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宋疆 > 1323 眺望山河
最快更新宋疆 !

    北地粗狂豪放、南边山清水秀,这是赵扩来到燕京之后最大的感受。

     不论是他这几日游走的燕京各地,还是在燕京城里看到的一切,都让他真切感受到了南北两地的差异。

     特别是新燕京城的宏伟与气魄,更是仿佛给赵扩打开了一道新的世界大门一般。

     赵扩甚至是从来没有想过,一座城池可以如此宏伟,一座城池竟然可以有如此大的湖泊,一座城池内,竟然可以有……如此规模宏大的皇宫!

     南北的差异,除了气候上的感知外,所见所听到的一切,都让赵扩感到新鲜与惊讶。

     甚至远远望着燕京城外那连绵起伏的青山时,赵扩的内心都会不由自主的去憧憬、去想象,山的那边到底是一幅什么景象?茫茫大草原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般,一望无际之外且荒凉又豪迈吗?

     赵扩很想去亲自去关隘看一看山的那一边的景象,也想亲自走过燕云十六州的每一处关隘。

     毕竟,燕云十六州的每一个关隘,都充满了传奇故事,与一代又一代的名将、忠臣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同样,也因为这些关隘的存在,那绵延如同巨龙的长城存在,才使得中原能够在一次次的险要关头浴火重生,免遭覆灭之险。

     站在新燕京城那高大巍峨的城楼上,眺望着远处的景色,赵扩心潮澎湃、豪气干云,原来……只有亲自站在了这一方土地上,才能够真切的体会到,脚下的北地几千年来,到底都蕴藏了一些什么,也才真切的感受到……何为民族的脊梁、何为民族的荣耀。

     可这些……又是需要多少的鲜血,需要多少代人的生命与忠诚,才能够使得中原的土地疆域,在历史的长河中,积累出如此让人感到骄傲、荣耀的信仰。

     仿佛耳边正在响起金戈铁马的声音,仿佛浴血厮杀的惨烈景象,此刻就在他的眼前一幕幕的飘荡着,仿佛那青山之中并非都是无声的山石,仿佛那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凝聚而成,仿佛正是因为那些连绵不断的青山,世世代代的坚守与流血牺牲,才有了今日他能够站在城楼上眺望的这一刻。

     身后响起了微微有些急促的脚步声,赵扩并没有回头,依然是沉浸在刚刚的思绪里,依然是胸怀激荡,右手缓缓抚摸过城楼上朱红色的栏杆,岳少保的那首满江红,仿佛就在耳边响起: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不知不觉的,赵扩站在城楼上面对远处如同青龙的绵延青山,念完了岳飞的这首满江红,突然之间,他仿佛有些理解叶青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赵扩不理会身后不远处停下的脚步声,再次喃喃念着那满江红的最后一句,而后过了好一会儿,待自己的心境平复后,这才缓缓转过身。

     站在城墙上高大巍峨的城楼内,望向站在巨大的城楼门口的刘克师,此时此刻,刘克师的身后是如同临安御街一般宽敞的城墙道路,而刘克师的身形,在如此的对比下,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就如同他赵扩孤身一人站在这巍峨的城楼里一般,显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就像是一只蚂蚁一般。

     “臣刘克师见过圣上。”在卫泾悄无声息的退下后,站在城楼门口外的刘克师,毕恭毕敬的向成楼内的赵扩行礼道。

     “刘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赵扩的脸上瞬间浮现了满面笑容,缓步走到起身的刘克师跟前,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五十多快要六十岁的老人,含笑道:“朕这些年来对刘大人可是只闻其名、不知其人,今日见到刘大人,可算是了了朕心里的一桩心愿了。在此,朕真的要多谢你,这些年跟随在燕王麾下,为我大宋江山社稷所做的一切才是。如今朕来到了燕京,所以刘大人,朕为了奖赏你这些年来对朝廷的殚精竭虑,你想要朕怎么封赏你?”

     “臣不敢居功,北地能有如今局面,都是因为燕王之功,而臣……不过是听命行事,所以臣更是万万不敢向圣上索要封赏。”刘克师面对缓缓踱步到他跟前的赵扩,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说道。

     而这不动声色的后退,看在赵扩的眼里,就像是刻意要与他拉开、保持距离,不想与自己为伍一般。

     赵扩心里微起波澜,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宽容一笑后,便也不再理会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刘克师,径直踏出城楼,沿着宽敞如同临安御街的平坦城墙路缓缓向前。

     刘克师转身远远跟在身后,一君一臣便是这般默默走在空无一人的城墙上。

     “北地确实与朕想象中的北地完全不一样,本以为……不过就是比临安大一些,山比南边的山高一些,水比南边的沉一些,再者便是这气候分明一些,就像是这北地百姓的民风民俗与性格,都是那么的分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光棍眼里不揉沙子是吧?”赵扩抚摸着宽厚的城墙,回头对跟在身后不过五步的刘克师问道。

     就在刘克师正在思索着该如何回应赵扩这如同家常式的问话时,赵扩则继续说道:“可当真正来到北地,脚踏实地的站在这一片疆土上后,朕才发现,这北地啊……与朕所想的北地完全不同,是大不一样啊。”

     “圣上心思缜密,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发现南北的不同,只能说明……圣上英明。”原本可是读书人出身的刘克师,此刻在赵扩眼中更加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地官员,不同于南边官员的舌灿莲花,这边的官员,嘴巴都显得……比喻为有些笨嘴拙舌虽然不是很恰当,但也能够看出来,北地的官员好像都不善谈吐。

     看看,就连被誉为北地除叶青之外权利最重的北地第二人,在面对他赵扩时,说话都显得那么的生硬跟笨拙。

     “哈哈……刘克师,这话听起来可是言不由心啊,朕可是丝毫没有

     听出来,你这是在奉承朕啊。”赵扩哈哈大笑两声,一手拍着坚厚的城墙道。

     刘克师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他自然是承认自己的笨嘴拙舌,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会变得如此不懂奉承交际,完全都是因为受叶青的影响,就像他这辈子原本以为无望的仕途,最终却又能够走到今日这般高位,完全是因为拜叶青所赐一样。

     这些年在刘克师在北地务实的作风,以及叶青对他高严苛的要求,加上他本身在叶青麾下便是以战后安抚的各项事宜为主。自然,就促使着他需要以雷厉风行、直来直去的风格来行事,稍微的优柔寡断、犹豫不决,都有可能会引来一座刚刚被攻下来的城池内的各大士族、豪门的要挟与讨价还价。

     所以这些年来,不知不觉的,刘克师身上早就蜕去了书生的迂腐跟执拗,从而变成了一个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官员。

     笑容很快从赵扩的脸上隐去,站在城墙上远眺那绵绵青山,仿佛都能够看见驻守着诸多兵士的关隘一般,可以想象,如今的北地与燕云十六州,若是没有了叶青这个主心骨的话,那么这燕云十六州的各处关隘……就真的还能够固若金汤、稳如磐石吗?

     赵扩心里没有答案,因为他不清楚草原上的蒙古人,在马背上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也不清楚,野蛮贫穷的蒙古人,到底是依靠着什么,能够攻陷这一道道如同天堑的关隘。

     不过赵扩自从经历过了平定自杞、罗甸与大理一战后,便早已经不像最初那般,敢把战争视为儿戏,以及在心里轻视那些看起来衣不蔽体,但格外凶悍野蛮的外族之人。

     “朕这脚下所踩的土地,可是我大宋的疆域?”神色肃穆的赵扩,扭头看着身后的刘克师突然问道。

     刘克师脸色平静,看不出丝毫的异样,恭敬的回答道:“自然是大宋的疆域,无论是这巍峨高耸、气势磅礴的新燕京城,还是那远处的绵延青山,都是大宋的疆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燕京城乃至北地的臣子,也都是朕的臣子,对吗?”赵扩彻底转过身,正对着刘克师问道。

     刘克师此时平静的神情才微微有了些波澜,皱了皱眉头后道:“圣上所言极是,不止是整个北地,甚至用不了多久,就连渝关外的大片疆域与城池,在燕王的铁骑攻伐下,也将会成为我大宋的疆域。”

     “所以朕可以完全放心的相信燕王,可对?”赵扩问的模棱两可,不说明到底是相信燕王能够攻伐下渝关外的金国,为大宋朝开疆拓土,还是说是相信燕王对宋廷的忠心耿耿。

     “自然,圣上完全可以相信燕王,能够在不久的将来把整个金国都纳入我大宋的疆域之内。”刘克师此番话,既回答了赵扩的问题,同样,也给予了赵扩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立场态度,那就是他刘克师不管如何,都会以燕王叶青马首是瞻。

     所以燕王认为攻伐下来的疆域是宋廷的疆域,那么便是宋廷的疆域,若燕王认为不是,他刘克师也绝不会把那些疆域归为宋廷。

     赵扩有些气馁,甚至是隐隐有些不悦,刘克师的言语与态度,已经完完全全表明了他的立场,那就是:你赵扩来到燕京后,想要和善相处,那么燕京就绝不会有事情发生。不过若是燕京城发生了什么不利于燕王的事情,赵扩相信,刘克师立刻就会翻脸不认人,即便他是宋廷的皇帝,在刘克师眼里同样不好使。

     想通了这一点的赵扩,便再也从刘克师身上看到丝毫他对自己的恭敬,相反,如今在他面前恭敬有加的刘克师,让赵扩意识到,此时刘克师对自己的恭敬态度,那是因为燕王的面子才会如此。

     所以刘克师恭敬的态度对的不是自己,而是远在辽阳的叶青。

     赵扩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面对刘克师那恭敬的态度,却微微有些不悦的心情,继续问道:“虞允文接下来的动向要去何方?”

     “回圣上……此事臣真的不知。”刘克师微微躬身说道。

     赵扩心头瞬间升起一股无名火,不过看着刘克师那不像是说谎的神情,赵扩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平静问道:“你刘克师一直以来都被誉为北地第二人,虞允文的大军调动一事儿,你说你竟然不知情?”

     刘克师面对赵扩的质问,差点儿习惯性的翻一个白眼,而后反质问一句:你这个圣上都不知道,我一个还是三品的官员,为什么就要知道?

     不过这种反质问他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了,自然是不把真当着赵扩的面说出来。

     “回圣上,臣在北地被誉为第二人,不过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罢了。臣在北地的差遣,一直以来都是在燕王攻城略地之后,做那些繁琐的战后安抚事宜,再者便是偶尔有闲暇的话,为燕王出征的大军做好粮草补给而已。其余事情,臣并没有权利参与,也不敢私自打听。”刘克师说完后,见赵扩张嘴就要质疑似的,便急忙说道:“是的,臣也曾经率兵作战过,不过那都是早年跟随燕王攻夏的时候,而且那时候是因为情势所迫,燕王麾下无人可用之际,所以便把臣拉出来充数罢了,虽然最后那一仗臣虽然侥幸率军打赢了几场,但……实话实说,到现在为止,臣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得。”

     面对刘克师的解释,赵扩一时之间竟然被气笑了,特别是看着刘克师那张无辜的老脸,赵扩甚至都能够想象的到,当年燕王无奈之际,把刘克师拉出来率兵作战时,刘克师的茫然与忐忑的心情来。

     “燕王在北地号称拥兵数十万,又怎么会在攻夏之时,麾下连将领都拿不出来几个?”赵扩颇感兴趣的问道。

     当年燕王叶青攻夏时,刘克师还没有像现在这般苍老,而赵扩也还没有当上皇帝,甚至……那时候的他,狗屁都不懂,还在和尿泥玩儿呢。

     不过赵扩后来,也隐隐向李凤娘打听过叶青当时在攻夏时的情景,包括当年叶青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走到今日这

     般高位的一些事情。

     也正是因为叶青与朝廷,或者是与宗室之间的恩恩怨怨、纠纠缠缠了这么多年,几乎可以说,宗室的衰落与叶青的崛起,在时间线上几乎是一致的。

     当年的高宗皇帝想要找一把趁手的刀,最终选择了时任临安禁军小小都头的叶青,而叶青,也抓住了高宗皇帝给他的这个机会,从而使得他即便是到最后,高宗皇帝想要亲手毁了这把刀,但都没有成功,反而是使得这把兵刃越发的锋利,甚至是到了伤人伤己的地步。

     朝廷不想养虎为患,于是自高宗皇帝起,一直到赵扩继任宋廷皇帝,几乎每一个皇帝都想过要除掉叶青这把既能伤人,也会伤己的兵刃,可最终,每一个人都失败了,而叶青却是越挫越勇,最终走到了今日这般高位。

     如今,在北地甚至已经有如此传言:北地可以没有临安朝廷,但决不能没有燕王镇守。

     这也是赵扩一路从临安到燕京后,几乎每天都会听到的话语,特别是一些酒楼、茶肆里的民间流言,更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了每天喝酒的必备谈资。

     回过神的赵扩,面对刘克师那心照不宣的眼神,下意识的点点头后,道:“不错,那时候的形势对燕王确实很艰难,还真称得上是内忧外患啊。”

     “眼下的局势,对于燕王而言,同样是也很艰难。”刘克师不动声色的说道,显然是意有所指。

     赵扩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刘克师,而后点着头笑了下道:“不错,眼下的局势对于燕王而言也很艰难,所以你刘克师在怪朕来的不是时候?”

     “臣不敢。”刘克师急忙说道。

     赵扩意味深长的体会着刘克师的臣不敢这句话,不敢怪罪,并不代表来燕京这件事情,对刘克师而言就是对的不是吗?

     “为何要突然从辽阳回燕京?”赵扩岔开话题问道。

     “臣在辽阳的差遣已经完成,自然就要回燕京了。”刘克师皱眉回答道。

     赵扩召自己过来,原本是要自己陪同他前往燕京府府衙的,可如今却是一直站在城墙上,而且赵扩的问话,还总是显得那么跳跃,毫无逻辑可言。

     想到此处的刘克师猛然一惊,猛然抬头看向正好再次眺望远方的赵扩,暗道:如此毫无逻辑的问话,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此时此刻的赵扩,其实心里也同样是充满了矛盾与纠结呢?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到现在为止,他也不清楚该如何面对燕王,以及未来如何迁都燕京呢?

     想到这里的刘克师,略微在心头快速的思索了一番,而后想通了一些关节,以及赵扩召自己过来,可能的目的后,刘克师便试探着说道:“圣上,您刚刚问起虞允文接下来的动向,臣虽然不知,但臣猜测……。”

     “哦?那你不妨说说,燕王命虞允文接下来会做些什么?”赵扩不等刘克师说完,就立刻转身问道。

     “回圣上,若是臣猜测不错的话,虞允文接下来的动向,应该是往更北的地方,其目的可能是燕王命他牵制、防备有可能对金国觊觎已久的蒙古人以及耶律留哥一部。”刘克师认真的说道。

     “蒙古人?蒙古人不是已经远征过了花拉子模,在继续向西进发吗?”赵扩皱眉疑问道。

     “是,圣上所言极是。不过……臣以为,眼下金国完颜珣已然要全面调集大军攻辽阳,而燕王自耽罗回到辽阳后,自然是要跟完颜珣来一场硬碰硬的战争,这时候,燕王麾下在金国的兵力原本就不多,但因为这些年来的策反、拉拢等谋略,使得燕王有可能在完颜珣率军大举进攻辽阳时,从金国长岭差遣一支大军直插金国现都城会宁府,而一旦长岭守军离开长岭,蒙古人、特别是耶律留哥一部,必然会想着去攻长岭,从而能够把金国彻底关在两山之间的大门内,使其无法在自由进出。”刘克师飞快的思索着说道。

     赵扩沉默消化着刘克师的猜测,同时,也在心里判断着刘克师猜测的真假,是否有只是为了消除自己疑虑的目的。

     “长岭若是金人将领,就真的会听从叶青的调遣吗?”赵扩皱眉肃穆问道。

     “长岭驻守的禁军守将,是……一位与燕王认识多年的故人,而此人对金国前皇帝完颜璟以及皇后李师儿可谓是忠心耿耿……。”刘克师认真的回答道。

     “乞石烈诸神奴?”赵扩不等刘克师说完,就已经猜到了这位燕王的故人,可能便是那乞石烈诸神奴。

     “正是。”刘克师回答道。

     赵扩长吁一口气,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是落了地。

     因为如此一来,也就能够解释的清楚,燕京城内五千精兵在自己到来后,依旧不撤出燕京的原因。

     “燕王可知如今燕京的大事小情?”赵扩想了一会儿后,便开始率先走下城墙,沿着台阶缓缓而下,对身后的刘克师问道。

     “知道。”刘克师生硬的回答道。

     不用赵扩说,刘克师也知道,在弄明白了儒州虞允文大军的动向后,接下来赵扩要了解,或者是要解决的,恐怕就是燕京城里五千精兵的事情了。

     不过关于这件事情,刘克师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打定主意,不管燕王府是否会让步,但他刘克师绝不会让步,就算是死,也要把这五千精兵留在燕京城,看护好整个燕王府。

     “燕王府周遭五千精兵一事儿也知晓?”快要走下台阶时,赵扩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此事燕王不知,也非是燕王府的主意。”刘克师语气显得有些生硬的回答道。

     “哦?那是谁的主意?”赵扩微微一愣,问道。

     “李横的主意。”刘克师回答道:“李横去年就已经从西平府被燕王调回燕京了。”

     刘克师说完后,便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倒数第四个台阶上,而听到刘克师回答的赵扩,同样是愣在了原地,而他的脚下,只要再下一阶台阶,便可站在新燕京城的平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