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墨唐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儒家首败
最快更新墨唐 !
    长孙皇后的病情仅限于寥寥几人知道,然而当长孙皇后穿上羽绒服之后,却直接引起了大唐上层服饰的巨变。
     一直以来,武媚娘所创的羽绒服仅仅在民间富人流传,如果遇到了书香门第则会被激烈抵制,然而长孙皇后穿起羽绒服之后,直接给儒服致命一击,原本达官贵妇对羽绒服都暗羡不已,只是碍于礼节只能将其拒之门外,曾经被压抑的有多恨,如今就会有多少报复性消费,一时之间,羽绒服在长安城疯狂畅销,达官贵妇纷纷以身穿羽绒服为荣。
     为此,武媚娘顺势推出了男款羽绒服,同样大为成功,至此羽绒服大势已成,儒服节节败退,仅仅有儒家死忠之人依旧坚持宽大不便的儒服。
     儒家败了,儒墨相争千年,然而一直都是墨家处于下风,甚至一度沉寂千年,而如今墨家强势崛起,墨家乃是首次在某一领域胜过儒家。
     一时之间,长安城一片哗然,而此刻儒家和墨家的关系立即下降到冰点,开始在长安城争锋相对,有势同水火之势。
     ……………………
     孔惠索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他不过是在高昌呆了一年而已,回来之后,长安城竟然变得连他们也不认识了。
     大街上依旧是人山人海,人潮拥挤,人还是热情的长安百姓,然而大部分人已经不再身穿儒服,中下层百姓大多身穿墨服,女子则身穿轻便的羽绒服,满大街上身穿儒服的寥寥无几。
     “儒服何至如此!”
     回到孔府,孔惠索和孔颖达相对而坐,皱眉问道。
     孔颖达长叹一声,如果是儒家败在墨家子之手,他也许会奋起反击,哪怕不惜脸面动用儒家力量来对付他。
     然而这一次竟然是败在了墨家子的徒弟武媚娘之手,儒服败在一个弱女子之手,他就是出手反击恐怕也会被世人嗤笑,更何况他也根本没有太好的办法,毕竟羽绒服的优势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
     “这一次儒家乃是败在了墨家和阴阳家的连夜算计之中。据阴阳子临终指控,墨家子利用了阴阳家,借助阴阳家盛世谶言女主昌的滔天气运,借武媚娘之手算计儒家。”孔颖达脸色难堪,勉为其难为儒家找到一个失败的借口。
     “气运!”孔惠索不由气急而笑,作为年轻一代,他哪里相信什么气运之道,不过他是亲眼见过武媚娘,自然知道此女的不凡,再加上墨顿刻意的安排,给她制造磨难,这才让她破茧成蝶,成就了羽绒服的辉煌。
     他虽然知道羽绒服有可取之处,然而作为孔家子弟,看到儒服被世人所抛弃,不禁有些兔死狐悲。
     “启禀少爷!墨家子和秦公子听闻少爷回到长安城,联袂发来请帖请少爷赴宴。”忽然一个孔府下人低声禀报道。
     “墨顿和秦怀玉请我赴宴!”孔惠索心中一顿,他回来之后,由于一眼看到长安城儒服的巨变,心中对墨顿升起了嫌隙,并没有和几人接触,却没有想到墨顿竟然主动派人来请。
     “墨家子一直号称要让墨家和平崛起,此次主要邀请你恐怕也是要故技重施,准备先稳住儒家。”孔颖达冷笑道。
     孔惠索摇头道:“二叔多想了,墨顿并非那样的人,这些年来,儒家能够有所精进,墨兄也曾经相助不少。”
     无论是孔家的图书馆还是他的言同音之法,皆出自于墨顿的提点,从这一点,他还是对墨顿心有感激。
     孔颖达摇头道:“墨家子相助,那其用意乃是路人皆知,墨子密著之中有温水煮青蛙之故事,以我看,如今儒家正是这个锅中的青蛙,等到察觉的时候,恐怕已经被请君入瓮了。”
     如今墨家全面复兴,虽然其号称和平崛起,然而并非没有霹雳手段,其肢解阴阳家的手段就让人不寒而栗,如此的墨家又岂能不让孔颖达震动,至此孔颖达才不得不重视墨家的崛起。
     不过孔颖达毕竟是儒家温和派人物,并没有做出出格之事。
     “既然如此,那侄儿就拒绝墨顿的邀请!”孔惠索皱眉道,儒家和墨家关系恶劣,他和墨顿曾经的兄弟之情也显得无足轻重了。
     孔颖达摇了摇头道:“不,墨家子竟然主动邀请你和谈,如果你不去,反而又失儒家礼仪,还不如见上一见,顺便试探一下墨家子的底。”
     孔颖达同意孔惠索和墨家子见面,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墨家子想要和谈,那定然会拿出诚意,要知道墨家子出手向来不凡,如果儒家拒绝恐怕会遗憾终生。
     孔惠索点了点头,起身回屋,换了一身最为喜爱的儒服,走出孔府,看到满大街上墨服的长安百姓,原本引以为傲的儒服竟然有种另类的感觉,这让孔惠索极为不自然。
     强忍不适,孔惠索驱车来到鱼状元楼,刚刚下车,秦怀玉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孔兄不远万里从高昌归来,兄弟几人可是特意为你接风洗尘。”身穿潮流的男款羽绒服秦怀玉朗声道,一边是羽绒服,一边是长衫儒服,二人简直是跨越两个时代。
     “让秦兄破费了。”孔惠索会心一笑道,他和墨顿之间有了嫌隙,然而却和秦怀玉几人依旧兄弟情深。
     二人相视一笑,一起迈步进入酒楼包厢,这个包厢乃是他们以前经常聚集的场所,果然墨顿和程处默,尉迟宝林几人也纷纷在座。
     “程兄,尉迟兄!”孔惠索一一打着招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墨顿身上,
     “孔兄,别来无恙!”墨顿哈哈一笑,起身道。
     “托了墨兄的福,攻克了高昌让小弟有了一展报负之所。”孔惠索回道。
     “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就别站着了,今日我等就好好的聚一聚。”秦怀玉连忙招呼道,打破了僵局。
     “对呀!墨兄赶紧让人上酒上菜,程某可是迫不及待想要畅饮了。”程处默粗鲁道。
     墨顿苦笑,伸手一拍,一众墨家子弟开始奉上佳肴和葡萄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