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一七四章 可怕的画戟
最快更新弃宇宙 !

    果然锻神术运转后,蓝小布压力大减。蓝小布更是加快了速度,他心里却在想,这个地方不要说人仙,就算是地仙,如果没有锻神术或者是没有炼体过也别想接近吧?

     此刻蓝小布倒是有些感谢柳离,如果不是柳离,他没有珈蓝丹。没有珈蓝丹,就算是他来到这里,也无法将全部心神都放在锻神术上。

     随着蓝小布越靠近这杆巨戟,他承受到的攻击就越强烈,而蓝小布已经可以看见在他的四周铺满了骨骼。可以想象,这些年来为了这杆巨戟死去了多少人。

     噗噗!当两道刃芒在蓝小布身上带起一篷血雾的时候,蓝小布这才知道越靠近巨戟不但有神魂攻击,还有实质性的杀气攻击。这些刃芒是巨戟周围的杀戾气息形成,最后化为了实质一般的杀意。

     在接近巨戟数丈范围的时候,杀戾气息刃芒愈发密集,又有数道杀戾刃芒撕开蓝小布肌肤带出血雾的时候,两道神魂攻击轰在了蓝小布的元神上。蓝小布身体一颤,识海差点失守。

     喷出一道血箭,蓝小布勉强守住了识海,同时真元聚集,整个人往前接连跨出数步,然后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那柄画戟。

     一道冰寒的气息涌来,蓝小布还没来得及将这柄画戟拔出,就感觉到身体就好像被强电击中。紧跟着杀伐气息化为一头凶悍的巨兽,这巨兽咆哮着张口大口疯狂冲向了蓝小布的元神,那似乎要毁灭整个宇宙的可怖杀伐之音在蓝小布的识海炸裂。蓝小布想都没有想,一道又一道的神魂刺轰向这巨兽,神魂盾更是一道又一道的建起来,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机疯狂的被巨戟卷走,攻击识海的力量强了数倍都不止。不但如此,画戟上的杀意疯狂撕裂着蓝小布的肌肤,短短时间蓝小布就成了血人。

     蓝小布却没有松手,他很清楚自己如果松手的话有一线机会走掉,更可能的是他松不开手。一旦他想要松手而松不开手的时候,他就失去了先机,想要神念再次渗透到这画戟之上炼化,那几乎是不大可能了。不能炼化画戟是小,他隐约也感觉到自己逃不出画戟的杀势范围。左右是一个死,既然如此,还不如拼死一搏。

     放手后不说别的,就是这画戟周身可怖的杀意就让他无法渗透进一丝神念意志。而现在他因为借助刚刚冲过来的气势,哪怕被画戟杀意侵袭,可他的一丝神念也渗透进了画戟。

     蓝小布疯狂运转锻神术淬炼自己的元神,同时疯狂运转不死诀淬炼自己的肉身,然后将所有的精力都用来炼化这画戟。

     尽管不断淬炼元神和肉身,但画戟周身弥漫的戾杀气息太过强烈和浑厚,依然是反复不断的撕着蓝小布的元神和肉身。

     此刻蓝小布非常清楚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情况,他必须要将画戟上所有的戾杀气息全部吸收过来淬炼元神和肉身,一旦他吸收的少了,他的元神和肉身就持续受到伤害。

     但蓝小布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一点,哪怕他竭尽全力,元神和肉身依然是持续不断的受到伤害。蓝小布知道,一旦这种伤害到了一个极致,他再也无法承受住的时候,他的身体将会崩盘,然后他也会和其余的人一样,化为画戟旁边的一具白骨。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那可以轻松走到巨戟旁边,然后干掉他蓝小布。因为此刻画戟上一切杀伐气息都被他带走了,不再会对别人形成威胁。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消失,握住巨戟的蓝小布彻底化为了血人和斜插在地上的画戟一般,犹如雕塑般一动不动。

     蓝小布内心焦急不已,天平正不断偏向画戟,而他连叫出宇宙维模内的古道帮忙都做不到。

     ……

     在元洲西域广袤的地域上,到处都是一片荒凉。只有一艘下品法器飞舟在这荒凉的土地上空掠过,以并不快的速度冲向了更西边的荒原。

     站在这飞舟上的是一名略显憔悴的女子,或者是因为过于憔悴,也或者是将一切都看的透透彻彻。这将她的眼睛衬托出来,更是美的如安静之山水,不再带有半点尘埃的味道。

     飞舟上站着的正是从暗湾沼离开的柳离,此刻柳离已经拿掉了易容面具,这里是元洲极西,没有修士会来这里。在元洲极西行走百万里,有时候也遇不见一个活人。

     柳离要去的地方是极西所在的落戟谷,她想要去见一次蓝小布,也许是她内心深处还不想这么快去死吧,也许是她将蓝小布当成了唯一的朋友吧。

     按照道理说,她想要见蓝小布应该去的地方是牟北仙城,而不是落戟谷。蓝小布是牟北仙城的城主,只有在牟北仙城才可以见到蓝小布啊。

     或者牟北距离暗湾沼实在是太远,她想要凭借下品飞行法器去牟北,也许人还没有到,就已经死在路上了。她的修为已经跌落到了蕴丹境,对她来说,每一天都是生命的倒计时。

     也或者她内心深处不想见到在牟北仙城的蓝小布,而想见到在落戟谷的蓝小布。

     再遥远的路途终究有结束的时候,柳离收起飞行法器,再次跋涉了半月时间,终于站在了落戟谷之前。看着雾霭缭绕的落戟谷,柳离神情有些恍惚。

     曾经这里她来过一次,当初还是她师父带她过来的,那个时候她似乎也是刚刚蕴丹成功。

     那个时候,她意气风发,不仅仅是整个西昆仑派,就算整个元洲,她柳离也是大多数修士羡慕的那个人。

     就如一个轮回一般,她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依然是蕴丹境。所不同的是,当初她是西昆仑派的娇子,带着未来传承圣女的光环来到这里。而今天,她是一个走投无路,即将死在荒野的流浪修士,孤独的来到这里。

     当初她来这里,是因为师父要带她畅游整个元洲,增加她的阅历。今天她来这里,是因为她想要在临死之前见一见自己唯一的朋友。不,是她心里认为唯一的朋友。

     面前那缭绕的雾霭是什么,柳离非常清楚,那是毒瘴。不要说她现在,就算是她师父,恐怕也无法穿过这片毒瘴之后安然无恙。

     柳离怔怔的看着这一片毒瘴,她应该在这里等蓝小布吧。只要蓝小布会来落戟谷,就必定会经过这里。

     柳离坐了下来,看着那毒瘴有些发呆。时间慢慢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离再次站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很可笑,蓝小布不修炼到人仙甚至虚神境后期,也不会来这个地方,而她即将死去。

     与其死在毒瘴外面,还不如死在里面去。蓝小布说能治好她,那只是随口安慰一句罢了。将来蓝小布也许会认出她的尸骨,为她收下尸。欠得多了,就当自己再欠一次吧。

     一旦放下心里的一切执念,柳离毅然跨入了毒瘴之中。

     一阵阵撕裂肌肤的痛楚传来,柳离反而更是淡然了,她甚至加快了脚步。她很清楚,如果不加快脚步的话,她或者会死在毒瘴之内。将来就算是蓝小布过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朋友来过这里,因为她的尸骨会被毒瘴遮住。

     当柳离穿过毒瘴,没有杀气侵袭过来时,心里就暗叹,她猜测应该是蓝小布已经取走这杆画戟了。否则的话,她只要一离开毒瘴就有可怕的杀气侵袭过来。

     柳离没有回头,她还是走向了那画戟的方向。

     很快柳离就呆滞住了,她看见了画戟和一个血人。血人坐在画戟之下,似乎死去多时了。但柳离很清楚,那人没有死,因为偶尔还有一道血雾炸开。

     蓝小布?柳离立即就反应过来,那绝对是蓝小布,她不会看错。

     柳离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真元冲向了蓝小布,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的抓在了画戟之上。

     对这杆画戟柳离比蓝小布要懂的多一些,她很清楚画戟杀戾气息极重,这个时候蓝小布握住画戟整个人都没有离开,肯定是在拼命对抗画戟中的杀戾气息。如果这个时候她拉走蓝小布的话,那不是帮蓝小布,而是害蓝小布。

     所以她疯狂的要帮助蓝小布将画戟拔出,只有这样才不会害到蓝小布。

     噗!一道血光在柳离身上炸开。哪怕画戟的杀戾气息有百分之九十九都被蓝小布挡住和吸收了,可那百分之一的杀戾气息,依然不是柳离可以挡住的。

     柳离周身瞬息之间就被鲜血染红,可柳离半点也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疯狂的渗透自己的真元,往外拔画戟。

     柳离哪怕是拼了命的帮助蓝小布,事实上相对于画戟可怕的杀戾气息来说,柳离的帮忙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有时候胜负的天平就只有那一线之隔,蓝小布和画戟的杀戾气息僵持着,柳离这微不足道的些微帮助,却成了蓝小布压制住杀戾之气的胜负因素。

     在感觉到自己的真元可以压制住杀戾之气后,蓝小布疯狂的炼化画戟。

     (求个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