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1833章 凤族篇:诚意不足
最快更新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1833章 凤族篇:诚意不足
     剑一收回目光,看着天上的繁星。
     “我要当你和九王爷小孩的师父,教他们练剑。”
     凤九儿抿了抿唇,点点头:“求之不得。”
     “不过,剑一大侠有没有想过,你也早点找个娘子,生个娃?”
     “要是你生儿子,我生女儿……”
     “我娶你闺女。”剑一侧头,打断凤九儿的话。
     凤九儿半眯了眯眸,敲了他的脑袋一下。
     “占不到我的便宜,就想占我女儿的便宜?”
     “是。”剑一点点头,再次看向夜空。
     凤九儿看着他深邃的眸子,最终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那你要抓紧了,我闺女一定要抢手。”
     剑一一瞬不瞬地看着天空,没理会凤九儿。
     “九儿。”小樱桃跑了过来,“找到剑一了?”
     凤九儿坐起,回头看着她。
     “怎么样?烤好了吗?”
     “烤好了。”小樱桃停下脚步,招了招手,“快过来!御大大也来了。”
     “还带上了龙十一他们,我怕肉不够。”
     凤九儿推了剑一一把,站了起来。
     “走,吃肉去!”
     “雪飘和小田她们都回来了,御大大笑得像傻子一样,笑死我了。”小樱桃拉上凤九儿,急急忙忙往回。
     “不过也好,有雪飘在,看御大大怎么耍威风。”
     凤九儿回头的时候,他们家的剑一大侠,也跟过来了。
     剑一能融入他们这个大家庭,是最好不过。
     现在这般,挺好!
     几个帐营之间的空地上,燃着一堆熊熊烈火。
     一群年轻人,载歌载舞,好不热闹。
     这是没有九儿小姐的时候,根本看不到的场面。
     不忙的士兵,都纷纷凑了过来,欢庆的队伍,越来越大。
     夜深人静,流川城内,离城门不远处的一个客栈。
     王玉堂将手中的信笺给了一位黑衣人,黑衣人翻越窗户,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从小巷出去的时候,巷口,多了两人。
     同样是穿着夜行衣的乔木和凤江,已在这个地方等候多时。
     “交出信笺!”乔木冷声道。
     “休想!”黑衣人一皱眉,从背后拔出长剑。
     夜色下,剑身,银光闪闪。
     但,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凤江一甩手,掌中的银针,刺中男子的脖颈。
     “啪”的一声,黑衣男子倒在了地上。
     乔木和凤江对视一眼,两人一同往前迈步。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虏获的信笺,出现在帝无涯军队的营地里。
     “王玉堂是凤穹苍的人,难怪一直不说话。”凤九儿将信笺,递过去给了凤离。
     “三哥,贾金山那边,有没有异样?”
     “贾金山现在也住在流川城,这两天应该是不打算回去了,暂时没有其他消息传回。”
     凤离倒了一杯茶,递到乔木面前。
     乔木接过茶,喝了一口。
     “幸好夜王爷让我们去看着王玉堂,要是这封信送出去,凤穹苍很快就知道我们回来了。”
     “九儿,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嗯。”凤九儿轻颔首,回头看向凤离。
     “爹爹,那我就按照你的意思,给凤穹苍江边的走狗送回去信。”
     “好。”凤离轻颔首,“无涯,封锁江边之事,计划得如何了?”
     “三日之内可达到预期的效果。”帝无涯轻声回应。
     “好。”凤离再次转移视线,“贾金山和王玉堂的事情,小江一定要谨慎处理。”
     “四皇叔,我知道。”凤江站起,拱了拱手。
     “兄弟都安排好了,我和乔这些天都会留在流川城。”
     “嗯。”凤离挥了挥手,“坐下。”
     凤江颔首,坐落。
     会议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才结束。
     第二天,傍晚时分。
     凤九儿和凤离刚准备用膳,剑一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夜王爷,九儿,贾金山来了。”
     “让他进来。”凤九儿抬眸,“你带他进来,你也进来吃饭。”
     剑一颔首,转身出去。
     很快,他和贾金山一同进来。
     “贾城主,你怎么来了?”吃了几口的凤九儿,擦了擦嘴,站起。
     “来来来,请坐!”她迎了出去,摆了摆手。
     尔后,看向剑一。
     “剑一,你过去,陪我爹爹用膳,我和贾城主聊聊。”
     剑一没说话,转身朝凤离走去。
     贾金山看看坐在里面悠闲进食的凤离,摇摇头,向凤九儿所指的方向过去,坐落。
     “我是不是打搅了夜王爷和郡主用膳?”
     “嗯。”凤九儿在他对面,坐下,倒了一杯茶。
     “不过无妨,我吃饱了。”她抬眸,举了举手里的茶杯。
     “贾城主要喝茶请自便,我们都不怎么注重礼节,你何时来,都可以。”
     贾金山又看看靠里面的桌子,再次摇头,收回视线。
     “郡主,我这次来,是为了议和。”
     “好,你说!”凤九儿放下杯子,摆了摆手。
     贾金山皱眉,问道:“这事,不必和夜王爷商议?”
     凤九儿回头看了眼,收回目光,微微勾唇:“贾城主没听我爹爹说吗?”
     “我夫君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我身为郡主,有些事情,也能做主。”
     “贾城主,您有话不妨直说。”
     贾金山浅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想好了,不想和夜王爷作对。”
     “但,现在夜王爷的意思是不是要和皇上作对?”
     “夜王爷才是凤子,郡主您才是凤女,你们是不是要谋朝篡位?”
     “郡主,您看我都一把年纪了,还上有老,下有小的,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腾?”
     “我当年从凤莱城南下,就是为了混个安稳的日子,我……”
     “要贾城主只想要安稳的日子,并不难。”凤九儿打断了贾金山的话。
     “本郡主怕就怕贾城主的想法并没这么简单,或者说,你想要的会超出我想给的。”
     “不会。”贾金山笑得有些勉强
     凤九儿了解过了,胃口最大的还是这位贾金山贾城主。
     他的诚服,诚意不是很足。
     要不是戴将军诚服,王玉堂对他不理不睬,贾金山也不会选择今天过来。
     “说说吧,你想要什么?”凤九儿大方摆了摆手。
     “贾城主,本郡主是诚心和你谈,大家说清楚了,以后的麻烦也少,你说是不是?”