杀蓝小布很难,不过他更清楚,如果今天不杀蓝小布,那今后恐怕再无机会。

     “蓝小布,你的确很强,短短时间就跨入了人仙境界。你再强,能在我九洲山四大人仙和五大宗门的围攻下走掉吗?”沐扬折哪里还会在意之前温文尔雅的气质。

     五星宗门没有人说话,这个时候不但是沐扬折,所有的五星宗门都是心里暗自惊骇。他们从未想过蓝小布会强悍到这种地步,如果早知道蓝小布是一个比一般人仙还要强大的存在,他们绝对不会趟这个浑水。

     沐扬折说话,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按照沐扬折的意思,两边分开,似乎要拦住蓝小布的一切去路。

     蓝小布哈哈一笑,这次却没有看沐扬折,而是指着一名身穿炽仙刀门人仙长老服的男子讥讽道,“你是炽仙刀门的长老李漠子吧,也够丢人现眼的。”

     这被蓝小布讥讽的男子正是炽仙刀门的两名人仙之一,第一长老李漠子,此刻他听到蓝小布的讥讽,顿时大怒,直接抓出法宝说道,“蓝城主,是不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我李漠子跨入人仙境也不过三百来年。来,就让我领教一下蓝城主的道法到底有多强。”

     蓝小布一笑,“要打架我奉陪,不过只有一次机会,就是不知道九洲山的那个糟老头子会不会再出手救你。群殴,你布爷也不惧。不过人家九洲山杀你炽仙刀门的弟子左苏博,你炽仙刀门竟然还舔到人家脚底,够下贱的。”

     沐扬折好歹也是中年潇洒哥一个,被蓝小布直接叫成了糟老头子。

     “你说什么?”原本杀势冲天的李漠子被蓝小布的话彻底惊住,左苏博是他炽仙刀门的传承弟子,也是炽仙刀门振兴宗门的种子,更是他李漠子的亲传弟子。因为昆墟开启,最后不幸陨落在了四海乾坤袋的选拔中。

     这件事对炽仙刀门打击极大,可当时在四海乾坤袋中陨落的也不是左苏博一个人,他炽仙刀门也只能打落牙齿肚里吞。

     “小畜生,说话信口雌黄,给我去死吧。”邹诤听到蓝小布的话,心里一惊,手中万象铃祭出,就要砸向蓝小布。

     “小畜生骂谁?”蓝小布一卷手中真玄枪。

     “小畜生骂你又如何?”邹诤话说了一半,立即醒悟过来,更是冷哼一声,杀气凌冽。

     蓝小布决定要干掉邹诤这个家伙,不过在他出手之前,李漠子长刀卷起一篷刀芒挡住了邹诤的去路。

     “李长老,你是什么意思?莫非别人随便一句诬陷加挑拨的话,你就要和我九洲山作对?”邹诤脸色难看,若李漠子是虚神境的话,他会先干掉李漠子,然后再杀蓝小布了。

     李漠子语气有些冷,“是不是诬陷,等人家把话说完,这里没有傻瓜,真假还是可以分辨的。我炽仙刀门虽然一般,却也有属于自己的风骨。任何人想要欺压我炽仙刀门,都是死战而已。”

     沐扬折一皱眉,目光落在其余几家五星宗门的代表上。不过当他看见其余几家五星宗门不但没有半点要动手的趋势,甚至还收敛了压向蓝小布的气势。此刻他只能说道,“邹长老,就让他说吧,我九洲山行的正不惧流言。”

     李漠子对蓝小布一抱拳,“蓝城主,还请将话说清楚,我炽仙刀门的弟子左苏博是如何陨落的。”

     蓝小布淡然道,“说我是不会说的……”

     “哈哈……”邹诤哈哈一笑,只是没等他笑完,蓝小布就直接丢出一个影像水晶球,“但是大家可以自己看。”

     影像水晶球还没有激发,但那一片火山的朦胧影子就让邹诤心里一跳,他毫不犹豫的虚空一爪,这影像水晶球化为齑粉。

     不等李漠子责问,邹诤就厉声说道,“你想要用虚假影像来挑拨九洲山和其余五星宗门之间的龌龊吗?蓝小布,你想多了。”

     说完邹诤气势再一次爆涨,这次倒是没有出手,他知道李漠子拦在他前面,他没有办法全力出手。

     李漠子脸色铁青,他心里已经有些猜测,这件事恐怕还真的和邹诤有关系。其余宗门则是沉默不语,他们想到自己门下在四海乾坤袋中陨落的弟子。特别是天渊剑宗的副宗主延泽滔脸色一样不好看起来,他门下弟子颜心剑一样是陨落在四海乾坤袋之中,以邹诤这种态度,蓝小布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

     “邹长老,我知道你被冤枉了心里愤怒,但让他说完,看他可以耍出什么花招,这样你才可以清白。”沐扬折淡淡说道。

     郁苡惊讶的看了一眼沐扬折,情景明显对邹长老不利,盟主还让邹长老等候,这是什么意思?

     邹诤有些尴尬的收起了气势,对众人一抱拳说道,“是我太鲁莽了,实在是因为这蝼蚁无缘无故的血口喷人,我太过愤怒。蓝小布,你拿出证据来吧,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看你能耍什么花招。”

     蓝小布呵呵一笑,“刚才的水晶球就是我的证据,你把那个水晶球捏碎了……”

     听到这话,邹诤无形中松了口气。

     却不想蓝小布继续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一个水晶球要一枚灵石吗?你个糟老头子都一大把年龄了,还喜欢捏水弹,要点脸不?你九洲山都是坏得很的糟老头子,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喜欢捏,那就再给你几个你慢慢捏,记得要赔我灵石。”

     说话间,蓝小布已经是抓出了四五个水晶球,这几个水晶球全部悬浮在邹诤的面前。

     邹诤的脸色难看起来,这些水晶球虽然还没有播放,可里面隐约的火山情景,就知道是和他捏碎的一摸一样,敢情蓝小布复制了一大堆这种东西。

     李漠子已经是第一时间抓起了一枚水晶球,同时激发了水晶球影像。

     虚空影像之中,一名五星宗门的弟子在被火焰裹住的同时,他的身体周围忽然出现了一圈犹如水波一样的东西,这波纹护罩直接将这名弟子护住,然后冲到了安全的地方。

     李漠子双拳握紧,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弟子左苏博。

     左苏博冲到了安全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下一步动作,竟然再次被一团火焰裹住,这团火焰比之前强悍了十数倍都不止。这种可怕的火焰,不要说一个金丹弟子,就算是虚神修士也必死无疑。

     “邹诤你这个匹夫,我炽仙刀门和你势不两立。”李漠子的长刀卷起一片刀芒,裹向了邹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