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北雄 > 第1252章下风
最快更新北雄 !

    历史好像定格在了这一刻。

     秋风渐起的草原上,南北两个强大的帝国的君王遥遥相望,相互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年富力强的大唐天子,身形高大魁梧,坐在马上笔直如松,好像天塌下来也能扛上一扛。

     和他相对的是当世最为强大的帝国的王者,突厥可汗阿史那杨环,她一身白袍,两条狼尾在她脸侧随风而动,隔着老远,仿佛也能感受到她的威严和雍容。

     他们就这样对视了良久,虽然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可他们自己却能体会到难以名说的复杂滋味。

     好一阵过去,李破率先露出了笑容,翻身下马,牵着战马向前行去。

     阿史那杨环也笑了起来,这和她想象中的相见并不一样,可又像本该如此,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她利落的跳下战马,身体好像一瞬间年轻了许多,充满了精力,旅途上的劳累在这一刻不翼而飞。

     两人越走越近,隔着几步远停住了脚步。

     李破笑道:“可汗一路辛苦,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着可汗是怎样一个奇女子,可以统帅英雄,驱使鹰犬,今日一见,果然英姿勃发,相比之下,吾等男儿宁不愧煞?”

     不管之前有多少心思,真见了突厥可汗,他立即马屁奉上,毕竟人家不但可能是他的姑母,而且还真的是他的丈母娘。

     只是多少年没这么说话了,多少有些生疏,吹拍的好像不很到位。

     说话间他又打量了一下阿史那杨环,刚才离着太远,没怎么瞧仔细,这回离的近了,才发觉这位突厥可汗身形也颇高大。

     虽然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迹,可看上去身体依旧强健而有活力。

     她并不年轻了,尤其是常年身处草原这样的环境,人总会老的快些,眼角眉梢都有了深刻的纹路。

     不过老天总是那么的公平,在夺走她青春的同时也付予了一些另外的东西,只会在成熟的女人身上出现的那种气质。

     而且常年浸染在权力当中的她,和普通女子完全是两种生物,作为当今世上最有权势的女子,她注定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她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看着比李破还要从容几分,平静的目光中显而易见的带着几分喜悦。

     ………………

     阿史那杨环同样也在打量着他,眼前的男人威武而又雄壮,面目很是普通,可那双眼睛……正如阿史那牡丹所说,真的是太像了。

     文皇帝和文献皇后的身影不由自主的在她脑海中浮现出来,恍惚间又重合在这个男人身上,世事轮回,让一切都好像命中注定一般。

     她缓缓开口道:“至尊惭不惭愧我不晓得,但此次你我相见,一直是我在极力促成……你们这些男人啊,整日里你争我夺的,都是无情之人,说出来的话估计也多言不由心。

     我见到了至尊,确实心生欢喜,但至尊扪心自问,见到了我,心里又在打着些什么念头呢?”

     听了这话,李破顿时感觉有了些不适,心说肯定是这女人在突厥待的久了,连基本的礼貌都忘了,咱们初次相见,总得相互吹拍一下再论其他吧?怎么一见面就拿出一副想掏心掏肺的架势?

     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而且能够登上突厥汗位的人,心性决绝是前提条件,杀的人可未必比他少了,还谈什么有情无情的呢?

     只见这厮歪头想了想,随即笑道:“那就坦诚一些?”

     阿史那杨环露出“慈祥”的笑容,赞许的点着头道:“这里是草原,听说至尊也曾在此生活过一些年,不会不知道草原人生性向来愚直,至尊既然重回此处,不如入乡随俗。

     我在这里多年,也听惯了突厥言语,不想耍弄那么多的权谋……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说一说呢?”

     李破扬了扬眉头,“可汗所言有理,大唐天子和突厥可汗联络有亲是好事,但你要知道,大唐和突厥怎么会是一家人呢?

     可汗看看咱们身后这些人,他们都握紧了刀枪和弓箭,想让他们放下刀枪,亲如兄弟的相处,何其难也。”

     阿史那杨环回头张望了一下,笑容依旧不变,“那有什么,我们可不就是为了此事而来?”

     这一句话听在耳中,李破的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落在了下风,起码在胸襟气量上被人比了下去。

     阿史那杨环词锋甚健,见面说的这些,句句好像都在暗指他心怀鬼胎,不如她来的坦荡,所以不知不觉中便把握住了话语上的主动权。

     口舌之争在两国交往中作用不大,可两位王者相见,唇枪舌剑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落于下风的话,很容易助长对方的气势。

     最为糟糕的结果就是,对方觉察出了你的不堪,无法与你的身份地位相匹配,自然而然便会在日后制定相应的国策中有所倾向。

     一个傻子,可以时不时的欺负一下嘛……

     李破欣赏的看了对方一眼,她的来历再次于脑海中浮现出来。

     前隋宗室女,她的父亲是滕穆王杨瓒,私生女,所以杨氏族谱上未载其名(随手杜撰,不要较真)。

     杨瓒是杨坚异母弟,两人关系不睦。

     尤其是杨坚登位之前,杨瓒因惧其权大,累及族人,所以对杨坚构陷颇多,于是与突厥和亲之时,杨坚便选了他的女儿出塞嫁给了启民可汗。

     这都属于皇室秘闻的范畴,不传于外,可对于李破来说,正逢会盟之时,自然有人为他详细解说突厥可汗的来历。

     阿史那杨环自从嫁给启民可汗之后,前隋和突厥的边界上便渐渐平静了下来,不管启民可汗有着怎样的考量,阿史那杨环的劝说在其中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因为突厥有可敦参政的习俗,她在王庭中确实是说的上话的,作用上和北周的大义公主相仿。

     只不过阿史那杨环更进一步,她嫁给了两个男人,而且还是父子,以中原礼仪衡量,可以说是受辱于人。

     这可能是她在始毕可汗死后,争夺突厥可汗之位的诱因之一。

     她对弘农杨氏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怨恨之意,在这一点上她很聪明,因为她明白自己在突厥的地位和权力来源于何处……

     想到这里,李破暗自叹息一声,却也更加的警惕了起来。

     思念故土也许是她的弱点,可以加以利用,可北周千金公主的例子很惨痛。

     隋初,突厥与之迅速交恶,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北周千金公主劝突厥可汗攻隋所致,虽然她的身世和阿史那杨环一样带着浓重的悲剧色彩。

     可却成为了中原王朝最致命的威胁之一,所以隋文帝杨坚在击败突厥之后,表面上收其为义女,并改其号为大义公主,可最终还是使人离间突厥,迫使都蓝可汗杀了她。

     现在他面对的则是更加强大的一位前朝公主,如今的突厥可汗,还他娘的成为了他的长辈,这都是些什么糟烂事啊……而最后又会是怎样一个结局呢?

     李破的目光幽深了起来,他随手拍着身边战马的脖子,一边道:“早年有人跟我说过,想让突厥人老实的放牧,中原人乖乖耕种,大家不愁吃穿,也就没了多少戾气。

     之后相互取长补短,各取所需,整个天下也就安宁了,可汗觉得这话说的如何?”

     这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问题,所有的正常人都不会认为能达到这种理想状态,何况是阿史那杨环这样绝顶聪明的人呢。

     但她此时却不能给予否定的回答,那么之前她说的话就都沦为了废话,可如果她给以肯定的说法,那她就是傻子,所以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悖论。

     李破又操弄起了话术,一个无解的选择题,实际上却是偷换了概念,两国相交,不是非此即彼的事情,求同存异才是大国相交的正常状态。

     于是,阿史那杨环也感受到了大唐天子的刁钻和狡猾,看向李破的眼神终于有些不对了起来。

     ………………

     草原之上,秋风萧萧,偶有战马嘶鸣声响起,却愈发显出此时之寂静。

     精挑细选出来的战士握紧了马缰,紧紧的盯着相谈的那两个人,随时准备着当危险一旦出现,就催动战马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解救他们的主人。

     随行的臣下也在看着这千载不曾出现的景象,用他们那灵巧的心思不断猜测着两位君王在说些什么。

     他们在万众瞩目之间,沉默良久。

     最终阿史那杨环有些恼怒的横了李破一眼,不由自主的便露出了些女儿神态,“突厥可没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想得到怎样的回答呢?我的侄儿……”

     率先转换话题的人总是想另开一局,却和认输无异。

     而且语出惊人……看来她还保留着很多南人的特点和习惯……

     李破没有被她突袭成功,亲情是此次会盟中必然要谈到的话题,同样都是他们想拿捏住的筹码,他已经事先准备好了许多回答,并视情况而选择怎么来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