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290 我若是骗子,你早就是我的了(2更)
最快更新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如果我搬去你家住,你觉得过分吗?”

     听到这话,陆识微脚一崴,若非谢驭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怕是早已摔倒。

     “你、你说什么?”她舌头打结。

     如此突然!

     这人莫不是疯了?

     谢驭:“我想跟你同居。”

     “……”

     这直球选手说话,真的很吓人!

     同居两个字,说得这么直白吗?

     真是要命。

     “我觉得不太好。”陆识微清了下嗓子,她还没准备好家中住进个男人,肯定会彻底打乱她的一切生活节奏。

     “哪里不好?”

     陆识微恨不能踹他一脚,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她有时真拿谢驭半点法子都没有,你永远想不到他下一秒会说什么。

     “意意可以住,我就不行?”谢驭原本没这个想法,只是今晚这事儿一出,他觉得必须早点抓住陆识微,不能让她跑了。

     “你跟她不一样。”

     “我跟她确实不一样,我是你男朋友,我以为你会给我开后门。”

     “……”

     谢哥儿,后门可不是这样开的。

     这话听着有道理。

     可用在这件事上……

     简直离谱!

     陆识微皱眉:

     谢驭这人有时挺会耍无赖。

     根本表面这么正,还是挺腹黑的,大概是跟着他弟弟在一起久了……

     学坏了?

     “我不去住也可以。”陆识微刚松了口气,就听他又说了句,“要不你搬来跟我住,我的房子离你公司更近。”

     这?

     有区别吗?

     陆识微抬脚踢了下脚边的石子。

     你可快点闭嘴吧!

     “谢驭,你当初买那个房子,该不会就是等着这一天吧。”

     谢驭购置的房产,距离他的公司和俱乐部都有一段距离,离大院也很远,当时许多人还问过他,怎么挑了一处那样的地方。

     某人美其名曰:

     一是想离父亲远一点;

     二则是觉得工作生活应该彻底分开,不想离工作地方那么近。

     说得还挺有道理。

     但仔细一想,那地方离陆识微的公司近得简直离谱。

     “我当初买房子,只是想住的地方离你近些。”

     谢驭解释,“原本想跟你买在同一个小区,又担心自己的心思暴露,会让你难做。”

     “虽然我们住的地方离得远,但我觉得这样似乎也能……”

     “离你很近。”

     陆识微以前没想过这么多。

     许多事都是和谢驭在一起后才发现,其实有些人真的默默守着你,为你做了许多。

     季景的温柔只是在表面……

     谢驭的,在骨子里!

     只怪自己以前年纪小,看不清这些。

     听他这么说,陆识微这颗心瞬间就软了。

     ——

     说话间,两人此时也走到了家门口。

     脚步停住,陆识微将外套脱下递给他。

     “今天我那群损友还问我,说我是怎么把你骗到手的,搞得我好像个骗财骗色的爱情流氓一样,其实……”

     “真正会耍无赖的骗子,是你。”

     谢驭藏得太深,陆识微都不知道这些年他憋着忍着,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自古,深情总难让人拒绝。

     谢驭皱眉,“如果我真是骗子就好了。”

     说话间,他弯腰靠近,温热的呼吸瞬时被拉近到了尺寸之间。

     “这样的话……”

     “你早就是我的了。”

     今晚,他很温柔。

     只是眼神滚烫。

     灼灼目光落在陆识微脸上,就是如此温柔的话,似乎也是滚烫的。

     他说完,偏头,轻轻吻住了她。

     一句话,一个吻。

     陆识微觉得整个人好似坠入了一汪温泉中。

     全身都被一股温热包裹,从皮肤烫进心里,浑身都是热烘烘的,即便溺毙其中也心甘情愿。

     并未深入,虔心一吻,已足够让人心神俱震。

     “谢哥儿……”陆识微看着他,“你有些过分了。”

     温柔得过分。

     “喜欢吗?”

     他说话时,唇角轻碰着她的,厮磨勾人,分寸不离。

     两人的气息交缠,浓烈得好似比盛夏暑天还让人燥热三分。

     陆识微点头,“喜欢……”

     换来一阵轻吻。

     与刚才的蜻蜓点水不同,谢驭辗转流连在她唇间,十分有耐心的攻城略地。

     手指从她发间穿过,扶住她的后脑勺,调整到一个让两人舒服的接吻角度。

     夜风缠绕在他指尖,跟随他的手指,在她发丝之间游走吹拂。

     风很凉,他的手指很热。

     吻,

     更热。

     大抵连最后结束这个吻时,陆识微看他的眼神都迷离朦胧。

     因为缺氧,水怜怜。

     “微微,我跟你说的事,很认真,你考虑一下。”额头抵着,谢驭又开始诱惑她,说得还是同居一事。

     这人还真难糊弄,她以为聊了其他的事,他就把这件事忘了。

     陆识微点头,从鼻腔里哼哼了两声,“那我先回家。”

     “好。”谢驭在她额角亲了下。

     结果陆识微一转头,就看到自家阳台二楼有个人影。

     当即身子一僵。

     谢驭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陆时渊正站在那里。

     一只胳膊搭在阳台之上,一手端着水,光亮从他屋内散发出来,他整个人逆着光,看不清任何表情,大抵嘴角还勾着抹揶揄的笑,也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

     陆识微这脸上,瞬时臊得一片通红。

     连句晚安都没说,就快步回家。

     穿过院子,伴随着一阵关门声,将谢驭彻底隔绝在了外面。

     谢驭紧盯着陆时渊。

     这小子……

     故意的?

     已经是第二次了!

     偏生也是自己小舅子,谢驭吸了口气,只能忍了!

     陆时渊倒不是故意偷看的,他刚才正和苏羡意在阳台聊天,她嫌蚊子多,要去洗澡休息,自己则准备吹吹风再进屋。

     秋天的夜风,不暖不燥,最是舒爽。

     他也没想到能撞见这一幕。

     两人站在路灯下,亲的难分难舍,最关键的是,根本没看到他,旁若无人般。

     自己这么个大活人,两人愣是没瞧见?

     他原本还恶趣味的想打断两人的好事。

     只是难得看到自家姐姐娇羞,谢驭还如此温柔,便安静看着,结果这一瞧……

     围观了全程。

     “你看了多久?”谢驭皱眉。

     “你们没回来,我就在这里了,只是没想到你们都没看到我。”

     “跟她在一起时,我看不到其他人。”

     “……”

     陆时渊觉得肉麻。

     这还是他认识的谢驭?

     转身进屋,关上移门,拉起窗帘。

     谢驭没再作声,转身进了隔壁院子。

     ——

     谢驭开门回家时,却没想到徐婕居然没睡,正在客厅看电视。

     “阿姨,这么晚还没休息?”

     “你爸还在书房处理事情,听说今晚你和微微去见朋友,我以为你会喝酒,肯定没吃什么东西,给小璨准备夜宵时,也给你和意意留了一份,那丫头说减肥,没吃,你饿不饿?”

     谢驭愣了下,手指微微收紧,“有点饿。”

     “那你等着,我去给你盛。”

     徐婕随即高兴地起身进入厨房,“我还炖了山药排骨汤,山药都炖烂了,入口即化,特别香……”

     谢驭刚坐下,一碗汤已端到了他面前,徐婕冲他笑了笑,“有点烫,你吹吹再喝。”

     这种话,谢荣生从不会说……

     谢驭点头应着。

     徐婕又将其他饭菜端出来,很丰盛,“我听意意说,今晚还有小朋友赖着你,不让你走?”

     “嗯。”

     “小孩子都这样。”

     谢驭话不多,徐婕坐在他对面,倒是陪他说了会话。

     待吃完饭,谢驭主动收拾餐桌,却被徐婕阻止了,“忙了一天,赶紧洗洗睡觉,这边我来吧……”

     徐婕动作麻利,根本不给谢驭拒绝的机会,已经用胳膊肘抵他,让他赶紧上楼。

     谢驭转身上楼时,在楼梯拐角处,看到了坐在楼梯上,托腮看着他的何璨。

     “还没睡?”

     “是啊。”何璨起身,跟着他进了房间,“表哥,在这里住得这段日子,我考察得很全面了,阿姨和姐姐人挺好,你要珍惜。”

     “考察?”

     “其实……”何璨挠了挠头发,“我着急搬过来,是我爸叫的。”

     “嗯?”

     “可能是奶奶给他打电话嚼舌根,说何滢被欺负啦,何家要完啦,让他赶紧回国吧,我爸只听说姐姐多厉害,担心你呗,刚好你让我来住,我就……”何璨轻咳着,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都是我爸的主意。”

     何璨毫不犹豫,直接把所有锅都甩给了自己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