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拼死一搏
最快更新天唐锦绣 !

    京兆韦氏私军全军覆灭的消息震动整个长安,几乎所有门阀私军尽皆彷徨无措、惊惧忧心,经过一整日的喧嚣,直至夜幕降临方才稍稍安歇。

     入夜,一阵凉风自长安城上拂过,丝丝点点的雨水降下,白日里纷扰喧嚣的长安城缓缓沉寂下来。

     长孙嘉庆顶盔贯甲、策骑自春明门入城,穿越皇城与太极宫之前的天街,直抵延寿坊。

     ……

     长孙无忌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水,问道:“军队集结状况如何?”

     长孙嘉庆摘下兜鍪放在一旁,抹了一把额头,湿漉漉不知是汗水亦或是雨水……忧心忡忡道:“集结倒是已经完成,只不过连番大败,军心士气极为低迷,况且原本战力便不如东宫六率、右屯卫,加上李勣屯驻潼关虎视眈眈,若贸然开战……接过不容乐观。”

     岂止是不容乐观?简直必败无疑。

     狂攻太极宫数月,拿数倍兵力拿东宫六率毫无办法,更是在高侃统御的半支右屯卫面前撞得头破血流,待到房俊数千里回援之后更是打一次败一次,即便是长孙嘉庆这等沙场宿将,也几乎信心全失。

     长孙无忌面色严峻,目光冷冽的瞪着长孙嘉庆,冷然道:“这一战非生即死,必须全力以赴。回去动员全军,向所有兵卒讲述一旦失败便是阖家灭亡之结局,让所有人都抱定必死之心,向死而生!”

     长孙嘉庆下意识起身,沉声道:“喏!”

     他感受得到长孙无忌心底那股玉石俱焚、鱼死网破的决心,自是凛然一惊,不敢再有丝毫推脱搪塞。

     长孙无忌摆手让他坐下,叹息道:“吾绝非危言耸听,先是李勣封锁潼关只许进、不许出,继而便是洛阳杨氏、京兆韦氏私军之覆灭。若所料不差,李勣之所以自辽东撤军以后姗姗来迟,其目的便是等着咱们召集天下门阀私军进入关中,而后堵住退路、一网成擒。”

     这与之前对于李勣动机之猜测完全不一样,长孙嘉庆惊讶道:“他李勣就不管太子死活了?”

     关陇起兵之初,兵力上战局绝对优势,那个时候没人认为东宫能够坚持得住,即便后来屡屡遭受东宫六率与右屯卫的强势阻击,但关陇始终处于兵力上的优势,东宫时刻都在覆灭之边缘徘徊,稍有不慎便是覆亡之结局。

     李勣凭什么就敢认定东宫一定挡得住关陇军队的疯狂攻击?

     李二陛下驾崩,若太子也覆亡……

     “太子又如何?”

     长孙无忌不以为然,淡淡道:“李勣手中必有陛下之遗诏,一切都是按照遗诏行事。而在陛下眼中,区区一个太子如何能够于随时倾覆帝国的门阀相提并论?只要能够一举将门阀私军彻底剿灭,斩断门阀垄断一方的根基,就算所有的儿子死得只剩下一个,陛下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仰起头,目光看向窗外幽深的夜幕,却又毫无焦距。心中想起当年初见李二陛下之时的情景,那个时候,舅舅高士廉便告诉他之所以将观音婢许给李世民,便是看中了李世民身上那一股桀骜不驯、胸怀四海的气魄。

     即便那个时候的李建成是李渊最为器重的儿子,声望也一时无两,但高士廉就是认准了李世民能成大器。

     从那个时候开始,长孙无忌便一直追随着李世民,随着他东征西讨为大唐打下半壁江山,随着他抵抗李建成的打压与迫害,随着他在玄武门下一战定乾坤,逆而篡取。

     当今世上,没人比长孙无忌更了解李二陛下,更清楚李二陛下心中有着怎样的雄心壮志!

     但即便是长孙无忌自己也想不到,李二陛下居然能够在身陨之后,依然有着不顾天下大乱、烽烟处处亦要将门阀为祸江山之根基彻底斩断之魄力。

     甚至不惜搭上一个太子……

     长孙嘉庆目瞪口呆,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可能。

     若李二陛下仍旧活着,就算是尽起天下军队将门阀私军一家一家的剿灭过去,长孙嘉庆也不会感到震惊,毕竟对于李二陛下的气魄、壮志,他亦是心知肚明,为了皇权之集中,为了帝国再不受到门阀之掣肘、胁迫,再大的牺牲李二陛下也会果断接受。

     毕竟只要有李二陛下这个人坐在长安城、坐在太极宫,天下间就算烽烟处处、神州板荡,也没人敢公然喊一声“造反”!

     但现在他死了啊!

     一个人在临死的时候还要留下一份剪除门阀根基之遗诏,不管黎民百姓会否陷于水深火热,也不管子嗣会否遭到反噬,只为了皇权集中,只为了将大唐之国祚千年万年的延续下去……

     太狠了。

     长孙无忌手掌下意识的婆娑着茶杯,神志有些恍惚,缓缓道:“陛下留下遗诏,深谋远虑,天底下又有谁能予以反抗呢?固然吾早已在李勣军中联络了不少人,但只要李勣意志坚定,咱们绝无胜算。”

     当时名将辈出,名帅却只有那么寥寥几个。

     李靖算一个,李勣算一个,李孝恭算半个,至于房俊……充其量也就刚刚沾边而已。

     对于李勣能力之认可,使得长孙无忌甚为忌惮,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侥幸之心。

     长孙嘉庆领会了家主的意思:“所以,辅机你想要拼死一搏、绝地求生,若能击溃东宫军队、覆亡东宫,而后再回过头来与李勣谈判?”

     只要能够确保李勣麾下的数十万大军陷入分散,纵使其有通天彻地之本事,最佳方法也是尽快与关陇捂手言和,否则整个关中陷入乱战之中,不仅八百里秦川毁于战火,陛下遗诏之中剪除门阀私军的命令也无法完成。

     这一步看似凶险,却是关陇面前唯一的生路。

     见到长孙无忌颔首,长孙嘉庆瞬间精神振奋,起身拿起兜鍪夹在腋下,大声道:“辅机放心,吾辈当为族中子孙谋前程,岂能让祖宗基业毁于吾等之手?你且放心,此番大战,要么胜,要么死!”

     言罢,转身大步离去。

     对于门阀子弟来说,托庇于门阀之下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早已做好为了门阀前程拼却一切之准备。为了子孙之前程,为了祖宗之荣耀,纵然一死,又有何妨?

     而这,也正是门阀传承数百年而不坠之原因。

     看着长孙嘉庆离去的背影,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半晌不动。

     求生之策,其实有两条。

     一则主动解散所有关陇军队,弃械投降、任凭东宫处置,才能保有一线生机,毕竟太子妇人之仁,即便关陇起兵意欲将其废黜,但在大局抵定之后也未必愿意背负一个“屠戮功勋”的骂名将关陇门阀斩尽杀绝。况且没有了私军的关陇门阀已经不可能“兴灭帝国、废立君王”,反倒会成为太子登基借以平衡朝局,对抗山东世家、江南士族的利刃。

     如此关陇才能苟延残喘,保存传承,以图他日东山再起。

     但是如此,长孙无忌却心有不甘,想自己谋划许久,方方面面布局深远,接过事到临头却功亏一篑,心中自有一股怨气,未免生出一种“时不利兮骓不逝”的郁结愤懑……

     再则,便是如眼下这般殊死一搏、期待着置诸死地而后生,风险固然很大,但也是长孙无忌唯一可走的一条路。

     况且李勣派遣薛万彻陈兵渭水北岸,用以压制右屯卫,房俊岂敢全力以赴与关陇作战?毕竟直至此刻李勣依旧未曾表明立场倾向,谁也不知李勣到底怎么想、打算怎么做,断然不会将自己的后背全部留给李勣。

     当然,薛万彻是否能够完全听从李勣的命令也是一个巨大的风险,但长孙无忌认为若薛万彻不肯尽职尽责的压制右屯卫,那么势必会更换一员大将前来坐镇泾阳,威慑玄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