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一七五章 我们是朋友吗
最快更新弃宇宙 !

    咔嚓!第一道禁制被炼化。同一时间蓝小布就感觉到自己的元神一轻,然后神念暴涨,这是锻神术跨入第五阶了。蓝小布的真元和神念狂卷之下,插在地面上的画戟微微一松。这个时候蓝小布岂能放过这种机会?他的真元和神念同时燃烧,狂暴的撕扯力量席卷而下,而且持续涌过去。

     画戟插在地面上再坚韧,在蓝小布疯狂燃烧真元和神念的力量席卷之下,也是被直接拔起。

     轰!就好像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般,一道可怕的漩涡席卷过来,其中夹杂着浩瀚虚空的气息。

     蓝小布疯狂后撤,而柳离却没有蓝小布的实力,直接要被让黑洞卷走。

     此刻蓝小布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赶紧伸出画戟急切叫道,“你先抓住……”

     柳离一手抓住画戟,同时丢出一个储物手镯叫道,“这是我的东西。”

     蓝小布真元狂卷,想要将柳离带出来。还不等他带起柳离,更为狂暴的黑洞力量就席卷了过来,竟然要将他一起扯进黑洞之中。

     这绝对是最顶级的虚空传送漩涡,而且这种传送力量越来越强。原因是这个传送阵是他拔出画戟后强行激发的,否则的话刹那间柳离就被传送走了,根本就等不到现在。蓝小布很清楚自己是无法将柳离拉回来了,他毫不犹豫的冲向柳离。

     “嘭!”极致的力量轰了过来,仓促之间的蓝小布就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倒卷飞走,好在他手中还有长戟,没有被轰飞,甚至将柳离带回来了一点点。蓝小布好歹也是一个六级阵法大师,此刻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一个单人虚空传送阵?他毫不犹豫的抓出一枚戒指以极快的速度丢向了柳离,同时大声叫道,“柳离,戒指里面有解药,你赶紧抓住。”

     柳离的手已经脱离了长戟,她却听到了蓝小布的话,手下意识的一抓,一枚戒指刚好被她抓到。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叫道,“蓝小布,我们是朋友吗?”

     蓝小布想都没有想就答道,“当然是。”

     柳离下一句话还没有传来,更为恐怖的力量就卷住了柳离,将她卷入了黑洞深处。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听到了蓝小布的回答。

     蓝小布呆滞的看着眼前消失不见的黑洞,他脑子还有些迷糊,一时间没有明白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很快蓝小布就回过神来,虽然不知道柳离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柳离救了他。

     他和画戟中的杀戾之气争夺,其实已经处于下风。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善,对他越来越不利。事实上他的确是感觉到了艰难,甚至想过自己躲进宇宙维模是不是可以逃过一命的事情。

     这个时候柳离出现,哪里是些许的力量,也改变了强弱对比。他借助柳离的帮助,燃烧真元一举压下杀戾气息,然后将画戟拔了出来。

     那个巨大的黑洞漩涡,明显是一个顶级的传送阵,这个传送阵超过了之前他坐过的所有传送阵,传送离开和空间规则气息惊人。

     蓝小布就算是白痴也明白为什么这里有一个传送阵了,他手中的这个画戟明显不是失落在这里,而是被人故意插在这里的。画戟插在这里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收割修士生命,壮大其中的杀戾气息。第二吸收这里的灵气,元洲西部,方圆数百万里的灵气都被吸收一空,明显是手中这画戟干的。

     如果画戟没有成长到一定的程度,那肯定不会有人能弄走,所有想要画戟的修士,都会来这里送命。这些死去修士的神魂或者是元神,将壮大画戟的杀戾气息。

     等到画戟成长到一定的地步,甚至将整个元洲的灵气都吸收了,那就可以被人拔起来。当画戟被拔起来的时候,传送阵被开启,然后拔出画戟的人会带着画戟被卷入传送阵,亲手将画戟送到当初将画戟插在这里的家伙。

     只是这人百密一疏,画戟半截进入传送漩涡,而柳离抓着画戟同样进入传送漩涡,所以感应阵法以为是柳离得到了画戟。然后将柳离传送走了,而将他和画戟留了下来。这或者也不能叫百密一疏,而是对方担心传送阵传送的人太多,导致方位偏差。所以设置了只要画戟气息进入传送漩涡,立即阻止别的修士同时传送。

     蓝小布心里有些不大好受,他宁可被传送过去的是自己。如果他被传送过去,他还能在中途进入宇宙维模。

     宇宙维模表现出来的是什么形态,连蓝小布自己都不知道。识海中表现的是七棱锥形,但那仅仅是维模形态。

     在原地足足站立了几个时辰,蓝小布这才看向了手中的手镯。他心里一直非常疑惑,为什么柳离会来到这里?难道柳离也是来弄那杆画戟的?这不大现实啊,柳离的实力距离弄到画戟相差太远。要说柳离知道他来这里这才过来,似乎也解释不通,因为没有理由啊。柳离是来寻找解药的?这个倒是能说的过去,可柳离为什么不去牟北仙城找他?

     手镯的禁制很简单,蓝小布很轻松的就打开了禁制。手镯里面基本上都是柳离的生活用品,除了衣物之外还有些许的灵石和低级灵草。两株星月笋用禁制裹的好好的,这应该是柳离在暗湾沼得到的东西。

     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被禁制裹住,并且封好了放在了储物手镯的一角。蓝小布猜测,柳离应该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所以将东西全部都整理好了。

     手镯内其中一角却放着一封信,如果不是信封上写着蓝小布收,蓝小布也不会动,只是会将这信和柳离其余的东西都放在一起。

     蓝小布将信拿了出来,打开信封后抽出一张极为精美的信纸。信纸上的内容并不多。

     “小布大哥,你收到这封信后,我应该已经死了。

     不要奇怪我为什么这样称呼你,我离开西昆仑后,我才知道我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我给自己强行寻找了一个朋友,就是你。既然是朋友,我叫你小布大哥也是是应该的。我想,也许你没有将我当成朋友,可在我离开西昆仑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又想,如果我还有朋友的话,那只有你一个人……”

     蓝小布心里暗叹,柳离表面上看起来傲娇光鲜,事实上她也许活的也很累。别人看见的是她的傲娇,看不见的是她的脆弱。

     她高高在上,可却是连一个能说话的朋友都没有。也许在她离开西昆仑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悲哀。

     “小布大哥,当初在牟北坊市,你说我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我离开西昆仑后,我才发现我或者真的不要脸。可我从未想要做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是一个女人,我要脸的。

     我的东西都给了宗门,我在离开宗门的时候,却被宗门追杀,我师姐放过了我……我独自来到暗湾沼,在这里我就和无数最底层的修士一样,为了生存而挣扎。在暗湾沼我终于明白了你说的是对的,我真的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将一切不公平的事情,都看成了天经地义,只是因为我是西昆仑派的传承弟子,我看不到他们在挣扎中求存的艰辛,只是理所当然的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当我被人不断的打耳光,当我被人用脚踩着去捡几枚灵石,当我低声下气的请求别人高抬贵手的时候,我最恨的人是我自己。我不是怕死,我是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偿还内心深处的那份忏悔。

     我修为退到蕴丹境后,我知道死亡距离我已经很近了。我最想见的人是你,我心里唯一的朋友。你救过我两次,而我却无力偿还。除了我师父外,你是和我说话最多,在一起呆时间最长的人,给我真话最多的人。

     小布大哥,我临死之前想要见你一面,是想要告诉你,我不再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有就是,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也许,也许我还是有些不想死……因为你曾经告诉过我,你有办法帮我解毒。对不起,我太想要活下去。之前我没有勇气去寻找你,现在却已经走不到牟北仙城。

     如果我的尸骨还在,请帮我收起来。如果有一天你还能进入昆墟,或者是你的后人能进入昆墟,请将我埋葬在五彩仙芝的那面刀削巨石之下。回忆我这短暂的一生,别的地方都让我厌恶,只有那里才能让我怀念……”

     蓝小布收起玉简,心里有些不大好受。想要活下去没有错,无论是谁都不想死。

     看着手中的画戟,蓝小布心里忽然有些不大舒服。如果不是这杆画戟,柳离不会因为他而被传送走。

     尽管柳离在被卷走的时候还没有死,不过蓝小布心里清楚,柳离活着的几率并不会很大。

     蓝小布忽然抓出一把阵旗开始布置困阵,短短时间蓝小布就布置完成了一个锁神阵。

     他怀疑手中的画戟之内有一个器灵,如果有器灵的话。蓝小布打算炼化这杆画戟,同时干掉器灵。

     他心里已经起了膈应,哪怕器灵炼化成自己的,他也不大舒畅。

     (三更求月票。因为很多道友在评论区说偶尔的四更去哪里了,其实我想要在月底月票双倍的时候四更求一下月票。以我的能力,每天一万两千字是极限,再下去身体要加不住了。而本月我都是每天至少码一万两千字。一万两千字不是四更吗?实际上没有四更,只是三更。因为我现在三更加起来也接近万字。然后就是修改,修改需要花费同样多的时间,而且改来改去就是几千字去了。就是这样,还是有一些错别字,很是抱歉啊。四更就定在28号吧,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