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弃宇宙 > 第一九五章 恩怨了了(给盟主方蛋蛋加更)
最快更新弃宇宙 !
    海阳七音大厦。
     这里是大宙AI集团旗下的产业,徵湖贸易有限公司原来只是大宙AI旗下的一个打手小团伙而已。后来地球灵气爆发,妖兽出现,武者也越来越多。徵湖的地位上升,很快成了AI下第一产业,属于暴利产业。
     哪怕是在徵湖,通脉境也算是骨干力量。徵湖下面的通脉境并不多,但大半个月前就直接失踪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通脉第一人申玉涛,是商的弟子。
     这件事让徵湖发了飙,发出顶级的武道通缉令,要抓到杀了申玉涛的凶手。大半个月过去,却没有什么消息。
     就在今天,一个惊天的消息在徵湖炸开。
     居然有人站出来说申玉涛是他杀的,这也就罢了,而且说这话的人今天晚上还要来海阳徵湖的老巢。
     此刻在七音大厦七楼,几乎徵湖所有的强者都聚集在这里,不仅如此,七楼大厅外围全部是狙击手。
     大宙AI的创始人,徵就坐在主位上。他就不相信,还有人敢欺到七音头上来。
     七音下无数产业,从未有人敢对七音说半个不字的。
     大厅的气氛有些肃穆,所有的人都在等着蓝小布。都想要知道,这个嚣张到敢叫板七音门的人是何方神圣。
     “你们在等我吗?”蓝小布的声音打断了肃穆的气氛。
     徵忽地站了起来,他震撼的看着蓝小布,他的意念始终环绕着七音大厦,可他竟然不知道蓝小布是什么时候来的,是怎么来的。一道凉意从脊背流过,他感应不到对方的一切,只能说明一件事,对方远远强于他。地球上,除了师弟羽之外,就算是他师父也不敢说远远强于他,怎么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强者?
     “你是谁?”徵一时间没有认出蓝小布。
     “蓝小布,十几年前你们好像通缉过我。”蓝小布不紧不慢的走向了徵。
     “是你?”徵立即醒悟过来,抬手抓向了蓝小布。不过他的手刚刚伸出来,就顿滞在了空中。他的眼里出现了惊恐,别人不知道,他却太清楚了。他的预感是正确的,蓝小布绝对是修道者,还是实力碾压他的修道者。
     蓝小布的凝聚出一个真元大手,将徵的脖子掐住拎起,然后就这样丢在了大厅中间。
     “蓝小布,我师父也是超过了金丹境的修道者,大家有同样的路……”徵湖跌在大厅中间,没有选择让大家一起动手,而是选择向蓝小布寻求合解。作为一个金丹修士,他明白面对能凝练真元手印的强者,人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
     “我父亲是你杀的?”蓝小布坐在徵之前坐的座位上,语气有些寒意。
     徵打了个哆嗦,赶紧说道,“和我无关啊,我没有杀你父亲,他失踪了……”
     “砰砰!”两声枪响,徵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如果狙击枪就可以干掉一个超越金丹的修士,那修道也没有什么用了。
     两枪全部击在徵的座位上,所有的人都震惊的发现,蓝小布不见了。
     徵疑惑的站起来,然后他发现蓝小布真的走了。
     没有杀他?赶紧逃,这是徵第一想法,他一定要赶紧回到七音山,将这件事告诉师父宫。蓝小布的实力,恐怕比当年的羽师弟还要强。
     徵刚刚想到这里,一种极致的恐怖温度席卷过来,随即他惊恐的发现,整个七音大厦都开始融化。
     没有呼救,没有逃逸,七音大厦被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火焰裹住,硬生生的融成了灰渣。这一刻七音大厦里面,不要说人,就是一只蚂蚁也只有死路一条。
     好强,好狠……这是徵最后的念头。
     大宙AI集团下的七音大厦算是另外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整个大厦化为了一堆灰渣,似乎是高温造成的。让人奇怪的是,七音大厦周围的一切建筑甚至连路都是安然无恙。
     ……
     七音山。
     宫再次冲击炼神境失败,他叹了口气走出了修炼室。
     “师父。”看见宫走出来,两名中年男子立即迎了上来。这是宫的大弟子商和二弟子角。
     “徵没有回来吗?”宫心情有些低落,他的弟子都跨入了炼神境,他却无法跨入炼神境。他无法跨入炼神境,很有可能和当年在昆仑山受伤有关系。当年那个叫蓝小布的畜生暗算断了他一只手掌,虽然他接上去了,可是之后的修炼就有了一些不对劲。
     角立即说道,“徵师弟的徵湖出了一点事情,有人杀了我的通脉境弟子申玉涛,并且说今天要去七音大厦找徵湖算账。徵师弟带着众多徵湖的强者过去了,本来我也打算一起去的,正好师父今天出关,我和商师兄就留了下来。”
     听到前面,宫并不在意,当他听到杀了申玉涛的人主动要去徵湖的时候,立即脸色一变,随即叫道,“马上将徵叫回来,不允许他单独见那人。”
     “师父……”角疑惑的看着师父,“徵师弟已经跨入了金丹境,在地球上还有谁能奈何他?再说了,就算是他打不过对方。一个金丹境强者也可以轻松离开啊。”
     宫还想说话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轰鸣之音,这是阵法破了?在地球上,除了他研究阵法之外,还有谁能破他的护阵?
     “你的那个弟子徵已经被我杀了,我来看看你,好久不见了啊,宫。”蓝小布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蓝小布?”宫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蓝小布,这些年来,他无数次恨不得将蓝小布撕为碎片,没想到蓝小布今天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错啊,这些年你倒是有些进步。”
     蓝小布刚刚说完这句话,角和商两人分别从左右两侧冲向了蓝小布,真元全部聚集在拳头上轰向蓝小布。
     宫同一时间飞了起来,手中却多了一柄长剑。长剑撕开空气带起破空之音,想要锁住蓝小布的脖子。
     嘭嘭!蓝小布只是抬脚踹了两下,商和角全部倒卷出去,空中溅开两篷血雾。然后撞击在墙壁上滑落在地,动也不动了。
     宫眼睁睁的看着商和角倒飞出去,他清晰的看见商和角的胸口多出两个血洞,而他却无能为力。因为这一刻,他被一个真元手掌从空中拍了下来,同样的跌坐在地,动也无法动弹。
     很显然,这是蓝小布不想杀他,如果想要杀他的话,那几个他也没命了。
     “你是什么境界?”宫眼里露出惊恐看着蓝小布,他肯定蓝小布不止炼神境。
     蓝小布坐了下来,“我是什么境界和你毫无关系,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的干脆一点呢,我给你一个痛快,你回答的不干脆呢,那就别怪我下手狠。”
     宫连回答的兴趣都没有了,从七音建立以来,他从来都是命令别人做事的,没有谁能命令到他宫的头上来。
     在他眼里,一切东西,只要他想要的,那都是他七音门的。
     蓝小布根本就懒得说第二遍,一道神魂刺轰在了宫的紫府之上,宫凄厉的一声惨叫,不等蓝小布第二道神魂刺轰下来,他就颤巍巍的道,“蓝小布,看在同为修道一脉上,给我一个痛快,你想要问什么我回答你。”
     蓝小布呵呵一笑,“晚了,给了你机会,你不要,那能怪谁?”
     “我七音门弟子无数,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有无数弟子为我报仇……”神魂被撕的可怕痛楚让宫失去了求死的勇气。
     蓝小布点点头,“你说的也是……”
     蓝小布的神念伸展出去,神念之下只要身穿五线标识的人,他都是一道神魂刺。
     但只是十数个呼吸时间,蓝小布就收回了神念,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七音门的人太多了,他杀不光。再说他灭掉了宫和宫的几个弟子,七音门还能有什么气候?
     吞下几枚丹药后,蓝小布走到宫的身边,一指点在宫的眉心,他开始搜魂。
     宫更为凄厉的惨叫传来,这个时候他心里有无穷的后悔,后悔不应该去找那个药方,也后悔不应该拒绝回答蓝小布的话。
     只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等到他的也只有地狱一般生不如死的折磨。
     一炷香后,蓝小布松开了手。宫就好像烂泥一般倒在地上,早已失去了生机。
     蓝小布心里却恨没有早点回来,干掉这个王八蛋。这王八蛋竟然追杀过骆采思,直到骆采思跨入金丹境后,这王八蛋才停息了下来。
     除此之外,昆仑山的爆炸是传送阵外围的隐匿护阵。这个隐匿护阵是宫带人打碎的。确切的说,是战碟昆仑落下来的时候,恰好毁掉了阵心,导致了这个隐匿阵的暴露。
     隐匿阵护住的是一个传送阵,这个传送阵是单向传送。必须要到了炼神境后,传送阵才会激发。
     宫的弟子羽就是因为修炼到了炼神境,这才通过传送阵离开。
     蓝小布的神念再次落在昆仑山,他知道这个传送阵使用过,没想到是宫的弟子羽使用的。在地球修炼到炼神境,这要多逆天的资质?
     昆仑山妖兽众多,但这个传送阵外围已被清理干净,现在这里应该是国家掌管。
     蓝小布收回神念,他没有打算从这个传送阵离开。如果找不到骆采思,他就控制极海云舟离开地球。地球灵气聚集,修道时代开启,他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弄什么净化空气的阵法,甚至星球护阵他都无须布置了。
     地球进入修道时代,科技文明再强,也无法奈何修仙强者。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双倍时代,还是要求月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