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第2262章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
最快更新诡三国 !
    川蜀。
     不到川蜀,不知道路难行。
     不进成都,不知道锦袍重。
     猪哥紧赶慢赶,便是一路向南,到了成都。
     汉中的区域,说起来关键,但是也不是那么的关键。在历史上显得地位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不管是南面的川蜀要北上,还是北面的关中要南下,汉中就是必须的前进基地,谁获得了这一块基地,便是获得了战争的主动权。就像是历史上的猪哥北伐,都是先将物资和兵力调集到了汉中,再从汉中进发一样。
     但是现在么,因为南面的川蜀和北面的关中,都属于骠骑将军斐潜,所以即便是汉中闹腾起来,也不过是这么一块区域而已。
     猪哥南下川蜀,就是为了确认南面的川蜀没有和汉中有什么特别的关联,只要南北不出篓子,汉中即便是闹腾得多么厉害,顶多就是麻烦些,翻不了天。
     成都。
     若是说关中是整个骠骑领地的中枢,那么成都就是整个西南地区的中枢。
     蜀锦、漆器、铜器……
     井盐、朱砂、银矿……
     对于汉代的川蜀人来说,在这样一块地方之中,几乎是所有的所需的物资都能找得到,所以『安逸』二字,也就渐渐的镌刻在了川蜀人的身上。
     秦并巴蜀以后,筑成都城。此后蜀守李冰集南北水工技术之大成,修建都江堰,从根本上解决了成都平原的防洪问题。成都城从此历经两千余年,城址不迁,城名不改。
     猪哥现在就站在都江堰边上。
     清风徐徐,吹动了诸葛亮的纶巾。
     诸葛亮心中升腾起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就像是他对于这里很熟悉,却又很陌生。这种奇妙的感觉,让诸葛亮多少有一些疑惑。
     诸葛亮目光顺着都江堰的流向望去,水流汩汩,行船悠悠,船老大们在喊着号子的同时还不忘相互调笑,格老子和瓜娃子共舞,吃莽莽和冒皮皮一色。
     『进城喽,进城喽,还差两各!走不走嘛!』揽客的船老大一手撑着长长的竹篙,固定着船只,一边以高昂的声音喊着,『还差两各!上船豆走老!』
     诸葛亮微微一笑,虽然川蜀口音上和关中差别甚大,但是莫名其妙的他就能听得懂,但是他这一行人可不止两个人,否者诸葛亮还真想和其他的川蜀人拼一条船,随意聊一聊,摆一摆龙门阵。
     护卫转回来了,专门叫来了一艘稍微大一些的船只。
     虽然说走陆路也能进成都,但是诸葛亮想要先从都江堰走,毕竟这几乎就是成都的生命线,可以说没有都江堰,就没有成都的繁荣和辉煌。
     乘船从都江堰顺流而下,通过自西向东并行的捡江、郫江,就可直达成都城内。以捡江、郫江等岷江主要支流为主干的渠系不断发展,更形成了纵横交错的灌溉体系,让成都成为即可灌溉、又可航运的丰美之地,鱼米之乡。
     虽然说诸葛亮一行人,明显看起来有些身份和地位,但是周边的川蜀人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畏畏缩缩,小心谨慎,顶多就是稍近一些的讲话行动注意了一些,而稍远一些的,便是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嬉笑打闹。
     当然,还有川蜀学子捧着书,靠在船帮上,摇头晃脑跟着水流一同荡漾的……
     『有空还要去官学看看……』诸葛亮收回了目光,心中暗自想道,『看来元直兄似乎治理得不错啊……』
     成都也有官学,成立的时间还很早。
     在西汉景帝时,文翁入蜀为郡守,创办郡学,算是第一个官办的高等学府,成都重文兴教之风自此盛行,很快成为巴蜀、西南地区的教育中心和文化中心。司马相如、扬雄、王褒等人,据说都是出自于成都官学,亦或是在此游学过。
     拐了几个弯,成都城便是远远在望。
     成都城分为三个部分,最早的是秦代之时,仿造咸阳为蓝本而修建的大城、少城,大城为政治军事中心,少城则为工商业市场及居民所在。后来在汉武帝时期,成都又再次得到了扩建,外城将大城、少城包裹在内,成都城也比秦代之时大了整整一大圈。
     而在成都城南,还有锦官城和车官城……
     『客官,到了……』船老大熟练的将船在码头岸边停下,然后码头处便是有帮闲跳下了水,协助船老大将船只拉靠到了石阶处。
     付清了船资之后,信步沿着道路向前,便是水门哨卡。诸葛亮没有用自己的官印,而是让护卫出示了普通将校的印信,然后便是进了城。
     城门之内,道路整洁,市肆、民居、宅邸规划井然,鳞次栉比。
     城中街道路面也颇为宽广,修建得比较平整,一马拖乘的斧车、带帷盖的辎车、运货载人的棚车等等不同大小的车辆频繁往来。当然也有那种双马,甚至是驷马出行的轺车。
     最为威风的便是前有伍佰开道、旁边伺从随行的官吏,使得诸葛亮等人都不得不先往两侧避让,等其通过了,才能继续向前走,端是好大的官架子,好气派的仪仗队。
     哦,『伍佰』不是唱歌的那个,是官吏出行开道护卫的力役……
     『郎君……』黄亮站在诸葛亮身侧,问道,『我们现在去驿站么?』
     诸葛亮看着官吏远去的队列,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先去市坊看看……』
     成都在秦代的时候,就有专门成立的市坊,甚至在城外还有工房作坊,称之为蜀郡工官,工匠总人数最多时达万人以上,生产的铜器、铁器、陶器、漆器、马车以及兵器等,不少是专供皇室的贡品,也是周边部落心心念念的向往器物。
     若说城内的喧嚣,比都江堰上热闹了三分,那么一进入市坊,这种热闹程度直接就是翻了数倍!
     成都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当然就不会辜负『天时地利』的优势,有林有竹,有山有水,有谷有粟,有鱼有肉……
     有了这些丰富的物产,市坊自然热闹无比。
     信步向前,市坊两边的商铺高高低低的招客声,高高挑起的店铺幡子几乎遮蔽了街道的上空,往来的客商和行人,还有挑担子的劳力几乎填塞了每一个角落。
     『哥老倌,新到的鱼啊,来看哈嘛……』
     『关中描金扇买不买?』
     『老哥,进来耍嘛,新到的胡妹子巴适地很哦……』
     『这位客官,往里走哦,往里看哦……』
     『来嘛,来嘛……』
     不知道为什么,诸葛亮就觉得开心了起来,微微笑着,这两天思索带来的压力,似乎就在这嘈杂且热闹的声浪当中被洗涤而去。
     『就在这附近,找个客栈住下来吧……』诸葛亮吩咐道。
     黄亮愣了一下,『这里?会不会有些吵?』
     『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诸葛亮笑着,环顾着四周,说道,『没事,先住两天……觉得吵了,再搬就是……』
     ……(*^__^*)……
     战争,原本是充满了仪式感的。
     至少在春秋的时候,是这样的。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之中,战争基本上来说都是残酷的,动辄就是斩杀多少,坑杀多少,京观几何等等,但是在春秋之时的战争却很有趣……
     春秋时期的战争是非常讲究规则和礼仪的,
     很多后来会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晋楚邲之战的时候,晋军被击败而逃,结果战车在败逃过程中陷进泥坑里,跑不动了。然后等追击的楚军赶到后,先是帮助晋军把车修好,让晋军先跑,楚军继续追赶,但是万万没想到,晋军跑着跑着,车子又趴窝了,楚军于是再次帮助修理战车,然后再追,终于让晋军跑掉……
     因为春秋时候的战争,不是真打,有些像是竞技比赛,分个高下就可以了。
     天下的秩序原本是周天子来维持的,可惜周天子地位一落千丈之后就没办法维持了,所以强大的诸侯国出来维护『秩序』,比如春秋五霸。
     因为名义上周天子还是天下共主,诸侯国都是『臣民』,诸侯国之间相当于『兄弟』。既然都是兄弟,所以打仗岂有『你死我活』,『骨肉相残』的道理?并且参战人员都是贵族。战争原则上国君是总指挥官,大夫是将军,士是战士。正是因为参战都是贵族,所以自然有这样的习惯,而这些习惯在西欧到了中世纪,还略有存留。
     但是随着战争的扩大化,冲突的升级,原本仅限于贵族之间的战斗被蔓延到了平民百姓身上后,春秋时期的战争礼仪,就逐渐的被战国的铁血所替代。
     恪守原则的将领在战争模式变化当中死去,剩下的便是那些逐渐适应了战争,并且更加『不守规矩』的战争统帅。
     草原上的战争,原本也是如此。
     大漠里面一开始没有什么多的杀戮。
     草原那么大,草泡子那么多,即便是占下来,自家牛羊也没那么多可以放牧,那么去侵占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即便是碰到有争端了,顶多也就是拉扯着人相互展示一下力量而已,我比较强大,人数比较多,你就要听我的,如果是你多,我就听你的,就这么简单。
     后来便是慢慢有了联盟,我人数不够,我再拉上兄弟几个部落凑凑,不就人数多了?
     然后旁人一看,哦,还有这样的啊,我也会啊……
     原本是有规则的,结果破坏规则的人获得了利益,随之而来的便是越来越多的人去破坏规则。然后规则就变成了一个被蒙上眼堵上嘴,还被捆绑起手脚的弱女子,谁看见了都想要上来占点便宜……
     柯比能最早的时候,不屑于什么阴谋诡计的,费那事干啥,直接拿锤子上啊!反正他的部落人多,势力庞大,有必要还用什么计策么?
     F2A啊!
     但是现在的他么……
     背叛。
     偷袭。
     抛弃友军,舍弃盟友。
     挑拨离间,出尔反尔。
     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说十年前有人这么干,被柯比能知道了抓住了,柯比能一定会用斧子砍下这样的人的脑袋来!
     然而现在,柯比能自己就是这么做的,关键是,柯比能还没觉得这样做,究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因为柯比能觉得,他只能这么做,他没得选。
     人最重要的,就是有选择的余地。
     要是连选都没得选,亦或是自己以为是自己选的,但是实际上是旁人选好了塞给你的,那就很可怕了。
     柯比能现在就觉得自己似乎可以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小了。就像是当下鲜卑人可以回旋的地方,也是越来越小。这让他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又很无奈。
     南下避开丁零人的兵锋,是不是做错了?
     可是不避开,难不成要和丁零人正面决战?
     柯比能回想着之前他的那些选择,但是怎么想,似乎选择也就有那么一个,也只能选一个,就像是现在,他所面临的选择,也就是一个……
     干掉眼前的乌桓人。乌桓人有足够的理由来找他,但是并不代表着柯比能就愿意让乌桓人找上门来。
     即便是现在乌桓人并不多,但是不干掉这些跟在屁股后面的乌桓人,柯比能就无法安定下来,更不用想着回军去捡渔阳的便宜。而且柯比能觉得乌桓人居然敢主动找上来,是一种严重的挑衅行为,如果不进行处理,说不得会影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军心……
     可是渔阳以南的区域,虽然不是像是常山一带,太行山脉影响限制骑兵,但是越往南汉人的城池也就越多,相对来说也就更少的回旋空间,所以只能是在易京以北,渔阳以南这一带的区域内,寻找一个合适的战场,然后将这些胆敢尾行自己的乌桓人全数消灭!
     『泄归泥!这里!来!』柯比能站在小山上,冲着下面的泄归泥招了招手。
     泄归泥沿着山路很快就上来了。
     『乌桓的那些狗崽子跟在我们后面……』柯比能说道,『他们就像是野狗,没胆子直接上来打,但是又不肯走……我们回头去追,他们就跑……不能在往南了,在往南就太深入汉境了……』
     泄归泥点了点头,『大王说的是。』
     『所以……我们必须要干掉后面的这些狗崽子……』柯比能对着泄归泥说道,『这些恶心的狗崽子……不干掉这些狗崽子,我们就没办法安心回头!』
     泄归泥点头同意,『没错……大王,我们要怎么做?』
     柯比能叉着腰,环顾着四周,『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你觉得呢?』
     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是一个村寨,但是后来幽北的战争,使得这个村寨就被废弃了。原本小山下的农田,现在则是长满了杂草,鲜卑人的战马正在这些曾经的田亩之中零散的吃着草。
     村寨坐落在一个小山的平顶上,山下便是耕田,山路从山脚下绕过去,绵延向北。
     『你看,如果乌桓人是从南面过来的话……』柯比能比划着,『他们是看不到山后面的……』
     泄归泥点头,但是又说道:『但是南面开阔……这些狗崽子如果要跑的话,恐怕我们要追也很难……』
     虽然北面有小山阻挡视线,但是也因为这个小山,所以绕出来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说乌桓人察觉到了不敌而逃离的时候,鲜卑人要进行追击,恐怕就会被着小山挡住。
     柯比能笑了笑,看向了泄归泥:『所以我才叫你过来……』
     泄归泥不由得怔了一下,然后回头看向了小山顶上的村寨,再转头看了回来,『大王的意思是……』
     『我就是这个意思……』柯比能呵呵笑着,就像是看见猎物掉进陷阱的猎人,『我详细看过了,这个村寨虽然荒废了,但是寨墙什么的还算是可以,所以多少还能抵挡一段时间……』
     泄归泥吞着口水。
     柯比能拍着泄归泥的肩膀,然后伸出手,像是环抱着什么一样,在空中比划着,『只要你在这里拖住了乌桓人,我就可以带着人绕到他后面去!你看这边的山地,到时候两面包抄,这么一堵,乌桓人一个都跑不掉!』
     『在这里打?』泄归泥有些迟疑,也有些慌乱,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打过像这样的防御战,更没有离开战马在寨墙里面作战过,这对于他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战斗模式。
     『不用怕!』柯比能看出了泄归泥的迟疑,眼眸当中闪过了一点什么,但是很快又变成了笑意,『放心!你看,你在寨墙里面,乌桓人是不是也要下马来进攻?是不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你担心什么?再说了,如果乌桓人不下马,我们又怎么会有机会抓住他们,堵在这里一举消灭?』
     泄归泥默然。你不是诱饵,你当然不用担心……
     『我们时间不多了,该要向北了……』柯比能缓缓的说道,『丁零和公孙想必也打得差不多了,我们总不能带着条尾巴去收场吧?你想想,如果我们在这里收拾完了乌桓人,再到渔阳收拾了那些丁零人,公孙……公孙要是运气好,就留个渔阳给他,要是……呵呵……到时候整个大漠,便是我们说了算!我就是大漠之王!而你,就是我的大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